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评韩国人褒明贬清与钱谦益与祭孔

评韩国人褒明贬清与钱谦益与祭孔(又名:评韩国孟子学会会长赵骏河尼山祭孔,兼驳“儒家文化在韩国”)



某处新闻:


【尼山夫子庙拜祭孔子


4月6日上午,作为圣城戊子民间春祭孔子活动之一的尼山朝圣开始举行祭祀先师孔子仪式。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月”组织“孔子文化使者”参加了这一传统的释典礼仪。

这次祭祀由炎平先生为通赞主持仪式。由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先生为主祭官,韩国孟子学会会长赵骏河先生为陪祭官。祭祀采用明代祭孔仪式。 】 见http://bbs.chinaconfucius.cn/frame.php?frameon=yes&referer=http%3A//bbs.chinaconfucius.cn/viewthread.php%3Ftid%3D817%26extra%3Dpage%253D1


相关新闻照片中,祭孔现场男女混杂。


又,曲阜文庙传统祭孔典礼表演原来采用清朝模式,据说受到一些韩国儒生的批评,他们认为明朝是正统。


我的评论:


既然祭孔,就要尊重孔子的思想。古装古礼远离现实生活,按现代人生活方式衡量,很烦琐。作为现代人,用这种远离现实生活,很烦琐的古装古礼祭孔,是否符合孔子本人的思想?相关的理论问题就是:按儒家理论,具体的礼节服装的制度是永恒不变的,还是随具体社会条件的变化而变化?这几个问题提出来,那个韩国孟子学会会长赵骏河估计就要哑巴了。


不知道男女混杂祭孔是否符合正统的明朝制度?


古代儒生向社会显示自己的价值是靠治国平天下。现在某些自居儒生的人向社会显示自己似乎只有靠古装古礼表演。叹息!


韩国人推崇明朝否定清朝是由于一些历史恩怨,有他的私心。这也是韩国人最丢人的地方。为什么?因为当初李氏朝鲜君臣如果真的要忠于明朝,那你就应该反抗清朝到底,直到最后为明朝殉节,如史可法那样。这样你就是忠臣烈士争光日月。但你没这样做,最后是正式投降清朝了,还在自己的首都立了大清皇帝功德碑,向清朝表忠心。这块碑至今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再诋毁攻击清朝,那你与当年的钱谦益又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做了什么还要立牌坊?在清朝是不是正统的问题上,就凭至今还立在韩国的大清皇帝功德碑,攻击清朝的某些韩国儒生就应该无地自容才对!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专门收藏明清宫廷档案。如果我是曲阜公祭孔子活动的负责人,并正好让我碰上韩国孟子学会会长赵骏河当着我的面否定清朝正统地位,那我的回应很简单:马上与一档联系,请他们把当年朝鲜国王以臣子身份上清廷的表文全部整理出来给我们的韩国客人过目,并同时提醒赵骏河先生不要忘了汉城三田渡的大清皇帝功德碑!


清朝的祖先女真人与李氏朝鲜有恩怨。当初朝鲜也与明朝结盟对抗清朝。但后来的满族统治者却超越历史恩怨,对朝鲜宽容大度。康熙皇帝公开表扬朝鲜对明朝的忠诚,见《清朝文献通考》四裔考,朝鲜。当时朝鲜灾荒,清朝海运粮食救济,康熙为此赋诗纪念。对比满族人的王者肚量,直到今天还纠缠在历史恩怨上的某些韩国儒生确实应该感到脸红。同样大家都出身于东夷,满族人能受天命入主中原一统天下并成功融合为中华民族的一员,而韩国人直到今天还处在夷的位置,两者的水平确实不在一个档次上。韩国孟子学会会长赵骏河先生的儒学修养是否及得上康熙?


韩国保留了中国古代的一些礼仪服饰,如所谓“正宗的明朝祭孔仪式”,我们有些人就因此对韩国十分推崇,认为正统的儒家文化在韩国不在中国,这表明这些人对儒学很无知!儒家眼里,礼乐衣冠只是工具不是目的,本身没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单纯的礼乐衣冠,不过简单的外在形式,没什么神圣意义,所谓“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具体的礼节服饰制度不是永恒不变的,而是随具体社会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是所谓“礼从宜”。儒家不是为礼乐而礼乐,为衣冠而衣冠。儒学的宗旨也不是专门保存古装古礼。韩国人保留中国古代的一些服装礼节,可能有考古学意义,但与儒家根本无关!古代儒家眼里,上古三代是人类社会的黄金时代,上古的三王都是圣人,具有儒家道德权威。但朱子《家礼》序言却指出:三代的许多制度在宋朝当时已“不宜于世”。就说明尽管三代是古代儒家眼里人类社会的黄金时代,三代的三王是儒家的圣王,但在孔子之后最权威的儒家大师朱子眼里,三代的制度也不是后人必须永远继承的。明朝当然不是儒家公认的人类社会的黄金时代,明朝皇帝也不是儒家眼里的圣王,但某些韩国儒生却把明朝的礼仪服饰制度看得极其神圣,在生活中严格死守而不顾社会环境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并因此自鸣得意,以为自己掌握了儒家的精髓,甚至认为正宗的儒家文化在韩国而不在中国,这是不是很可笑啊?做个形象的比喻:这就好比一个小孩穿了一件孔子的衣服,模仿了孔子几个习惯性动作,就自认为掌握了孔子思想的精髓,已成为孔子正统接班人一样。


一些以儒生自居,并坚持用明朝礼仪正式祭孔的韩国人,如韩国孟子学会会长赵骏河,真的懂儒学吗?


古今生活方式有巨大变化,按“礼从宜”的原则,现代人祭孔应该用现代人的服装礼节,不用古装古礼。如果真的要搞传统祭孔典礼表演,清朝模式应该是首选。因为清朝是统治成功的全国性王朝,又是中国传统社会终结点,他的典章制度具有集大成和最后总结特征,所以清朝模式是传统祭孔典礼表演的最佳选择。但清朝有个致命伤,就是他是少数民族王朝。熟悉中国历史文化的学者应该知道,传统的大汉族主义对少数民族王朝持歧视排斥态度。借口儒家的“华夷之辨”,歧视排斥少数民族,否定少数民族王朝的地位和制度,这正是大汉族主义在中国古代最“经典”的表现方式。现在社会上一些打着“儒家”招牌的团体如果采用明朝礼仪正式祭孔,那我对你下两个判断:


1,儒学理论修养不高。

2,涉嫌民族偏见和种族歧视。


君子唯善是从,不是唯种族是从。儒家不是出身论血统论。现代社会,民族平等也是公认的文明准则。如果祭孔真的祭出“种族歧视”,那你儒学的脸往哪儿摆?



补充:


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骆承烈与韩国学者赵骏河对清朝祭孔礼仪的无理批评


网上一段新闻报道:


【赵骏河是韩国朱程学会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他曾两次观览曲阜祭孔典礼,“虽然名为祭孔典礼,但没有进行传统的释奠祭祀,而只有变了形的祭祀庆典。”他对祭祀孔子时,不进行跪拜,采用清廷的军礼“马蹄袖”方式感到非常失望。


“韩国的祭祀仪式则是从孔孟程朱和韩国的退溪、栗谷等传来的儒家方式。比较来看,可以说现在韩国所举行的释奠祭礼更具有儒家的正统性。”赵骏河说。


曲阜孔子文化学院的骆承烈教授在某种程度上同意赵骏河的观点,“韩国、日本祭孔时,在场的所有人不但穿古代服装,而且绝对下跪磕头,在仪式甚至祭品上,都是严格遵循古例的”。


骆承烈曾去过韩国的大成殿,他看到大成殿的门一开,人们就下跪,上台阶的时候不能走大门对着的中间,而是走两旁,而上台阶的方式不是一步一个台阶,而是一步一趋,就像孔子所要求的那样:“燕燕如也。”】


又一段新闻:


【祭孔应行古制


2005年,电视观众看到了连续4个小时直播的以曲阜为主会场的“2005全球联合祭孔”。大型公祭后的传统祭祀改往年清(代)式祭孔模式为明(代)式祭孔模式,严格照搬原汁原味的祭祀程序,曲阜祭孔已经成为目前海内外学术界尤其是儒家文化圈诸国所公认的、全世界祭孔活动的“正宗代表”。


祭祀模式由“清”变“明”,骆承烈教授的建议起了不小的作用,2004年的时候,骆承烈对于祭孔仪式上不进行跪拜礼而采用清朝的军礼“马蹄袖”方式表示不满,他说,韩国、日本祭孔时,在场的所有人不但穿古代服装,而且绝对下跪磕头,在仪式甚至祭品上,都是严格遵循古例的。


骆承烈举了韩国的例子,每年韩国人在大成殿举行祭孔仪式,大成殿的门一开,人们就下跪,上台阶的时候不能走大门对着的中间,而是走两旁,而上台阶的方式不是一步一个台阶,而是一步一趋,就像孔子所要求的那样:“燕燕如也。”】见http://paper.sznews.com/jb/20060823/ca2422743.htm


我的评论:


韩国赵骏河和曲阜师范大学骆承烈攻击清朝祭孔礼仪的“马蹄袖军礼”的说法很荒唐。谁规定一个行礼动作最早源于军礼或曾用于军礼,那它就不能用于祭孔,如果用了,就犯错误?正规的儒家经典和儒学理论中能找到相关依据吗???“马蹄袖军礼”的说法很荒唐无稽,简直是无理取闹!某些批评者恐怕不是出于简单的无知,而是有意的。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完全有这个可能:将来我们考证出历史上某个王朝的军礼中的一个行礼动作正好与明朝祭孔礼仪中的一个行礼动作完全相同,那明朝祭孔礼仪是否也要否定?骆赵二位该怎么说?


韩国赵骏河和曲阜师范大学骆承烈是怎么知道清朝祭孔礼仪中的某个动作是出自清朝的军礼?难道他们对清朝的典章制度有专门深入的研究?尤其是韩国人。由于一些历史恩怨,某些韩国人是推崇明朝否定清朝。所以韩国儒生对明朝制度有深入研究的可能性很大,但对清朝制度有深入研究的可能性极小。那他韩国赵骏河是如何发现“马蹄袖军礼”的?会不会是有意没茬找茬?


熟悉清史的人应该知道,清朝皇室家法森严,对皇子教育高度重视。清朝皇帝自幼都接受严格教育,熟读经史,有良好的儒学修养,尤其是康雍乾祖孙三代。这祖孙三代皇帝都是杰出有为的帝王,天资聪慧,都自幼接受良好教育,熟读经史,精通儒学,也都很重视祭孔活动和典章制度的完善。清朝的典章制度就定型于他们统治的时期。所以如果按照儒家理论,“马蹄袖军礼”方式出现在祭孔活动中真的有严重错误,是应该受到大家耻笑的,那清朝制度就决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误,除非下面三种情况:


1,清朝皇帝不懂儒学,

2,清朝皇帝不重视祭孔,

3,韩国朱程学会会长赵骏河与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学院教授骆承烈的儒学水平超过康熙乾隆。


骆承烈是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学院的教授,据说担任2005年曲阜公祭孔子活动的礼仪总顾问。很怪的事:根据相关报道,骆教授批评清制祭孔礼仪的依据不是正规的儒家经典和理论,而是韩国人日本人如何。或者在骆教授眼里,韩国人日本人如何,我们也必须如何?


据参与曲阜孔子文化节的一位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学院的教师告诉我,海内外对清朝祭孔礼仪的批评主要在正统问题上。这就表明一些批评者是来着不善,是向我们挑衅,也就是要与我们争正统。其中韩国人肯定明朝否定清朝是由于一些历史恩怨,也是他的一种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邦陋见,乾隆所谓“夷性见小”。有关方面怎么能迁就他们?你迁就他们,实际上就是向韩国人的错误观点低头认输。有这样一个“胜利”,某些韩国人回去要更狂妄了。


国民党在民族问题上犯过大汉族主义错误,到台湾后也以“正统”自居,对大陆的文化政策持批评态度,如著名的汉字简化问题。所以某些台湾人士对曲阜祭孔的批评可能也带有挑衅意味,也是要与我们争“正统”。


曲阜祭孔组委会的某些人大概昏头了!

本文内容于 2008-7-28 12:37:38 被zhugela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