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杨思耀趣事(续)

以前同大家讲了杨思耀的几个有趣的故事,有点意犹未尽,今日再来说说其它故事。


一 打大铁


这年初,杨思耀的隔壁来了一户打铁的。每日开工时叮叮当当直响个不停,吵得杨思耀没有睡过一个安乐觉,搞得心烦气燥。几翻交协,但隔壁的铁匠就是说手艺好,生意旺,言下之意就是说我在这打铁关你什么事。

杨思耀想这样下去没法休息老命只怕没几日了,如何不用操气而让打铁匠自动搬走,反正不吵着自己就行了。由于没有闹翻脸,第二天,老杨来到打铁铺,铁匠招呼说有什么帮衬?老杨说:“听讲你的手艺很好,什么玩艺都能打?”铁匠忙说:“对,对,只要我见过的东西就能打得出来,你要打什么东西,我一定包你满意!”老杨:“那你能打大铁?”铁匠:“能,打不了我开什么铺头!”老杨:“要是打不了怎的?”铁匠:“你也是叔公辈的人了,要是我打不了,你就拆了我的招牌,如何?”老杨:“师傅,你看,我的二楼有点起裂隙了,你能打大铁,就打一个大铁套子套上去,如何?”

那铁匠一听,知杨思耀有意整盅他,无奈刚才自己把话说绝了,只好当晚就搬走了。


二 治女婿


杨思耀嫁出的女儿回来哭诉说其夫经常打她。杨思耀心想,打老婆的男人没出息,这女婿白读了几年书?要教教女婿,但自己去又碍于亲家的面子,该如何才能既教训一下女婿女让亲家不能说呢?

不久,亲家做大寿,女婿送来请贴,杨思耀一看计上心头了。待亲家做寿那天,杨思耀穿着他老婆的衣服去祝寿。一进门,亲家迎了上来说:“亲家,你是老昏了,怎着成这样来看我?”杨思耀却正儿八经地说:“亲家,我冇老昏,怕是你老昏了,你看,你这请贴上写的是‘亲家夫人’,本应是你亲家母来的,碰巧今儿你亲家母身体不适,亲家做大寿,不来对不住亲家你也!无奈我只好着你亲家母的衣服来替她来了。”亲家接过贴子一看果然是“亲家夫人”,气得直吹胡子,把儿子即杨思耀的女婿叫来当众大骂:“你这个蠢材,枉送你去读了那么多年书,叫你执笔,连个请贴也写不好,气死我了?丢人也!”

原来女婿写贴时是“亲家大人”,而杨思耀故意在大字上加了一横变成“亲家夫人”,有意让女婿当众出丑的。女婿后来知是岳父有意让他出丑的,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一个读过几年书的人,打老婆是件不光彩的事,自那后再也不敢打老婆婆了。


三 遭整盅


杨思耀一生喜欢整盅别人,并杨言无有能整盅他。

一天, 他约侄孙去几里外的河边捉鱼。半晌,侄孙说:“糟糕,叔公,家中的锁匙全带出来了,待会家里人回来进不了屋要骂我了,我要先送回锁匙去再回来。”杨思耀说:“快去快回。”

侄孙快到家时便放声大哭起来,找到杨妻说:“叔婆快来去,叔公下河捉鱼时不小心滑到水里淹死了。”杨妻一听,好比五雷轰顶,呼天号地哭了起来,叫侄孙带路往河边去了。侄孙脚快,叔婆还在半路,侄孙已到了河边,站在河边一边哭一边喊:“叔公,你家中失火,叔婆被烧死了,快,快,快回去。”杨思耀一听亦是晴天霹雳,哭着就往回跑。半路上和老伴相遇,相互看着哭泣的对方,不知怎么回事?

这时那个侄孙站在旁边看着大笑:“你们都返生了,还哭什么?好热闹啊!叔公,你也有今日被整盅的,哈,哈哈--------”


四 自害自


一个寒冬腊月之夜,北风呼呼,雪花纷飞。半夜,杨思耀大叫:“救命、救命啊!”左邻右舍,上街下巷的人连衣服都没穿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杨思耀看了看还有人没有到齐,于是叫那些先来的人去叫。

大家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杨思耀看到人来得差不多了笑着说:“刚才一只跳蚤,在我的胸肋骨上打了一蹄,痛得我睡不着觉,就叫你们起床来尿尿,大冷天别尿床了!”大家本来已冻得牙齿都咯咯响了,一听这样才知被整盅了。

时过不久的一晚,杨思耀的被子掉下床来被床前的火盆烧着了,待发觉时,床上的被子蚊帐及身上衣服也烧着了。杨思耀大呼救命,就是没有人来。等大家发觉真是火烧屋时已经太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