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盗前壁《药师菩萨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窟被盗现场,左边的墙壁空荡荡的


本报敦煌讯 (记者 董开炜) 敦煌现代石窟艺术中心24日发布通告称,敦煌现代石窟壁画《药师菩萨像》被揭盗。记者7月27日下午从敦煌市公安局证实了这一消息,该局刑警大队已立案调查。


敦煌现代石窟艺术中心位于敦煌市区以西33公里处的党河峡谷,始凿于1996年,是根据敦煌研究院创始人、“敦煌守护神”常书鸿先生的“继续敦煌”的意愿,由常书鸿先生的夫人——敦煌学者李承仙和儿子——旅日艺术家常嘉煌自筹资金开凿的。敦煌现代石窟艺术中心发布的通告称,一号窟《海外遗宝窟》是敦煌现代石窟与西南大学艺术学院联合创作的,这幅被盗的《药师菩萨像》图源自1907年法国人伯希和盗走的敦煌藏经洞唐代绢画,由李承仙复原放大绘制,壁画高210厘米,宽80厘米。据了解,这是敦煌现代石窟的第一幅壁画,也是李承仙生前留给敦煌人民的最后遗作。


案发后,敦煌市政府对此非常关注,敦煌市委书记兼市长孙玉龙立即指示当地公安机关进行立案侦查。得知这幅画被盗,常嘉煌表示非常心痛。因敦煌现代石窟艺术中心完全是由常嘉煌自筹资金开凿并组织中外文化使者作画,由于资金紧缺,防范措施不严密,整个石窟只请了一名管理员,而管理员有时也要进城办事,《药师菩萨像》就是在管理员离开时丢失的。丢失时间在7月15日至7月23日之间,发现该壁画被盗的时间是7月23日上午。当时,一位来自南京的客人进入洞窟参观,管理人员才发现这幅画已经不见了。由于常嘉煌和母亲李承仙当初复制这幅壁画时发现所开凿洞窟的土层很薄,墙体存在剥落,直接在墙体上作画的话壁画容易受到损坏。所以,他们特意在墙面上裱了一层丝绢,然后在贴在墙上的丝绢上临摹壁画,这样一旦墙体有问题,方便壁画的转移。常嘉煌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当初想把壁画更好地留给后代的方法却给盗窃者留了空子,使得不法分子的盗窃非常容易,只要伸手一揭就可以拿走壁画。


就复制品壁画《药师菩萨像》被盗的详细情况,敦煌市公安局正在立案侦查。石窟负责人分析认为,今年年初时石窟曾经崩塌,由于资金原因未及时修缮,小偷可能就是从崩塌处爬进石窟内揭盗壁画的。


“敦煌守护神”常书鸿夫妇


敦煌研究专家、艺术家常书鸿、李承仙夫妇倾尽一生守护敦煌,被人尊称为“敦煌的守护神”。


常书鸿生于1904年,杭州人,著名画家、敦煌学专家、第一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为敦煌艺术的保护和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他1927年赴法国学习法文和绘画。1935年秋他在巴黎塞纳河畔一个旧书摊上,偶然看到由伯希和编辑的一部名为《敦煌图录》的画册,十分惊奇,方知在中国还有这样一座艺术宝库存在,他内心感到十分震撼。为了敦煌艺术宝库,他放弃了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毅然回到了祖国。1943年3月,常书鸿肩负重任,经过几个月艰苦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盼望已久的敦煌莫高窟。1944年的秋天,“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常书鸿任所长,直到1994年他去世,他把全部心血都倾注于敦煌莫高窟。他的妻子李承仙1947年9月赴敦煌,在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担任助理研究员,从此开始将毕生精力投入到对敦煌艺术的保护和研究事业中,直到2003年去世,一直为守护敦煌而努力。


常书鸿和夫人李承仙辛勤工作的几十年中,组织修复壁画,搜集整理流散文物,撰写了一批有很高学术价值的论文,还临摹了大量的壁画精品,多次举办大型展览,出版画册,向更多的人介绍敦煌艺术。他们在致力于敦煌艺术研究的同时,始终坚持艺术创作。李承仙曾独立创作了国画《挤奶图》、《丝绸之路/飞天组画》、《天上人间共婵娟》、《敦煌舞乐》、《唐代飞天》等。李承仙在敦煌临摹北魏至元代的壁画共340余平方米,作品不仅在国内大城市展出,还曾赴捷克、印度、波兰、缅甸、日本、法国等国家参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