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4: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4:00之前。


老板靠在墙上已经慢慢的要站起来了,刘庆已经对准了老板的额头,右手的食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嘭!”

一声枪响。

。。。。。。


枪声响过之后的走廊,瞬间凝重了,每一个人都定格在这一瞬间。

舒梁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酒楼老板,闻到了走廊里的火药的味道,心里异常的压抑。

老板倒在走廊的地上,一动也不动,他死了吗?

刘庆连呼吸都停止了,手中的枪高高的举着,刚才弹壳掉落在地毯上的时候,没有声音,但是弹起来碰到了刘庆的鞋面上。

政委的手臂也是高高举起着,是他在刘庆开枪的一瞬间,把刘庆的右臂托了起来。

枪口朝向斜上方,子弹射入了走廊的天花板上。

千钧一发。

。。。。。。


“政委,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舒梁警觉的察觉到从身后传来的声音。

政委其实也听到了,就是从身后的包间里传来的声音。

那是一种他们非常熟悉的声音,刺耳的鸣叫声。

舒梁不顾一切的跑向了酒楼老板,政委没有拦住他,刘庆干脆就没有任何动作。

“起来啊,快起来啊!”舒梁扶着酒楼的老板。

老板被吓得浑身瘫软,被舒梁扶着起来,他看着舒梁的眼睛,他显然是相信舒梁的。

“他们是鬼啊!”老板指的是政委和刘庆他们。

“快起来吧,他们不是鬼,他们是警察。”

此时,政委和刘庆也跑向了老板,刺耳的鸣叫声开始越来越近了!

老板看到政委和刘庆跑了过来,惊恐的挣扎,可是忽然发现政委他们俩的眼眶里的瞳孔安安稳稳的在里面,而不是像刚才那样的没有瞳孔,没有嘴唇。

“舒梁,快走!”政委跑过来,拉起了蹲在地上的舒梁。

其实,当跑近了再看看的时候,政委和刘庆也发现了,老板除了一脸惊恐的异常表情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奇怪之处。刘庆也发现了,所以,在政委拉起舒梁的时候,他顺势也拽起了酒楼老板。

他们不知道往哪里跑,只是一头扎进了走廊的尽头,任凭那刺耳的叫声在身后肆虐着。

“往前走,那里是厨房!”老板一边跑一边说。

大家顺着厨房的通道门都跑了进去,政委最后一个进到了厨房,回身把厨房门紧紧的关闭上,又推来了一张大方桌,死死的堵住了门口。

几个人都喘着粗气,其实没有跑几步,但是感觉很累,上气不接下气的。

门外没有动静了,鸣叫声也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老板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人,问着。

政委和刘庆还是在仔细的看着老板的五官,生怕老板的脸突然间变成无瞳怪人的模样。

“大家都别紧张,我们有什么话慢慢说。”舒梁现在似乎成为了这几个人之间的桥梁,他看谁都是正常的。

政委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老板你知道吗?”

“这是我们家的酒楼啊,一直没事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怪事啊?”老板也一无所知。

刘庆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他不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老板,不是为了保密,而是说出来也怕老板不明白,即使说出来了,自己其实不也是一头雾水吗?

“刚才那些警察呢?”刘庆问。

“那些警察都跑了。”

“怎么跑了?什么意思?”

“刚才我们这的一个小伙计说,大厅里挂了许多幅油画,我们都出去到大厅里看看,结果发现大厅里挂的油画上每个都有一个人,还都是中国人的样子。后来,我们这的小伙计发现了一幅画上画的是隔壁酒楼的一个服务员,还有警察喊什么李队长,大家就都跑出去了,我跑在最后,没有出去,门也打不开了,我看到他们在门外,可是我就是听不到他们说话。后来我听到你们那有喊声,我听出来了,是你们,就往回跑,后来看到你们俩了,就发现你们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然后就是这样了。”

老板一边说一边仍为自己的恐怖经历打着冷颤。

“可是我们看到你跑到走廊来的时候,也是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啊。”刘庆说。

政委拧着眉头,他听到了老板说到了油画,而且还提到了李队长,他在设想,这些油画上是不是都是被无瞳怪人夺取生命的人,被一个个放进了画里。

刘庆也同样在想着这些问题,老板说到了油画里有隔壁酒楼的一个认识的服务员,那天他和舒梁也看到了隔壁被封条贴着门。

舒梁因为油画早就想到了西直门如家酒店的走廊里,每一间客房的门口都挂着一副四方的油画,他也看到过油画里的人走出来,那个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他还送给了自己一句话,也使得自己认为无瞳怪人并不全是凶恶的厉鬼。

。。。。。。


门外仍然没有动静,厨房里的温度很适宜,不冷不热的,刘庆感觉自己有些饿了。

“这里有吃的吗?我有点饿了!”

老板笑了笑,,站起身来说:“当然有了,厨房里怎么能没有吃的呢。”

老板起身去了冰箱,政委也觉得有些饿了,可是舒梁并没有这种感觉,他很奇怪,这几天自己的生活节奏已经被打乱的不成样子了,睡觉和吃饭已经极其没有规律了,而且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对于吃喝拉撒睡的要求已经越来越淡薄了,似乎不用睡觉也不觉的困了,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舒梁看着刘庆和政委跟着老板走向冰箱的样子,自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羡慕,可是,自己并不饿。

老板打开冰箱,里面有熟肉,另一个冰箱里是生肉,这厨房还挺像回事的,生熟还是分开存储的,老板打开有一个冰箱,里面有果汁。

“就这些了,没有主食了,凑合吃吧。”老板把东西都递给了刘庆。

“谢谢谢谢,这些就挺好的了。”刘庆接了过来。

政委也接过了果汁,他还是想喝点儿热乎的,四下继续打量着。

“您还想来点什么?”老板看出来政委好像还需要点而什么。

“哦,没什么,那个冰箱里放的是什么?”政委随便指了另一个冰箱。

“那个啊,那是冷藏柜,都是冻肉,鸡鸭什么的。”

“哦,没事,这些挺好的,够了够了。”

刘庆递给了舒梁一块酱牛肉,调侃着说:

“咱还用切吗?”

舒梁似笑非笑的接了过来,说道:“算了,直接啃吧。”

政委和刘庆吃的很快,看来的确是饿了,舒梁手里的酱牛肉却是一丝一丝的撕下来,舒梁咀嚼着,味道其实是很不错的,但是在舒梁的口中却品尝不到任何美味。

老板看着他们这样吃着,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说:

“你们坐着啊,我给你们再弄点什么吧!”

政委听罢急忙起身,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这样就挺好的了。”

“那哪行,都是凉的,怎么也得给你们弄点热乎的啊。”

老板已经打着了一个灶台,火红跳动的火苗窜了起来。

“我以前也是厨子,简单给你们做几个菜吧。”

“真的不用了,已经可以了。”

老板坚持要做,政委等人也拗不过他,于是就让他做了。

。。。。。。


舒梁靠在柜子上,坐在凳子上,看着跳动的火苗,他入神了,仿佛火苗中有什么东西似的。

老板打开了刚才指的那个冷藏柜,拿出了一只整鸡。

政委和刘庆站在一旁看着老板忙活着。

这只整鸡是冷冻的,带出来不少冰碴子,舒梁坐的位置离着不远,有几块儿小碎冰,甩到了舒梁的脸上,有一粒冰碴子正好掉在了舒梁的手心里。

舒梁看着这一粒冰在自己的手心里,可是几秒钟过去了,冰并没有要融化的意思,舒梁很惊奇的摸了一下自己的手,很凉。

正当舒梁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一粒冰慢慢的溶解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变成了一滴水。

火苗在跳动,舒梁重新安稳的坐好了,看着火苗,忽然,舒梁眼前模糊了。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