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在这里种了8年菜,就被淹了6年。”昨天上午10时30分许,广州新塘镇新街村河边的菜农这样向记者叫苦。


菜农称,村里为了赛龙舟开闸放水,将他们地势比较低的菜地淹没,辛苦种的菜被泡坏,居住的房子也受淹,损失惨重。


四十户人受影响


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这条正在举行龙舟赛的河边看到,龙舟上的水手们正在奋力划船发出阵阵呐喊声。而河边原本地势较低的菜田,此刻都被上游开闸放流的河水淹没,几间盖在农田边上的木屋就像汪洋中的一座座孤岛。在田埂边上,一群街坊正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脸上透露出几分愤慨。


据介绍,受影响的共有40户居民,他们大都来自四川省广安地区。由于家里遭水浸,街坊郑大叔扛着电视机从田边的木屋走出来,河水已没过他的膝盖。据其介绍,他姑父的屋子和菜地都被困水中,他正帮忙将木屋里面的电器搬出,转至自己的家里。“大水没过了我姑夫家里1米多高的柜子,所有电器都被浸湿,里头包括种子、化肥、农药等东西也都被河水淹没。”郑大叔说。


八年里被淹六次


“大多数菜差不多可以拿去卖了,被水一泡现在全部报销了。”街坊冯大爷惋惜地说,他家被浸的菜田最多,一共有6亩。冯大爷的儿媳妇称,昨天上午10时30分许,她正在屋里头搬东西,突然一股大水冲进门来,河水很快暴涨并没过了床头,“我立即丢下东西,抱起3岁的孩子就往外跑,那水把我孩子都吓坏了!”


冯大爷告诉记者,像他这样受浸的农户还有很多,小河两边差不多有200亩菜田被淹,“当时我把所有可以挡水的东西都用上了,还是挡不住大水的侵袭,后来还找来了三台抽水机,但效果还是不明显。”冯大爷说。


冯大爷告诉记者,他今年59岁,8年前从四川广安来到广州,一直在这里以种菜为生。他说,每年端午节这几天,村委都会举办龙舟赛来庆祝节日,但是每次都没有事先通知就打开了上游的水闸,河水就像解开缰绳的猛兽奔向菜田,8年来这些农户的菜田被淹了6次。“今年的损失有1万多块,前年的损失比这次还大。”冯大爷忿忿地说。


从未获得过赔偿


另一位受淹的菜农杨先生告诉记者,每次出现这种情况他们都会结队去村里和镇里讨说法。去年,有关部门派人帮他们把菜田的外围稍稍地加高了一点,但事实证明没起到什么大作用。“这次我们还找了派出所,但是也没有效果。”杨先生激动地说,菜地被淹,两三个月内都无法恢复正常耕种,按一个月收成2000块算,他将损失近6000元。



多位菜农向记者反映,他们在这里租地种菜,1亩地每年要上交700多元地租。“但是每年赛龙舟浸了我们的田地后,从来没有赔偿过一分钱。”一名菜农说。


昨天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管辖受淹菜地的新街村委会采访。当时有两人在屋内搬东西,但这两人告诉记者他们是“外村”的,而该村村委的主要负责人都不在,记者因此无法就有关问题取得村委会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