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的怪胎体育:奥委会里的"连环"谋杀

转自腾讯网



拳击手的命运



一个不知名的拳击手,正颤颤兢兢地站在奥委会主席乌代办公室的双层门外,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因为在海湾国家拳击赛的第一轮他刚刚挨了揍。办公室内,乌代衔着一根昂贵的古巴雪茄,瞪大双眼,咆哮着“伊拉克的运动员不能输”。



后来逃到西方的乌代保镖拉蒂夫·雅黑亚当时就站在旁边,他说:“乌代一直在喊‘这是我的伊拉克,伊拉克的失败就是我的失败。’”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骇人,乌代站在他的画像下提审了拳击手:“在体育场上有输有赢,这我知道,但是我早就告诫过你,如果输了就别来见我。”还没等拳击手反应过来,乌代对他开始左右开弓。



雅黑亚说,乌代对拳击手拳打脚踢觉得不过瘾,又用剃须刀刀片剃掉运动员的眉毛(这在***教中被视为大逆不道),还手持刀片威胁着要割断拳击手的喉咙,后来乌代的手下人把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拳击手拖到地下室去了。



雅黑亚再也没有见过那位拳击手。


去年,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组织INDICT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曾联名将乌代告上法庭,指控他对伊拉克一些杰出的运动员进行非人的折磨——拷打、鞭刑甚至电击。



最为骇人听闻的是,有一次他甚至让几名运动员在刚刚浇注的沥青道路上爬行,并用钢丝绳抽打他们!



起诉书中称,在巴格达豪华的伊拉克奥林匹克委员会总部的地下室里,乌代修建了30间牢房,这些牢房全是为运动员和其他一些胆敢冒犯他的人所准备的。起诉书中还指出,乌代还曾使用这些牢房作为仓库,用以存放他违背联合国制裁偷偷走私来的物品。



开始人们还不能相信乌代真的开设了体育牢房,但是雅黑亚接受《体育画报》采访时证实,在乌代的办公楼里确实有30间体育牢房。



一个国家的奥林匹克委员会竟然拥有自己的监狱和行刑室,这是令人难以置信行为,也是奥林匹克运动所无法容忍的。



起诉书称,乌代极端粗暴地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中的规定——不仅侵犯了运动员的人权,也在很大程度上亵渎了奥林匹克精神,这种行为应当受到严厉的惩罚——将伊拉克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成员国中清理出去。


残酷的乌代



乌代从10岁起开始旁观其父萨达姆处理政务,据说,他在16岁时对同学说,他曾经杀死了一位对他的女友怀有不良企图的老师。近20年来,乌代始终都是伊拉克体育界的主人。



1984年,乌代被任命为奥委会和足协的双料主席,萨达姆希望乌代能够借助体育运动重建伊拉克青年的信心,消除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对年轻人心灵上的伤害,并由此证明他有能力在父亲之后接管伊拉克政权。



不过,萨达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现居美国的前伊拉克排球国手欧-迪万说:“伊拉克的体育成绩自从乌代当权后,越来越差,过去我们常赢,现在则输多赢少;过去我们为了国家的荣誉而战,可现在运动员们只剩下恐惧了。乌代从来没有当过运动员,他只是从萨达姆身上学到暴力独裁的一套。乌代注定要失败。”



欧-迪万还声称,他掌握着52位被乌代谋杀的运动员的名单。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时,伊拉克还有46名运动员参赛,而到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竞技场上只有4位伊拉克人。



1999年逃到伦敦的前伊拉克篮球教练穆罕默德说:“人们再也不愿意参加比赛了,他们都害怕失利后回国受到乌代的迫害。”



乌代在残暴在国际体育界早已闻名,1997年,国际足联曾派一个调查小组去审查伊拉克能否参加世界杯时,调查组只被允许与经过乌代首肯的人谈话,自然调查结果也是有利于乌代的。



莎拉拉·海达尔是为伊拉克国家足球队效力过40场国际比赛的球星,他说:“如果问我,对运动员的折磨是否发生过?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的队友就有遇难者,我也曾经4次在比赛后遇险。



1998年,球队在安曼0比2负于约旦队后,我和3位队友受到‘太子’的优待——脱光衣服,腿绑在凳子上,我们只能用后背着地,那些打手还把我们在沙地上拖来拖去。日复一日的折磨,使我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



1998年逃出来的足球裁判考多伊姆,也讲了他的悲惨遭遇。他在一场比赛前,被告知“上面”希望索塔队获胜,而这位正直的裁判秉公判罚,只让索塔队获得平局,于是考多伊姆的灾难就来了。



他被带到阿尔拉德瓦尼亚监狱,其所受拷打之重,到一年后还可以在考多伊姆身上看到伤痕。


可怜的“秃瓢”


人权组织INDICT还提供了大量包括文件、录像、证词和照片在内的种种证据,来向国际奥委会表明,乌代及其领导下的伊拉克奥委会应该被清除出国际奥委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证据是由一位库尔德运动员所提供的,由于害怕遭到报复他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



这位运动员在证词中说,那次他本来是准备到国外去参加一个比赛,在出发的前几天,他所在运动队负责财务的官员把他叫了去,要他签一张空白支票。



但是几天之后他被关进了乌代掌管的监狱。他被告知,那位要他签支票的官员指控说他侮辱了乌代。



20天的酷刑折磨之后,他又被转移到了另一间位于沙漠中的监狱,他指证说,在那所监狱里每天至少要被拷打18小时,而且其他一些囚犯更惨,有些人被折磨至死。



甚至有一次他亲眼看到有两个囚犯被从20多米高的桥上扔下来活活摔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