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一部 第四十八章 各方布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转眼间,一溜马已至眼前,马上跳下皇宫中和殿管事太监赵念福及六个黄马褂带刀侍卫。

齐良是认不得陈念福的,他站着未动,建宁公主识得感到不是什么好事,惴惴不安地蹙着眉。

赵念福揖一手:“公主!额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接着从背部抽出一卷黄绢布,朗声道:“圣旨到!”

顿时,呈祥山庄门外跪满一片,赵念福展开圣旨,高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平西王吴三桂孙世璠回滇,赐黄金百两,布匹百丈,另高丽人参五盒予平西王爷,兹以覃恩……”

齐良与建宁公主接旨谢恩后,其它人没有发现什么,有赏赐还认为是大喜事呢!只有齐良意识到问题来了,因为上面只提了大儿子吴世璠而没有提小儿子吴世霖。

果然,赵念福交过圣旨便道:“公主!太皇太后想念公主及世霖王孙,想让你们进宫住几天!”

建宁公主这才明白皇上只准一个儿子回云南,她现在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小儿吴世霖已飞扑上来,抱着她的腰涕哭流泪。

其它人认为走一个留一个也好,只有齐良知道这简单的一道圣旨却是一道生死宣判书,一去一留就是一生一死!虽与两个假儿子没有什么感情,看着小小年纪的吴世霖戚戚而哭的样子,他还是不由一阵鼻酸,可怜的陪葬品啊!

送走吴世璠与唐道木后,齐良几天都没有好心情,加上平西王吴三桂来了一封信斥责他胡闹把大把的钱都做了善事简直是败家仔,他更是心情不好了。

唐道木走后额驸府冷清许多,齐良把大批侍卫都送回了云南,他认为撤退时是一个人秘密地逃命,又不是要与朝廷大砍大杀需要人多。

随着吴世璠的回滇,吴三桂起事的时间越来越近,现在吴世璠是暂时安全了,自己可以想办法逃命,可剩下的建宁公主与吴世霖怎么办?建宁公主是皇上的亲姑姑也应没有性命之忧,可就苦了吴世霖那小可怜了。其实他自己也未必就能逃得出去,即便成功逃出他与建宁公主也成了敌人,想到这里他便一阵挫折感,叹道:“既然是仇敌相对,现在就不要去招惹她了,以免将来徒增伤怀!”

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齐良都住在呈祥山庄,没事时便练练马,写写字,看看书,总结一下自己,有时也去怡香院玩玩,转眼间已到深秋。

深秋的北京,蓝的是天,绿的是树,黄的是叶,红的是墙,还有那呼呼的大风。康熙早晨起来,便发现院里的银杏树叶全黄了,而且部分已开始掉落。

“栋亭!朱国治那边有什么消息?”每天清晨起来,曹寅都会陪着康熙练会儿布库,布库是满文的说法,译成汉文便是摔跤、练功。

朱国治是康熙十年补的云南巡抚,作为康熙布在平西王身边的耳目,几乎对云南方面的事每日一报。

“回万岁!没有什么新内容,跟往常一样!”曹寅与康熙一般高,这会儿两人着的都是练武服,看起来倒像两兄弟。

康熙收功停下来,道:“没有新内容就不正常了,平西王就没有为撤藩作一下准备?栋亭!早膳后召亲王贝勒大臣们廷议!”

乾清宫,臣工们三呼万岁之后,康熙点名:“明珠大人!”

兵部尚书明珠站出来:“臣在!”

康熙问:“让平西王府部分将士先行移防遣散的事办得怎样了?”

有关三藩撤藩之事,康熙与上书房诸臣有过深入地讨论,认为一步到位撤藩不现实,遂制下策略先一点一点地削藩,至最后的彻底撤藩,而撤藩又犹以云南平西王为首要!

明珠禀道:“平西王府以遣散的金资不够为由,拖延不动!”

康熙龙颜大怒:“上月以金资未到违令不动,今又以金资不足拖延不动,他到底是何居心?”接着斥问户部尚书米思翰:“遣散二千人的部队到底要多少金资?”

米思翰出列道:“本十万两足矣!因平西王府军队长年艰苦作战,功勋卓著,户部特予其安家费翻了一倍,拨付有二十万银两!”

康熙拍着龙椅道:“如此优抚,他还待怎地?”

明珠道:“启禀万岁!平西王要所有安家费俱已齐整,方愿意遣散迁徙!”

康熙阴冷着脸,大学士郭廷祚道:“禀圣上!平西王这是欺君妄上,根本就是不想撒藩!”

这话虽嫌武断,却也发人深思,康熙扫视下面,问:“朕应该怎样应对?”

户部尚书米思翰道:“禀皇上!可遣钦差宣诏撤藩,督令其执行;另户部积极筹措金资,及时发放以堵其嘴!”

康熙点头:“爱卿所言极是!”

刑部尚书莫洛补充道:“禀吾皇!还应遣大臣奔赴各地安抚各督府将军!”

康熙赞许,随即宣诏:“擢大学士傅达礼、礼部侍郎哲尔肯为钦差大臣赴云南,户部尚书梁清标为钦差大臣赴广东、吏部侍郎陈一炳为钦差大臣赴福建,各持敕谕,会同各藩及督抚商榷撤藩事宜,督令移藩!”

众大臣谢恩散朝,在南书房,康熙又与上书房行走各大臣一起作了一番人事上的安排,擢陕西总督鄂善总督云南军务,宁夏总兵官桑额提督云南军务,刑部尚书莫洛为西北经略大臣抚慰陕西提督王辅臣,王辅臣乃平西王吴三桂宠将。在军事上,令兵部在长江北岸一线积极布防。

蓝天,白云,还有漫天飞舞的树叶,齐良临湖而站,看着天边的云,享受着有些凉意地风,品尝这秋天的孤独和萧瑟。

“主子!起风了,咱回吧!”小六子悄悄过来。

齐良收回远眺的目光:“小六子!我不要你侍候了,明天你就走吧!”

突如其来,小六子蒙了,恍悟过来马上跪地呜呜地哭起来:“主子!奴才做错什么啦,你怎就不要奴才了呢!”

齐良浅笑:“小六子!你没有做错事,你陪着我危险,我不想你枉送了性命!”云南来的人他已在慢慢遣返。

小六子头磕在地:“奴才就是爷的跟屁虫,爷到哪奴才便跟到哪,爷到地府奴才也变作小鬼侍候着您!”感情至臻至诚,接着猛拍自己的嘴,自责:“呸呸呸!看奴才这张臭嘴,说什么阴曹地府死啊死的!”

齐良一点也不怪罪,笑笑:“起来吧!你不怕便跟着就是。”他也甚是感动,在后世哪能遇到生死相随的人啊?

小六子破涕为笑,这才高兴站起,齐良笑看着他,突走近为他擦掉挂在脸上的泪珠,又摸摸他的头,道:“我们去怡香院!”

小六子高兴应一声:“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