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僚机的尾焰在夜幕下拉出两抹淡蓝的火光,星空下是那样的安详与宁静。月色淡淡地洒满了波光粼粼的海面,而暗灰色涂装的战斗机也被这皎洁的月光镀上了一层亮银。

“飞熊1-203,调整你的航线至103,保持现有高度!”担负任务指挥的‘DY-11H海鹰之眼’舰载地面监视与控制预警机发来了新的命令,调度军官那几乎冰冷的语气让杨叶很不舒服。

“飞熊1-203明白!”杨叶同样是简洁的回答说到。“飞熊2编队,转向航线103!”杨叶说着一压操纵杆,轻盈的‘歼-16H’舰载战斗攻击机一个翻飞下滑,脱离了现在的航线。

“我看到他们了!”看着多功能平显上出现的两个脉冲信号,王昊欣喜的说到。

“好的,我看到了!”杨叶接过话语“两架‘轰-6K’在我们左前位置,准备回合!”杨叶说着改平机身,飞行编队呼啸着飞向由远处匆匆而来的‘轰-6K’中程轰炸机。

“这里是飞熊2编队,我们开始执行护航!”10架‘歼-16H’舰载战斗攻击机轻盈地环绕着两架‘轰-6K’飞行了一圈,加入到了编队之中。

“欢迎飞熊,很抱歉让你们幸苦了!”沉默片刻之后,电台里传来了轰-6K飞行机组的声音。

“为人民服务!”杨叶打趣着回答了敬意“向兄弟部队问好!”倒是王昊有些一本正经。

电台里一阵嘈杂的笑声。“今天带来了什么礼物!”杨叶通过联络频道和‘轰-6K’上的飞行员开玩笑的说到“你们可是千年不出窝,出窝就是大动作啊!”

“你们不是护航机吗?待会儿可以看着啊!”电台那一头的声音笑意十足。

中越边境,一辆辆警备车闪着红蓝色的警灯,完全封锁了所有的路口,头戴白色钢盔的军事警备纠察挥舞着红色荧光棒,取代了以往交通警察们的工作。一辆辆丛林迷彩涂装的军车沿着被军警封锁起来的公路滚滚向前。天空中不时地飞过几架直升飞机。

被从睡梦中惊醒的平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浩浩荡荡的铁流。男人们趴在阳台上,或是干脆走出家门,三三两两地聚在路边,评头论足着:“啧啧,到底是打过小日本的近卫集团军啊,看着气势,啧啧,天下谁能匹敌,这素质,这装备,这才是咱们中国陆军!”

“你知道个屁,现在是中型化机动部队了,以前可是重装机械化部队!”

“啊呸,你小子才是在瞎掰呢,我哥们就是在近卫集团军服役,你说的那是卫国战争的功勋部队-有着‘江北磐石’之称的荣誉师-第85师,近卫集团军的182师还是机步师,第82、196两个旅则是轻装机步师。”一些略通军事的军迷干脆显摆了起来。

相比于大人的谈话,小孩子们则是显得兴高采烈“你看,你看,坦克……哎,还有好多装甲车呢……飞机,你看,那是直升飞机,好多当兵的叔叔呢!看,国旗呢!”

“我爸告诉过我,那是军旗,不是国旗,不知道你去问老师去!”

女孩子们同样很是开心,因为在她们看来,穿着军服的男人才是最有男人味的“喏,看前车那个举着军旗的帅哥,是不是很帅。真威武,要是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哎,花痴了吧!哈哈”“哎,看那个,悍马哎,那个士兵酷毙了,像不像美国大片里的”

“嗤,说你花痴了吧,还悍马呢?那是我们的军队好不好,美国大兵哪有咱们的兵哥哥帅气!”

“你快看,女兵哎,看她们多英气,穿上军装,多漂亮啊!”一个女孩子羡慕的说到。

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感慨着,“咱们的军队又要出国了,好啊,好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路边老泪纵横“先灭东瀛,后诛安南,此乃我中国之威也!”

自从卫国战争之后,空前团结的中国人已经不再是当年那样对什么都漠不关心了。“犒劳大军,吃饱了好去打越南猪!”不知道是谁先发起的头,尽管夜色已深,但还是有人拿来了水果、干粮和水,甚至不顾警备纠察的阻拦,涌向滚滚而前的车队。

一些早已经打烊关门的商店也重新打开店门。尽管店主一再声称“犒劳大军,分文不收”但市民们依然留下钱,狂扫而空所有的食品。只留下对着满桌子的钱钞发呆的店主。

“战友,替我好好问候问候那些越南狗崽子,好好教训这些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一名50余岁的中年人、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旧军装,对着装甲车上的军人们挥着手,坐着轮椅的他两条裤管空荡荡的。1979年的那场边境自卫反击战中,年轻的他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双腿。

望着热情的市民,执行警戒任务的纠察们早已经是和那些乘车而行的战友们一样,热泪盈眶。中国能够真正的强大崛起,国人能够团结、自强,即便是作为军人的自己多流点血又何妨。

“汉军威武!”有人喊出了口号,欢腾的锣鼓被敲响了起来,人们用这种传统的方式,送自己的子弟兵走出国门,去为大中国开辟新的辉煌,这一夜,这座边境小城不在沉寂。

“他妈的,明天我就去征兵站报名,老子无能,没能赶上攻灭日本人,老子去打越南去也不迟!”一个打扮很前卫的年轻人扬起了拳头“我也是热血男儿,这腔热血就算是为国洒了,也是值得了。真要成了烈士,我们全家人也会为我自豪的。”

“对,好男儿当志向为国,堂堂三尺之身,不为国家,还为谁?”立刻有人附和到。

“你这头黄毛?”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笑着说到“军人可是不需染发哦,也不需纹身!”

“我明天就去剃个光头!”说话的男孩子显得很是得意“怎么样,还是我聪明吧!”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不知是谁念起了徐锡麟的那首《出塞》,立马有人和上李贺的《南园》“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当兵从军去,报效国家去!”年轻人激动的吼道。

看着眼前一幕,那名坐在轮椅上的老兵已然是泪如雨下。“战友们,你们看到了吗?如果你们的在天之灵看到现在这一幕,你们定也会含笑九泉之下了吧!”老兵哽咽着说到。

行进的车队因为欢送人群的拥堵而慢了不少。看着车窗之外,近卫集团军军长-贺平少将感慨着说到“本以为大军深夜开进能够避免现在的这一幕,可是还是……”

“这才是真正的军民鱼水情啊,看看这些人群,中国如此,你我当自豪啊!”政委笑着说到。

“是啊,多少年了,多少辈人的热望,现在终于实现了。这条龙算是真正复苏了!”贺平将军回过头来说到“是龙就该腾九天之外、潜五洋深处,我们这些做军人的如果不能帮助中国做到这些,那么也就愧对着咱们这身军服,愧对着这些对我们殷殷期盼的国人啊。”

“让85师进入越南之后,立即向河内进发,首先帮助稳定那边的局势!”贺平将军接着说到。

隆隆而行的装甲车队在人群的欢呼声中,滚滚向前,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向着路边的人群挥手而别。而友谊关的另一边,越南人民军的士兵也早已然打开了关卡,表情复杂的看着涌入自己国家的中国大军。是羡慕、是犹豫、还是错愕,这些越南人的目光包涵着太多太多的表情。

相比于越南人的那份复杂情感,国境线这一边的中国人却是兴高采烈,喧闹的锣鼓奏鸣着,在‘汉军威武’的欢呼声中,数架武装直升机轰鸣着从天空中掠过。中国今夜不再安然入睡。

“抵达任务区域!”通讯频道里的沙沙声中,‘轰-6K’领队长机发来了讯号。

“护航编队爬升高度7500,让开空域!”舰载预警机上的调度官再次发来命令。

“爬升高度7500,明白!”杨叶重复着命令,同时拉起机头,‘歼-16H’猛然地爬升跃起。

两架‘轰-6K’改平机身,淡灰色的涂装在月色下泛着点点的亮银。涡扇发动机在海风中低吼着。忽然,机腹处的弹舱舱门被打开,一枚修长的导弹依次掉落下去,两枚被月光镀上闪闪之色的导弹在下落之中,忽然之间点火并迅速地向前冲去,在星空之下,拉出洁白的羽烟,拖着长长的火舌,转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化作为天幕之间的两颗流星。

“我靠,传说中的机载远程对地导弹!”看着转眼便消失不见的两枚导弹,杨叶惊呼了出来。

“那玩意儿不是说没有能够成功吗?”王昊显然也被诧异了。“C波段频率和飞机的I/J波段火控雷达频率之间的问题怎么解决的?这算是弹道导弹吗?”

“不算吧!”杨叶沉吟了会儿“敢情我们是来给实验项目做护航的啊!”杨叶咧嘴笑了笑“也不知道这次打击的目标是越南的什么值钱玩意儿。起码也得值得这次价码吧!”

两架‘轰-6K’改离发射航线,拉转机身,开始返航。护卫着的‘飞熊’编队跟着折返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