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朝士大夫的所谓“独立人格”“个性张扬”,及清朝文字狱的评价

明朝士大夫的所谓“独立人格”“个性张扬”,及清朝文字狱的评价


旧作


有人在论坛上高度赞扬明朝士大夫的所谓“独立人格”和“个性张扬”,并把这作为褒明贬清的依据。我心甚不以为然。


所谓士大夫,用现在的眼光看,就是当时中层以上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是当时剥削阶级的成员。他们的“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你说对国计民生和社会进步为什么就一定是积极意义而必须肯定赞扬?明嘉靖时的“大礼仪”之争,群臣跪哭左顺门,万历朝为立储事君臣闹僵,最后皇帝屈服,都可以说是士大夫“独立人格”“个性张扬”的体现。但这对国计民生和社会进步究竟有什么积极意义?说白了,无非是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而已!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用传统的说法,就是文人士大夫的所谓“党争”。中国封建时代,文人士大夫的党争,以宋明两朝为甚。而这两朝,在统一中原的封建王朝中,恰恰都是国势比较弱的。宋朝最后只能偏安江南。明朝稍微好些,但中央政府能有效稳定控制的区域也仅限于中原汉族地区,与清朝空前有效的大一统根本没法比。


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明朝自太祖成祖后,风气渐与南宋等,士大夫皆好空发议论。但“宋人不过议论多成功少”,“明人则直以议论亡国”。有议论就要辩是非,由此引发严重的门户朋党之争。以致君子争名,小人争利,“台谏哄于朝”、“道学哗于野”。而作为封建统治集团最高代表的皇帝本来应具有的制约平衡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的作用也未得到很好发挥。导致统治集团内耗加剧,政局混乱,国家统治效能大大降低。这大概就是所谓“明朝士大夫的独立人格和个性张扬”的真相。呵呵。


关于明朝士大夫的“独立人格”“个性张扬”和党争及由此引发的政局混乱国家统治效能大大降低,著名史学家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中有颇为生动精彩的描写。


清朝前期文字狱的成因是多方面的。我认为原因之一就是鉴于明朝后期文人士大夫严重的党争给国家社会造成的危害。清朝前期通过一系列文字狱,有效打击了士大夫的“独立人格”“个性张扬”,使他们相对老实一些,从而减轻了统治集团的内耗,使清朝前期政局比较平稳,国家统治效能空前提高。著名史学前辈白寿彝先生主编,80年代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通史纲要》认为:清朝强盛时期的行政效率要高于明朝。就我所知,明朝平常的常备军人数是二百万,清朝在鸦片战争前,常备军总数八旗绿营加在一起只不过八十万。清朝统治下的版图和人口当然都大大超过明朝。这样一比较,确实说明清朝国家机器的统治效能大大优于明朝。而要分析成功原因,文字狱也应该算是一项。所谓“明朝士大夫的独立人格个性张扬”和“清朝文字狱的罪恶”,建议某些人还是不要讲了吧。


清朝文字狱的负面作用,我认为是被某些人严重夸大了。举例说,一般人认为清朝的文字狱严重破坏了学术发展。但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常见的文字狱案例,你就会发现:这些文字狱与正规的学术研究根本没什么关系!吕留良曾静一案确实是叛逆性质。“维民所止”一案打击的查嗣廷乃隆科多私党,性质属统治集团内部斗争,与学术研究有什么关系?著名启蒙思想家戴震的《孟子字义疏证》有反封建倾向,诋毁程朱攻击礼教,可谓“反动透顶”。但戴震并未受文字狱迫害,反而据说受清高宗赏识,赏同进士出身入四库馆效力。你怎么解释?希望引起大家注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