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救妹网上跳裸舞 全家老小背骂名(组图)

至爱红颜 收藏 1 679
导读:  核心提示:一段艳舞视频,在一个小镇上引发轩然大波。一个原本在镇上口碑很好的家庭,从此出门抬不起头。为亲情而裸露的“酒鬼妹妹”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荒诞的救亲大戏,她自己是戏中的主角,也是其中受伤最重的人。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7/7B/7BB2D89CBE54F34B8850425A776DC5FB.jpg[/img]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6/6C/6

核心提示:一段艳舞视频,在一个小镇上引发轩然大波。一个原本在镇上口碑很好的家庭,从此出门抬不起头。为亲情而裸露的“酒鬼妹妹”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荒诞的救亲大戏,她自己是戏中的主角,也是其中受伤最重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川在线7月28日报道 一段艳舞视频,在一个小镇上引发轩然大波。一个原本在镇上口碑很好的家庭,从此出门抬不起头。为亲情而裸露的“酒鬼妹妹”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荒诞的救亲大戏,她自己是戏中的主角,也是其中受伤最重的人。“酒鬼妹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她家里的情况究竟怎么样?昨(27)日,记者走进了“酒鬼妹妹”的家,探访裸露背后的那段心酸亲情。


打听


她很能干是个本分生意人


按“酒鬼妹妹”青莉川的介绍,她经营的时装店在广元市旺苍县城百丈街。昨日早上6点,记者一行从成都出发,10时许终于到达百丈街。


这是一条偏僻的街道。百丈街上有一条近百米长的坡道,街上没多少其他的铺面,一两家杂货铺里少有人光顾。街头的一家米粉店里,偶尔有人进去吃碗米粉。老板介绍,他姓庞,在此经营了数十年的米粉店。“就是对面这家!”一问青莉川,庞老板就指着街对面一家服装店说,青莉川经常来店上吃米粉,大家早就认识了。


庞老板回忆说,他曾经看到青莉川背着一个女孩子进出,还来店里端米粉过去,照顾得相当好。以前,还经常看见她女儿在门口耍,有个小伙子经常都会来接她,但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庞老板的爱人也说,她很佩服青莉川,养家糊口还拖儿带女,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她真的很能干,是个本分的生意人。


这几天,也有食客在庞老板店里对着青莉川的铺子指指点点。在记者离开时,庞老板又追上前来:“其实,就算她之前做过什么,我觉得那肯定也是生活所逼。”


初见


她很安静和网上不一样


“你好,你就是青莉川哇?”在米粉店老板所指的服装店里,一个皮肤雪白,穿着背心、热裤的女子正在整理服装,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视频上的“酒鬼妹妹”。


见记者到来,青莉川也不显惊讶。与网络上“酒鬼妹妹”的火辣和热情相比,现实中的青莉川不爱说话。“酒鬼妹妹”店铺里的装修很简单,店里挂的衣服不多,在墙壁一角,放着一个小铝锅,里面还有碗筷。在门口显眼位置,电脑开着,QQ上不停有头像在闪动,系统消息申请加她为好友和发视频的都很多,“酒鬼妹妹”忙着关闭这些窗口。“现在就是烦得不得了,QQ上加我的人太多了,弹视频的也多,真的很烦。”她说,很多人加她,都是看到了媒体的报道,想确认是否真有其人。她觉得,这些人都是来看她笑话的。“接了视频后,人家一般都会喊我抬头,有的也会喊我跳舞、脱衣服这些。”


回家


她家很小陈设很简陋


青莉川叫隔壁铺子的朋友帮忙照看,自己则带着记者,向家乡国华镇出发。


中午12时许,记者和青莉川一起到达旺苍县国华镇。看到青莉川领着一群陌生人到来,镇上的人目光都聚焦了过来。


青莉川的家在挂着国华镇文化站牌子的楼房处。走进门,这是一间类似办公室的小房间,正对着的是一条看上去又长又黑的通道,左边是一间大小近似于客厅的房间。她带着记者去了她的卧室。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子,一张大床、一个柜子、一张凳子就已经把房子撑得满满的了。“这是我和女儿爸爸的卧室。”在通道里又走了几步,指了指另一边的一间房子,大小和前一间差不多,不过这间房子里,只有一张床,窗台前摆放着锅碗瓢盆等厨具,一张桌子上放着天然气灶。


青莉川指了指“客厅”对记者说:“进去坐嘛,我去喊我妈。”记者走进左边的房间,正对着门的就是一台电脑,显示器上摆着一个摄像头,电脑桌上放着一个麦克风。右边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两张沙发、一张茶几,最里面有一台电视,右边墙上有两个和房子一般高的书柜,书柜前,一台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的风扇在吱呀吱呀地转着。


进门后记者才看见,门边还放着一张行军床,床上坐着的女孩头发略黄。“你好。”她转过头来,“谢谢你们了。”她坐在床上,穿着一条长裤,却看不见脚掌。这就是青莉川的妹妹——青素贞。和姐姐一样,皮肤都很白,穿着一件淡黄色的T恤,长得也很乖巧,但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原因,看上去个子很小。


家人反应


父亲:女儿承担了我的责任


一谈到大女儿,青莉川的父亲眼眶就红了,看着青莉川手臂上的淤伤,他心痛极了。“都是我没能力,我女子是做了该我做的事。”父亲一说,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掉,“如果不是我得了十几年的病,我就算出去打工,也能存上十多万了,给我家老二做手术,也够了!”


父亲说,他们家几辈人都算是“有工作的人”,在家乡口碑很好,在县上也是小有名气的。而青莉川跳艳舞的事情一被传开,所有亲戚朋友都开始骂他们家不要脸,现在一家人都已经抬不起头了。


妹妹:不赞同姐姐的做法


姐姐为了救自己不顾名誉,她虽然不赞同姐姐的做法,却也不能说姐姐半点不是。青素贞说,网友骂姐姐的话,就像一把把小刀刺在她心上。此前,一家人一直不知道青素贞的病还有救。直到2006年,青素贞上网时发现,自己其实还有希望站起来。但是,那时家里没钱,连房子也因治病卖了,万般无奈,姐姐才出此下策。“没有办法了,如果还有其他渠道,姐姐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记者看到还有几封写着“青素贞(收)”字样的信,原来这些都是知道她情况的外地好心人写来的,而每个写信过来的人同时都会资助100元钱。


母亲:幼儿园娃娃都晓得


听着家人的哭诉,青莉川默默地站在一旁,手机不时地响起。挂掉电话,青莉川说,那是一个亲戚打来的,这几天以来,每天都给她打电话,骂她不要脸。


青莉川的妈妈侯淑方说,现在,每天都有亲戚朋友打电话来,指责青莉川甚至整个家庭。现在,整个家都背上了“不要脸”的骂名,她每天到单位上班,都已经不敢出自己办公室的门了。


不仅如此,青莉川4岁半的女儿也听到了妈妈的消息。上幼儿园时,有小朋友问她妈妈是不是跳舞的,被她爸爸打过,还骂她不要脸。孩子回家后告诉外婆,侯淑方心里更难受。


邻居印象


一家两个病人不容易


认识侯淑方一家20多年的罗安国告诉记者:“侯淑方是个好人啊,了不起。侯淑方一家两个病人,青莉川又长年在外,全家什么事都全靠她一个人打理。”至于青莉川,罗安国表示,由于她太早就出去打工,之后就嫁到旺苍县城,不是很了解。


早报记者陈亚琴刘思远实习生朱尉萍摄影黄瑶


记者手记


“我太天真了”


下午2点过,青莉川和记者一同乘坐汽车返回旺苍县。突然,青莉川拉住了记者的手,小心翼翼地说:“求你想想办法,帮帮我妹妹……”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她抓记者的手很苍白。


她天真地认为,虽然现实中求助无门,但靠在网络上的高人气,可以在虚拟的世界里帮妹妹拉到捐助,让她重新站起来。终于,大胆的牺牲、卖力的演出,换来了数以万计的点击量和评论,还有4000元的捐款以及可能影响自己终身的“骂名”。


青莉川的孤注一掷,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她可能会葬送自己的婚姻:老公不堪妻子在网络上的暴露举止,忍受不住压力,对她拳脚相加并提出离婚。她可能会连累自己的家庭:由于亲戚朋友的指责,家人每天生活在重压之下,一出门,面对的就是鄙夷的目光、尖刻的指责。她可能会影响到女儿的成长:就连幼儿园的孩子也知道了。


青莉川说过,自己当初想得太天真了。也许最终,也只能用一句“很傻很天真”作为结束语。因为,青莉川自编自演的,是一出荒诞剧,而作为这场荒诞剧的表演者和导演者,青莉川正在付出代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