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奥会主席:有些人根本没被邀请,也说抵制奥运

54岁的Bach(巴赫)先生现任德国奥委会 (正式名称德国奥林匹克体育协会) 主席和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他接受德国时代报关于奥运与人权的采访。


时代报记者:Bach先生,你将在8月8日在北京传递火炬,作为北京Propaganda(宣传)的一部分你有什么感觉?


B(巴赫):为什么说是Propaganda(宣传)?圣火是国际奥委会的标志。

Bach:奥运会禁止政治示威是明智的决定。


时代报记者:但是人权是普世价值,幷不是政治示威。

Bach:普世价值那可多了,反饥饿,为社会公正,为世界和平。


时代报记者:但很多人也在苦苦探求,什么是政治示威,什么又不是?

Bach:也没多少人吧,也就你在苦苦探求。


时代报记者:有些运动员就在苦苦探求。

Bach:在我们看来没什么苦苦探求和不安定因素,我们早就告诉了运动员他们应该知道的信息,我们也建立了奥运网站让人们随时可以在上面获取所有必要的信息。


时代报记者:有些运动员制作了腕带,上写"运动为人权",他们允许戴这种腕带吗?

Bach:对此的态度是明确的:在奥运设施里面不许戴。


时代报记者:国际奥委会的口号是"人类庆典",这和上一个口号有何区别?

Bach:问题是那是什么?什么时候以及在何地进行?2000年悉尼奥运上我没看到一个人为澳洲土著说一句话。这种腕带纯粹就是搞形式主义,这种讨论现在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时代报记者:但是这种腕带也显示了示威的界限。

Bach:我们这里讨论的不是Schaufensterpolitik(作秀政治),所有的专家一致的意见是:在新闻发布会上或采访中的明确的表明态度也比这种腕带有用。


时代报记者:如果一个运动员戴这种腕带,他会被驱逐吗?

Bach:我不相信会有这种情况,我没听说谁会违反他们必须要遵守的规则。


时代报记者:Tommie Smith是一个英雄还是滥用了奥运舞台。(1968年美国的Tommie Smith在领奖台上示威美国的种族主义)

Bach:今天我们在讨论北京2008,而不是墨西哥1968。


时代报记者:国际奥委会会做什么来改善中国的人权?

Bach:我们不是祈求掌声,我们是以成功为目标在工作。只有交流才能带来成功。就像德国政府和中国进行的法制国家对话,我们也在和中国在交流,提醒他们实现他们的承诺,为我们的价值宣传。


时代报记者:就是说你肯定会给他们一份被抓的异见者的名单。

Bach:这么做肯定没任何用处。


时代报记者:国际奥委会可以给中国施加压力吗?

Bach:国际奥委会如何能给一个有否决权的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世界强权施加压力?联合国秘书长和各国元首都做不到。


时代报记者:但中国非常想成功举办奥运,为什么你不利用这个机会?

Bach:公开对抗一点用没有。中国需要时间达到我们今天的程度。欧洲达到今天的程度用了300年。奥运会促进了开放,同时也促进了人权。


时代报记者:今天对话的激烈程度让你吃惊吗?

Bach:在2007年我们就在一份文件中表明了奥委会对人权的态度,但当时没有记者和德国议员对此感兴趣。但是现在许多人都把奥运当成了一个政治舞台使用。甚至出现了某些政治家宣布要抵制奥运开幕式,可是他根本就没被邀请。


时代报记者:Bach先生,国际奥委会如何在奥运期间促进中国人权?

Bach:难道不在北京举办奥运就最好了?如果不在北京举办,我们在这里也根本就不会讨论人权吧。


时代报记者:你可以会晤达赖喇嘛?

Bach:你就停止这种形式主义吧。只是示威而不做实事什么也带不来。全世界都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国际奥委会当然也承认。


时代报记者:你可以在天安门广场放一个花圈用于怀念那场“被镇压的起义”?

Bach:这么多年了,怎么所有的政治家们都不敢这么做?这根本不是国际奥委会和体育界的任务。在德国的敏感地区发表言论也是需要非常小心的吧。我再重复一遍:如果奥运沾染政治,它就会被政治撕碎。


时代报记者:你是不是希望,奥运一开始政治话题就退居幕后?

Bach:今天这种对话让我对此严重怀疑。我还是希望只要比赛一开始大家就都意识到体育精神,幷认识到奥运的价值。


时代报记者:中国奥运的价值是什么啊?

Bach:这不是中国的奥运,而是在北京举行的奥运。奥运也能促使中国社会的转变。


时代报记者:国际奥委会怎么转变啊?

Bach:今天的对话让我重新意识到,我们在未来要加强宣传更加明确的界定体育的政治和社会角色。我们必须意识到给我们提供的可能性和我们的界限在哪里。体育不做好其本分就必然会成为对抗的工具。我也不记得,在柏林爱乐乐团前往中国演出前,谁会要求一个大提琴手带上人权腕带,琴手带上人权腕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