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O趣事(续)

六十年代末,亚O (相关连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933654_1.html)得知岳父的六十大寿将至,便与其妻商量:“一是岳父的六十大寿难逢难遇;二是这一段运动白天劳动,晚上检查‘罪行’,总算捡查合格获得二次‘解放’,应该出去散散心。”其妻也同意去娘家小住几天,并替父亲祝寿。

亚O第二天一早就坐上公共汽车出发了。车还没有走上三五公里,其妻觉得不舒服对亚O说:“我头有点痛。”亚O忙用手摸了摸妻子的额头,想探探是否发烧。其妻说:“别乱摸!我没发烧。”亚0说:“那就是不习惯坐车,晕车!”其妻又说:“不,以前我都不晕车的!”可不过五分钟亚O又伸手去摸摸妻子的额头,真怕她得了什么病。开始一次二次,她妻子倒不觉怎么样,后来次数一多,其妻害羞了,每每亚O用手来摸时便用手挡了回去。这时车上的一个青年人发现亚O的行为有异,便对同座的人说:“你看前面那个戴军帽的老男人老不正经,老是用手去摸同座的妇女,等到一下他再摸时我俩把他抓住送到革委会去。”

这时亚0又去摸其妻的额头,其妻嗔怪说:“不要这样,让人家看到多不好!”谁知亚O却大声说:“你是我老婆,在家被我亲了不知多少次了,现你不舒服,我摸摸你的额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妻压低声说:“在家是在家,现在车里,你是老糊涂!”幸亏这一对白,要不那二青年人就要冲上去抓他了。

亚O怕妻子生气,不再用手去摸了,但隔三差五就问,搞得他老婆不想理他干脆闭上了眼睛,亚O为了给她提神,从旅行袋里拿出一些糖果饼干来,捧了一大捧给他妻面前叫她吃。他妻子眯着眼一看全是干巴巴的东西,更倒胃口,随手一推说:“我没胃口,不想吃。”话音未落,那一捧糖果饼干全掉到车厢上四处滚动。

亚O觉得可惜,想了想说:“同志们,我们来学习毛主席的最高指示‘浪费是最极大的犯罪------’。”全车人都不自主地跟着背诵“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大家一停亚O又说:“学过了最高指示,请大家不要动,统统把脚抬起。”大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把脚抬了起来。亚O便蹲下身去把那糖果饼干一块一块地捡了起来。

刚把东西捡完车就到站了,亚O高兴地对大家说:“谢谢大家了!”拿起行李搀起妻子下车去岳父家了。


本文内容于 2008-7-28 22:58:37 被lq298333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