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5: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五天,5:00之前。 正当舒梁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一粒冰慢慢的溶解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变成了一滴水。 火苗在跳动,舒梁重新安稳的坐好了,看着火苗,忽然,舒梁眼前模糊了。 。。。。。。 这是一个淫雨霏霏的傍晚,舒梁又一次独自徜徉在北京的街头,他已经这样无所谓的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5:00之前。


正当舒梁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一粒冰慢慢的溶解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变成了一滴水。

火苗在跳动,舒梁重新安稳的坐好了,看着火苗,忽然,舒梁眼前模糊了。

。。。。。。


这是一个淫雨霏霏的傍晚,舒梁又一次独自徜徉在北京的街头,他已经这样无所谓的状态好几天了,自从那时候和那个香水女人有过一夜激情和一夜肮脏经历之后,舒梁仍然会去靓丽百合酒吧,只不过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香水女人。

Chin,香水女人。

和殷月的关系,也没有因为香水女人的消失而得到改善,反而因为舒梁的整日神不守舍而变得越来越淡漠了。

舒梁走在希尔顿酒店的外面,他没有进去的想法,只是之后的这么多天他都是经常在这一带走动,舒梁迷恋那个女人的香水味道,迷恋那个女人在床上的温存和野性,自此,舒梁和殷月的肌肤之亲几乎就没有了,这种被迫的柏拉图足以把舒梁和殷月折磨的够呛。

舒梁再也没有过那个女人的消息,其实他很想知道。

当舒梁再一次走进靓丽百合酒吧的时候,坐在熟悉的位置。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lonely。。。。。。”

那种熟悉的歌声再次在舒梁耳畔响起,舒梁闭上眼,回味着和香水女人的那一夜的激情,舒梁不由得露出了笑容,那个女人迷人的曲线,柔嫩的肌肤,还有那神秘的迷人洞穴。舒梁仍然处于自己营造的醉意迷人的性爱之中。

。。。。。。


舒梁坐在厨房里,看着火苗入了神,他从回忆中惊醒,是因为他又回想起香水女人的迷人,也因为昨天晚上他在玄灵村的小洋楼里见到了那个女人,虽然是一丝不挂,但是当时也丝毫没有看出来什么性感,香水女人变成了无瞳怪人,她是枉死地狱的居民了,至于为什么,什么时候,舒梁不知道了。

又一次回忆起那个女人,舒梁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在勃起,他低头去看,双腿之间硬硬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现在的舒梁来说差极了,舒梁瞬间变得非常沮丧,他再一次深陷在自己是坏人的命题之中了,他怎么能对那样的经历而产生性冲动呢!舒梁越来越觉得不了解自己了。

。。。。。。


政委和刘庆在喝着热汤,一只鸡熬成的汤,两个人感觉到很惬意,一种久违了的温暖充满了两个人的身体,老板也很有成就感的看着他们,此时的厨房里,似乎只有一个人是坏人,就是舒梁。

门外到底是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刘庆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政委!刚才说有人看到画上有李队长,那是不是也应该有老陈啊!”

“恩?是啊!应该有老陈。”

“我们要不然出去看看?”

“。。。。。。”

政委没有回答。

老板听到他们说要出去,手中的汤勺掉进了锅里。

“你们要出去?”

“我想出去看看。”刘庆回答。

“可是。。。。。。”老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政委,我出去看看吧!”刘庆恳请政委能同意他的想法。

“。。。。。。”

政委仍然没有回答。

“我和你一起去!”

舒梁站起身来说道。

政委看着舒梁,他的眼神里突然增加了许多祥和的感觉,甚至给人以一种很强烈的说服力,政委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舒梁的眼神是这样过。

“政委,让我和刘庆一起去吧,我想出去。”

“。。。。。。”

政委始终没有说话。

“你们为什么要出去?”老板问道。

“不为什么,因为我是警察,这里有危险,我自然会出去。”刘庆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要出去?”老板问舒梁,他看得出,舒梁不是警察,虽然不能确切的知道这些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我想出去而已!”舒梁微笑的回答老板。

“你们怎么出去?”政委开口了。

“从门口出去啊?!”刘庆回答道。

政委摇一摇头,问老板:“厨房有没有窗户啊?”

“有,就一扇窗户,在后面。”

“窗户外面是什么地方?”政委继续问。

“窗户外面是酒楼后面,平房,是服务员的宿舍。”老板说完这句话之后,猛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一般,紧接着说道:

“哎呀,我怎么没有想起这个来啊,我们打开后窗户不就可以出去了吗!”

说罢,老板转身就跑向了后面。

“站住!”政委一边叫,一边追上去。

刘庆和舒梁也都跟了上去。

当老板的手抓住窗户把手的时候,刚刚要用力推开,政委从他身后一下子就抱住了老板,把他从窗户边上拽了回来。

“哎呦!这是怎么了?”老板和政委都坐在了地上。

“你等等,外面是什么你都不知道,就要打开窗户啊!”政委不无埋怨的说着。

老板没词了,他也许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他哪里知道什么玄灵村,什么枉死地狱啊,可是政委他们知道。

政委重新站起身,示意刘庆把灯关掉,他要看一看窗户外面是什么地方。

厨房的灯熄灭了,厨房里顿时黑暗了,已经习惯了明亮的双眼十分不适应这里黑暗的环境,大家都是这样,可是舒梁却发现自己不是,灯刚刚关上,舒梁就觉得自己的双眼眼前一亮,黑暗并没有妨碍自己观察四周的情况。

政委休息了一会儿双眼,慢慢的靠近窗户,外面也是乌漆嘛黑的,看不清楚,本身政委就已经转向了,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再加上外面那么黑,即使凑近了窗户也很模糊。

政委用手捂住了窗户,眼睛瞪得很大的看着窗外。

忽然,一只硕大的脑袋突然出现在了政委面前,那是一张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怪脸,虽然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但是政委足以能够感觉到那来自于无瞳怪人的特有的刺耳的鸣叫声。显然,外面的无瞳怪人很生气。

政委倒退的直到撞到了身后的灶台。

老板早就感觉到了异常,看不到外面正合适,他在拽着政委向后退。

。。。。。。


“都别过去!外面有人!”政委低声的说。

“好的!”刘庆和舒梁在黑暗的厨房里也压低身体,来到了政委和老板旁边。

现在大家都不敢开灯了,原因很简单,开了灯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一清二楚。大家在黑暗之中蹲守着,只有舒梁的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四周的情况。

从来就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舒梁喜欢黑暗,尤其是这几天,他忽然觉得自己和黑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感。舒梁知道,现在大家即使瞪大了眼睛,也看不到什么,尤其是黑乎乎的外面,可是自己却能清楚的看到厨房里的一景一物,即使是外面,舒梁认为也是能看到的。

“刘庆,我可以看清楚黑暗里的东西。”舒梁小声的说着。

“是吗?你都能看清吗?”刘庆有些不相信。

“真的!”

“那你看这是几?”刘庆伸出了手,远远的比划着四!

“是四啊!”舒梁看的很清楚。

刘庆有些奇怪,又比划出了三,然后突然变成了二,最后又变成了拳头。

“这个是几?”

“你搞什么呢?三,二,石头!”舒梁都能看到。

刘庆彻底相信了。

“奇怪了,这么黑,你怎么都能看到呢?”

“别说话!”政委传来了训斥的声音。

刘庆和舒梁闭上了嘴,老板早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了。

大家在等什么?谁也说不清。

。。。。。。


酒楼外面。

高粱桥斜街的路边上。

已经又西城分局的警察来到这里了。

拆锁的检修这家酒楼的门已经很多次了,都不能搞清楚这门是为什么打不开,想破坏门,但是这玻璃比防弹玻璃还坚固,拆门框是大家想出来的唯一的办法。

三更半夜,寂静的北京,寂静的高粱桥斜街,响起了电钻的声音,划破夜空。

。。。。。。


舒梁慢慢的站了起来,他可以看到外面,为什么不看呢?这是他的想法。

刘庆发现舒梁站起来了,急忙抓他的腿,舒梁的手按住了刘庆,示意他不要动作。

“我能看到,我可以看到外面。”舒梁用最低的声音说着,倒不是怕政委批评,而是他觉得外面如果是无瞳怪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听到里面的说话声,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猜测,舒梁宁肯小声一些。

“别往窗户那走!”刘庆也很小声的说着。

“知道了。”

。。。。。。


舒梁慢慢的接近着窗户,接近着黑透了的外面。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