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救马英九 包道格再度出手

sunsky2020 收藏 0 99
导读:[img]http://gbpic.chinareviewnews.com/upload/200807/28/100705636.jpg[/img] 继绿卡案之后,这也是包道格对马英九的再次出手相助。(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7月27日电(记者 林淑玲、倪鸿祥分析报导)马英九昨天下午接见抵台访问的前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长包道格(Douglas H. Paal),事前没有预告行程,事后却发布会晤新闻稿,安排上相当不寻常。在绿营不断挑拨台美关系之际,府方经由包道格公开表达,“华府对目前两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继绿卡案之后,这也是包道格对马英九的再次出手相助。(资料图)

中评社台北7月27日电(记者 林淑玲、倪鸿祥分析报导)马英九昨天下午接见抵台访问的前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长包道格(Douglas H. Paal),事前没有预告行程,事后却发布会晤新闻稿,安排上相当不寻常。在绿营不断挑拨台美关系之际,府方经由包道格公开表达,“华府对目前两岸关系持欢迎态度。”马英九也强调不会藉着出访进行政治操作,两者都有很强的澄清效果。


包道格驻台期间(2002-2006)与扁政府的关系极度恶劣,2004年选后蓝绿因319枪击案陷入争议,包道格先去见连战,更引起扁的不满。事后扁不时到华府告包道格的状,包道格对扁也没好口气,一直到包2006年卸任为止。


包道格与扁交恶,自然而然与马英九维持较友好的关系,年初大选前夕,谢长廷阵营紧咬绿卡事件,闹得不可开交,包道格还曾出手搭救过马英九,立下大功一件!


那是在3月21日投票前一天,包道格与美国学者观选团一起到谢长廷竞选总部拜会,会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一年都没有使用绿卡进入美国的话,绿卡就已经失效,又或是另外申请了非移民签证到美国,绿卡也就跟着失效。”由于当时美国官方一直不愿正面答覆马英九的绿卡究竟还有没有效,进而卷入台湾选举纷争,包道格选前一天的说法,被视为“准官方”说法,蓝营如获至宝,拿着包道格的谈话展现疯狂消毒。


尽管事后台北外交圈盛传,包道格当时的谈话,其实是马阵营去运作,要他出来帮忙澄清的,惟未获得证实。


选后,包道格另一项劲爆谈话是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访问时,公开表示美国政府不会协助陈水扁流亡,也是让扁恨得牙痒痒的。


昨天,马英九接见以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头衔访台的包道格及相关学者,会后发布新闻稿最重要的讯息之一是包道格转述,“华府对目前的两岸关系是持欢迎态度,希望彼此能朝向正面方向持续发展,相信这不仅有助消弭亚太紧张局势、维持区域和平与安全,并有益于台湾的经济发展。”


由于绿营最近不断援引美国保守派人士、军火商言论,质疑两岸走得太近会妨碍台美共同利益,已引起美国政府的忧虑;包道格的说法显示,绿营那一套说词并非华府对两岸关系、台美关系的唯一意见。


因此,算起来,继绿卡案之后,这也是包道格对马英九的再次出手相助。

南方朔:马英九恐惧绿营 犹豫瞻顾首鼠两端 中评社香港7月28日电/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明报发表文章说,每个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出现一些“真相”不明的逼害、灾难、权力滥用,或阴谋案件。人们前仆后继的希望控究“真相”,主要不是要弥补那早已不可追的过去,而是企图藉此来节制往后权力滥用的空间,并让被掩饰掉的是非曲直得以水落石出,使正义得到彰显,屈辱及伤害得以申张。


为了权力牺牲真相?两大案考验马英九


但“真相”问题虽为庶民百姓心中正义感之所系,但对搞政治的人,却显然有着另外的盘算,他们虽说“调查真相”,但实际上则是对“真相”本身的关切远远不如对权力的重视。他们常说“调查真相”,但只是把“真相”当做政治动员及获得权力的工具,于是一旦他们藉着在“真相”上做文章搞动员而得到了权力,这时候他们就稀里糊涂或故示大方的遗忘了“真相”。“真相”会在“权力”前面低头,这不只是人类政治上的普遍现象,也是此刻台湾正在上演的戏码。马英九上台甫满两个月,根据一向亲蓝的《远见》杂志的民调,他的声望已跌到只剩27%,马英九声望的持续下跌,在诸多原因里,他为了“权力”而牺牲了“真相”与“正义”,无疑的是很关键的一个。


文章指出,举例而言,2004年台湾大选,陈水扁靠着两颗“魔法子弹”,而以极微领先而连任,这宗案件当时震动了各方被指为低级恶劣的肥皂剧,国民党方面也以“真调会”名义,锲而不舍的要追究真相,但因国民党在野,“真调”工作当然不可能有进展,而今国民党已赢回政权,不但有了展开重新调查的合法身分,也因为掌控了“国家机器”,有利于真调的展开。衡诸常理,理应重启调查,给国民一个答案,但重新执政的国民党,却好像突然把该案忘记一样,再也无人重新提起,该案的被忘记,已使得它过去的搞“真调”,已俨然成了闹剧一场,也显示出它过去大张旗鼓搞“真调”,只不过是藉此来维系蓝色群众不满的热度,俾替动员做准备而已。国民党对该案的“真相调查”已告消失,证明了“真相”会在“权力”下低头的铁律,国民党对如此大案束手不究,当然挫折了千千万万要找“真相”的人群。马英九这种牺牲“正义”与“真相”的态度,难怪会使得人们失望了!


再以同等重要的“国务机要费案”为例,此案涉及陈水扁的贪腐滥权,因而激起民愤,前年9至10月间,甚至诱发出“百万倒扁红衫军”群众运动,但这宗严重的贪腐弊案现在又如何呢?


“国务机要费案”在陈水扁尚未下台前即已被司法起诉。但出身律师的陈水扁娴熟司法的操作,他遂以两大法宝来阻挡该案的司法审理,这两大法宝分别是:(一)只要开庭传讯他的妻子吴淑珍,即以健康为理由拒不出庭,使审理时间无限期拖延。(二)稍早前他所涉“国务机要费案”被检方扣押若干文书单据,他可能惊觉到这些资料有不利效果,遂以任内最后的“总统特权”,诿称这些资料乃是涉及代号“南线专案”的最高机密,不得公开,甚至要求归还。如果陈水扁这两项计谋得逞,他所涉“国务机要费案”就根本不可能办得下去,他也就得以逍遥法外。


西方律师圈称厉害的律师有足够的伎俩,把有罪扯成无罪,乃是标准的“魔鬼代言人”,陈水扁的律师团即可冠上这个名号,不过,对此检方及法院也并非没有对策﹕(一)法院认为吴淑珍回避应讯的理由不实,为免其藉故出岛,影响审案,遂下令限制其出境。(二)检方致函给新任“总统府”,要求证实有没有所谓的“南线专案”,同时要求“总统府”将前任所定的“绝对机密”解密,俾让检方在毫无顾忌下将全案和盘托出。(三)法院裁定,陈水扁将贪腐证据订为“绝对机密”乃是“无效的行政处分”,法院的这项裁定,已意谓着它认为陈水扁所谓的“绝对机密”乃是不符事理的掩饰证据,当然也拒绝他所提出的要求归还的请求。

文章指出,根据法院及检方(即控方)的这些表现,我们已可看出,陈水扁的拖与扯,已到了黔驴技穷的程度,无论法院及检方都怀疑他所称的“南线专案”并无此事;也怀疑他们称的“绝对机密”。面对这样的发展,新的“总统府”只要证实并无所谓的“南线专案”,而新“总统”也根据职权将陈水扁所称的“绝对机密”解密,院检双方即可在毫无包袱及压力下,彻底办案,让案情全部公开。这意谓着此案能不能办下去,将取决于马英九的态度。他只要宣布并知会院检双方将那些让大家不能动弹的“绝对机密”解密,大家即可将全案摊开,真相自然会出现。


马英九恐惧绿营 沦为不蓝不绿的投机动物


可是,这时候马英九那种犹豫瞻顾、首鼠两端的本性却告出现。“总统府”在答覆院检双方时,表示并无所谓的“南线专案”,但他却又表示“同意使用卷证资料,但不同意解密”。这意谓着他明知陈水扁硬编造出一个“南线专案”来掩饰不法,但要他把此案全部摊开,他却显然极不愿意,而只要他不“解密”,检方及控方在起诉、审理,甚至研判案情及做出决定时,都不能公开引述那些“绝对机密”的资料和单据。这个案子还可能办得下去吗?也正因此,台湾遂有人认为马英九拒不解密,是在掩护陈水扁。因为陈水扁若被判有罪,民进党即会宣称这是清算而搞出“反马”风潮,他为了保护自己,何妨先保护陈水扁?马英九怕东怕西,重权力而轻真相及正义的态度已具现无遗。正因为他似乎蓄意保护陈水扁并进而保护自己,蓝营及关切贪腐真相的群众,才会对马英九日益不满,他的声望持续下跌,这和他的乡愿懦弱风格有着密切的关系。台湾有多个名嘴表示﹕“如果连解个密都怕,还当什么‘总统’?”可是一定程度反映了民众心声。


马英九对绿营的恐惧是观察他的重要指标之一,由于恐惧,任何事只要说成“蓝绿对决”,他就立刻退让或道歉。他的大陆政策要找绿色人马来背书,他宁愿不顾社会观瞻,也要向前“教育部”主任秘书庄国荣示好;因为怕绿营反弹,他宁愿在“国务机要费案”这种攸关真相与正义的案子上放弃立场。由于畏惧,遂使得他日益向绿靠拢,成了不蓝不绿的投机动物。就职两月,他的声望跌到两成七,已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据闻有鉴于此,他可能会在本周内下定决心,对“国务机要费案”解密。苟若如此,新一轮的蓝绿对立又将再起,而他挺得住吗?有关“解密”问题,后续的发展非常值得注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