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10月20日。查理毕业后被分配到陆军第2师第9团坦克连,在仁川港和登陆部队进入朝鲜。在离鸭绿江100公里的地方,几个小时后就将要到鸭绿江。这时,他的部队与志愿军在清川江相遇。

“11月30日,我们都集结在清川江的阻击阵地上。此时还没有发现中国第94团分成7队,淌过酷寒的清川江,直逼我们营地。清川江大约85英尺宽,3到4英尺深﹝注:大约1米多深﹞,中国人每一队大约100到200人,每队之间相隔75英尺。我的队友瑞米拉德坐在河边约有75英尺处,注视着前边,忽然,他的眼珠子几乎蹦出来!一帮人站在灌木丛中,下身光着,他们动来动去好像是在做草,最后他看清楚了,原来他们在穿裤子!”

“尽管我们布了防,中国军队还是冲到了河边,毫不犹豫的淌过刺骨的河水,当时是摄氏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呀!最后我们的军队顶不住了,中国人像洪水般的冲过来。”


“11月30日那一整天,我的坦克排守在那个山头,打了一天,把弹药打光了,我们撤退到南面的顺山”

“我记得挺清楚的,那天晚上,K连带人临时搭了一个帐篷,里面有热饭,有咖啡和用鸡蛋粉炒的蛋,我勉强就着番茄酱吃了一些鸡蛋粉做的炒蛋,如果没有番茄酱,我是真的吃不下那东西。”

“我给你讲一个中国军队一心一意的故事来说明他们的献身精神。这个故事发生在12月1日,也就是我们冲过龙源里夹击的第二天。我敢保证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因为是一个中尉排长对我讲的,他当时带了几个辆坦克,一起沿着志愿军攻击后的路走。因为志愿军已经向纵深发展。他们走到军隅里时,没有碰到一个敌人,在这里他看到了大量的物质,食品,弹药和汽油。美军撤走时没有来得及搬走。虽然中国军队曾经来过这里,但是中国人碰都没碰,他们有他们的任务,一心一意的赶到前面去阻击我们。中国军队的纪律是不抢劫,不偷窃,不像有些军队那样一见到吃喝就散了。面对堆积如山的罐头肉,香烟和巧克力,没有人拿,尽管他们只靠腰里的一小袋炒面生存。”

“当中尉所率领的最后一辆坦克发现有一队中国人经过他们向山口急急的走去时,中尉的部下开了枪,中国人还击,打着了坦克后面捆绑着的备用油桶。你猜怎么着?继续前进,根本不理睬其他三辆坦克,因为他们的上级命令是以人类双腿最快的速度到达一个目的地。”

“我们与之交锋的中国军队就有这种典型的献身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