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大公园静候奥运示威者 四类申请不会通过

清风吹着竹叶沙沙作响,悠悠的笛声丝丝入耳,走在北京紫竹院公园的林荫道上,扑鼻的植物清香渗透在这日影交错的图景中,让刚从嘈杂燥热的大街上躲进这里的游客感到祥和与清凉。推着婴儿车的爷爷奶奶们互相微笑颔首,一群四十岁上下的“老姑娘们”正扭动着腰肢跳着“格格吉祥”。


来公园漫步休憩或运动健身的附近居民,似乎对紫竹院公园在奥运期间被指定为示威专区这个消息浑然不觉,依然如往常一般怡然自得,享受着这个公共公园给他们带来的轻松和愉悦。


7月23日,北京奥组委安保部部长刘绍武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北京将在奥运期间开辟三个公园作为游行示威区域。


大多游客尚不知晓


“真的?”25日,当一对在紫竹院公园内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从记者口中听到“示威专区”的消息时,感觉很惊讶,因为他们经常在这逛,最近也没发现公园里有什么异样。“真要示威了,我们也只能在这段时间回避了,也没什么,去别的地方就可以了。为了发泄情绪嘛,可以理解。”


“示威专区?我只是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不过上面还没有正式告知我们相关的情况,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紫竹院公园咨询台的服务人员听到记者的提问时说。


距离奥运会赛场首都体育馆仅百米之遥的紫竹院公园占地达46公顷。与交通便利的紫竹院公园相比,坐落在使馆区的日坛公园则更显幽静。日坛公园占地面积约20公顷,曾是明清两朝皇帝拜祭太阳神的地方,距天安门广场约10公里。这里绿树成荫,古建筑时隐时现,还能见到儿童游乐场等设施。


日坛公园的一位服务人员称,自己对示威专区这件事不太清楚。


对于记者有关“示威专区”的询问,在公园锻炼身体的老人都很疑惑,“不可能吧,要有这事我们的街道办事处早就通知我们了,而且我们天天来这也没看到有什么动静。”


由于这里安静优雅,公园内还有一个露天瑜伽馆,馆内人员表示,奥运期间按计划正常营业,并没有接到“示威专区”或奥运期间暂停营业的通知;对示威这件事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客人的减少。


据刘绍武介绍,除了紫竹院公园和日坛公园以外,世界公园也将开辟示威区。世界公园距离天安门广场大约半个多小时车程,是亚洲最大的大比例微缩景观公园——占地约47公顷的园内,汇集了仿造的环球各国著名建筑。


公园正在进行准备


对于将紫竹院公园开辟为“示威专区”的消息,紫竹院公园园长助理兼新闻发言人郝素良也是最近才知道。27日他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表示,上级的正式通知和相关指示尚未下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被划为示威专区的紫竹院公园只是为示威提供场所,其他具体事项都由公安局等相关部门来规划部署。


郝素良说,虽然未接到正式通知,但公园方面计划在28日上午针对这件事召开一次会议,一方面要在公园内部成立组织应对这件事;另一方面,作为提供场所的公园,有责任配合公安部门的工作,因而公园安保方面陆续会有一些具体的措施。


“虽然我们对各种事件都有一套相关的预案,但由于这次事件的特殊性,我们会考虑针对这件事作特别的预案。公园内部原本就有护援和巡查人员,我们会加强对他们的教育和培训。”郝先生说。


郝素良告诉记者,按照法律规定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是公民的权利,但法规上也提到游行示威不能影响他人的正常活动。来紫竹院公园的游客大部分是附近的居民,他们在这里的各种文娱体育活动都有自己的时间表,游人之间也有不成文的秩序和规定。比如晨练就有好多个负责人,一旦紫竹院被作为“示威专区”,那么公园方面需要和这些负责人进行协商和沟通。


对于外界可能在奥运期间封园的传闻,郝素良表示,公园沉淀着历史文化,也承载着居民的生活,本着相互尊重和依法办事的原则,如果紫竹院真的被辟为“示威专区”,也只能是在园内划出部分场地作为示威区,不会因为示威而影响老百姓正常的生活。


根据《示威法》,示威的时间限定在早6点至晚10点,但作为公共场所的公园,早晨和晚上是游客最多的时段。郝先生表示,为了保障居民的权利,可能会在法律要求的基础上进一步对示威时间进行限制,尽量将示威时间和游客高峰期错开。记者在走访紫竹院公园时了解到,上午10点到下午4点,是游客相对较少的时间段。


针对现在紫竹院很多游客并不知道“示威专区”,郝先生说:“一旦接到上面的正式通知,我们一定会通过相关渠道告知游客。我觉得这件事游客越早知道越好,这样就能提前安排届时的生活并做好心理准备。”


四类申请不可能通过


在23日的奥组委发布会上,刘绍武指出,“中国专门制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对集会游行的批准和实施做了明确的规定,只要是经过许可的游行示威,中国的警方会依法保护集会游行示威人员合法的权利。”


对于如何处理游行示威申请的问题,刘绍武介绍,“北京市人民政府和北京市的警方会有专门的机构,专门的人员来负责集会游行示威的这项工作。”“具体的申请和对申请的批准地区、路线、游行示威参与人员的要求,会在申请过程中,向每一个申请人详细的进行讲解。”


记者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该法规中第三十四条明文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境内举行集会、游行、示威,适用本法规定,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境内未经主管机关批准不得参加中国公民兴行的集会、游行、示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有四种情形的申请不可能被通过: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煽动民族分裂的;有充分根据认定申请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将直接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


显示国家开放姿态


中国在奥运临近前宣布将开设示威区的消息,引起了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比如路透社就表示感到意外。


但各种议论也随之而来,美联社援引西方人权活动分子的话,批评中国此举“不过是做表面文章”。而日本NHK电视台认为,“允许示威活动的真正目的是化解外界批评,避免奥运会受到抵制。”英国《卫报》则称“这种限制为镇压在抗议区外的活动找合法性”。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北京设立奥运示威游行专区,不是为了回应西方的批评,而是要向全世界表达中国政府的自信心和宽容度。


“我个人觉得是一种跟国际接轨的标志。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曲解有些是故意的。在西方也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游行的,只有在政府允许的法律框架内才是自由的,如果去了政府不允许的范围内,都会受到干预。”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康晓光教授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认为,“很多外国媒体对于中国的看法就是,如果不开放的话就会说我们专制,开放了就会说开放的力度不够。”


“我认为开辟这三个空间,让示威力量有所释放,也是一种很明智的做法。这本身跟以往相比也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充分展示了我们国家一种开放的姿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