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葛藤坑

闽西的老练


这一日,向晚时分,青山叠翠的石璧,阴雨连绵不绝。

弯弯的山间石砌路上,走来一位游方文士。

他来到路旁的古茶亭口,趑趄不敢入。亭内,有一位上山砍柴的村姑。

“好大的雨。”

“雨,好大。”

“进来避避雨吧。”

游方文士走进茶亭,茶亭檐桷残缺,雨漏如注,半壁的茅草葛藤伸入,挂着水珠。

雨下个不停,两人都不说话了。风声雨声远处的流泉飞瀑声,淹没了彼此急促粗重的呼吸

蒙蒙雨幕,遮拦着远山近山。

狭谷中,有一前一后,一高一低的黑色雨燕,来回飞舞。

游方文士望着雨燕愣住了,一丝温暖的、鲜活的干草气息若有若无,使人想家,使人想起

明艳的青衣红袖。

雨停了,他们彼此一笑,各奔东西。

十年后,唐乾符五年(公元878年),游方文士挥动大齐劲旅,转战南北,李唐江山在他急

骤的铁蹄下颤抖呻吟。

大齐军由浙江衢州挥师入闽,沿途寨堡,凭险固守,大将军大怒,下令:杀无赦!遂一路

闯关夺隘,锐不可挡,所到之处,斩草除根,石头过刀。

这一日,大将军纵马枫树岭。

枫树岭下,逃难百姓,扶老携幼,踉踉跄跄。

一位少妇身背大儿,手牵幼子,远远落在后头。

此举岂不怪异?大将军打马赶到。

“背上何人?!”

“系……俺侄儿。”

“手牵何人?!”

“系俺……儿子。”

“为何以大欺小?”

“俺家大伯……只剩下这根苗了。”

大将军一怔,似乎又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眼前浮动着十年前风声雨声中的那座残破古茶

亭。

大将军长剑一挥,劈下一根葛藤。

“记着,插在门口。”

次日,大齐军浩浩荡荡挺进石璧,石璧村家家户户,葛藤摇曳。

此为葛藤坑。(练建安)


本文内容于 2008-7-28 15:16:45 被007lxy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