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人因为忧患而得以生存,因为沉迷安乐而消亡;国家亦然。下文是登载在美国《国防新闻》的一篇文章,国人应该好好读一读。


美国人认为,中华民族是一个因自大、安逸而容易失去斗志的民族。现在的中国处于一个极端民族主义与自大、安逸的发展阶段。在中国人自我创造的天下太平与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下,中国失去了以往的斗志,开始不断沉湎于他们的那种安逸。在下一场战争到来之际,这场战争中,中国人还是能够依靠他们的顽强与坚韧再一次战胜对手,不论他的对手即将是谁,即便是我们也是如此。但是,那样的话对于中国人来说可能是最后一场能够获胜的战争了。而接下来极度膨胀的安逸与陶醉心理,将永远的击垮他们。


中国目前急速发展的军事力量,虽然目前来看,比较我们他们依旧处于上个世纪的中前期。但是,我们应该知道与懂得,他们目前表现出来的力量,仅仅是他们所蕴含的10%左右。这才是最可怕的。


中国这个民族是一个十分奇怪与离奇的民族。他们可以经受住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的屈辱失败。但是,他们很难经受住一两次持续不断的胜利。失败与耻辱对于他们与吗啡作用等同,可以更加激励与推动他们。在我们对南联盟采取军事行动期间,自大而且无知的中国人,他们借用以往的胜利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因此试图尝试与强大的联军做暗地对抗。


那一次,我们狠狠地教训了中国人。我们以为他们会立刻出现大规模沮丧,这与我们在四十年代遭受珍珠港突袭一样,全国笼罩失败情绪。但是,我们估计错了。他们突然掀起一场极端的反美情绪。而中国在这个期间将自己的能力与潜能开发到约占他们能力的 30%。尽管如此,在随后的阶段,中国的先进科技层出不穷,中国强行启动了他们本身那个时期没有实力来完成的多达13个军事工程项目。


面对我们与日本在亚洲建立的军事联盟体系,如果今天的中国收复台湾的军事行动,一旦遭到我们最强力的打击,将导致他们失败。这将预示着我们的恶梦即将开始。这一次我们会真的把他们从睡梦里唤醒,因为如果这次我们把他们打得很疼,他们就会惊醒。正如罗斯福借用日本空袭珍珠港,惊醒了美国民众一样。他们会出现一种极端的、漫无目的的团结。这种团结是可怕的,对于我们可能是致命的,即便是最喜欢强权的中共,也不可能再有办法来遏制这种团结。


但是,白宫与华盛顿的保守派政客们,并不肯就这样失去再一次严惩中国人的机会。在把我们优秀的舰队派遣到亚洲海域,准备抵御中国人进攻时,我们应该考虑:这一次会不会引发中国人对于我们的全面战争。如果他们经历了最惨重的失败,而最终结局却获得了朝鲜战争的那种胜利。那么作为美国,我们将要面临一个这个世界上最为凶猛与残暴的猛兽——经历鲜血洗礼以后的中国人。


退让并不是胆怯,相反可能是一种最为成功的战术。而中国在目前社会与国家政治体制下出现的大规模混乱程度前提下,获得一场较为容易与较为艰苦的胜利,其中的引发含义是截然相反的。


白宫!你能否给他们一个再一次昏睡的机会?这是可能决定这个世界上目前最强悍的两个民族之间的命运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