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会前西方又搅苏丹波澜

7月14日,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路易斯·莫雷诺—奥坎波指控苏丹总统巴希尔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犯有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和战争罪等10项罪行,并请求法庭向巴希尔发出逮捕令。


此一指控在国际引发轩然大波,被认为是2002年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以来寻求逮捕的最高级别人物,也是国际刑事法院首次对一名现任国家元首采取行动。此举石破天惊,不仅在苏丹、阿拉伯国家、非洲、***世界,乃至在整个国际社会都引起强烈反响。姑且不论巴希尔是否犯有罪行,单是国际机构可以自由逮捕一个主权国家的元首,就在国际社会上开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先例。


西方媒体却纷纷为这一起诉叫好,而苏丹政府反应强烈,表示拒绝接受,并认为此举将破坏苏丹和平进程。苏丹执政的全国大会党认为,起诉巴希尔是“不负责任的卑鄙的政治敲诈”。苏丹大多数反对党也警告说,国际刑事法院如果向巴希尔发出逮捕令,将造成苏丹局势的不稳定,使这个非洲大国“宪政崩溃”,并给该国的和平机会带来损害。数千苏丹人还在首都喀土穆游行示威,抗议国际刑事法院干涉苏丹事务。


由于苏丹谴责该指控是一个“政治花招”,声称拟将进行包括军事反应在内的反击,因此,美国和法国要求苏丹保持克制,尊重国际刑事法院。据一些阿拉伯专家分析,一旦对巴希尔的逮捕令付诸实施,苏丹政府的第一反应将是停止与联合国的合作,至少会阻止在达尔富尔地区部署联合国和非盟混合维和部队,从而导致达尔富尔地区局势恶化。而一些支持政府的武装派别也会迅速采取报复措施,使现有的维和部队无法开展维和行动,导致达尔富尔地区局势完全脱离联合国和非盟的监控。此将使达尔富尔问题更加复杂化,和平解决的难度更大,并将使苏丹周边及非洲地区局势变得更为动荡。


因此,国际刑事法院此举无助于解决达尔富尔危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表声明说,他对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提起的指控感到“非常担忧”,这将对维和行动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在阿拉伯世界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埃及外长盖特也认为,政治解决达尔富尔危机是实现公正的唯一真正保证。苏丹达尔富尔问题由来已久,成因复杂,缓解这一问题需要有关各方平等协商,而不是动辄就推出制裁、起诉、宣判乃至下达逮捕令,更不应该“火上浇油”。


7月15日,苏丹著名时政分析家萨迪克在接受阿拉伯电视台连线采访时,则重点分析了“中国因素”。他说,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奥坎波是西方意志的代言人,他事先把准备起诉巴希尔的计划向美国做了通报,并征得了美国的同意。“西方真正要打击的,是在他们看来影响到他们既得利益的中国,所以西方想在包括达尔富尔在内的非洲敏感地方挤压、排斥甚至打击中国”。而德国世界政治研究所主任汉斯教授也表示,几天来,西方很多媒体称苏丹可以向中国和俄罗斯求救,尤其是中国,大量报道中国与苏丹的密切关系,这是西方联手提前向中国施加压力,警告中国别干涉。


总的来看,西方国家对达尔富尔问题的关注点,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多数普通西方民众是在道义上关注那里的人道危机,二是很多西方国家推销其自认优越的民主制度已有多年,所以在制度上无法接受苏丹政府的“独裁”,三是部分西方政客是纠缠达尔富尔问题,是项庄舞剑,意在中国这样一个他们的心腹大患。


目前,一些西方媒体所谓的“支持苏丹政府的北京当局的困境”的炒作也恰在此时达到高潮。就在巴希尔遭国际刑事法院起诉的同一天,英国BBC播出了“中国军援苏丹”的电视片。这一指控遭到中国反驳,德国也有专家认为BBC的说辞混淆了事实。而且,BBC选择在此时播出这种事出无据的电视片,深层背景不容忽视。因为此时距离北京奥运会开幕不足一个月,一些西方人的反华情绪被挑动起来之后,会对北京奥运有一定影响。


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对国际刑事法院的起诉表示“严重关切和忧虑”,17日,刘建超又表示,中国对国际刑事法院起诉苏丹领导人深感忧虑,希望达尔富尔的局势不因有关举动而复杂化。这一表态有相当宽阔的世界舆论基础,表明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追求的不是私利。西方想在苏丹玩火,最终被烧着的不知是谁。


有专家认为,西方拿苏丹问题攻击中国是不公平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说,国际刑事法院计划逮捕巴希尔“将会令北京感到难堪”,“随着国际压力的升高,北京当局发现公开支持苏丹总统对中国形象不利”。面对这波攻势,一般舆论认为,达尔富尔问题的实质原因不在中方,而主要是苏丹在内政上的一些处理不当,政府和反对派之间长期不和,中方并和其没有具体的牵连。在苏丹问题上,国外影响力有限,而中国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劝说苏丹政府接受了联合国安理会要派国际维和部队进驻苏丹的方案,但是西方媒体得寸进尺,提出无理要求。


在北京奥运之前,西方国家会想尽办法就达尔富尔问题来做文章,中国对此要有心理准备。而较多的国际纠纷都与中国有了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也正说明中国已成为一个国际大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