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啸啸裂长风



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曾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点评中共诸将,认为中共军队将星云集,智勇兼备。中共诸公仁爱,得人心,得诸将辅佐,必得天下。其中说,杨成武乃白马锦袍将军。

红军突破第四道封锁线的阻击阵地——界首。杨成武年轻英武,温文尔雅,静如山岳潜形,动若雷霆震怒。许多了解他历史的人,对白马将军一说深表赞同。

杨成武,福建省长汀县宣成乡下畲张屋铺人。宣成,是一个偏僻的闽西山乡,八百里汀江蜿蜒而去,流向武平、上杭,入粤东,注入韩江。


八闽开国将军中,杨成武与刘亚楼两位上将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们一同受业于设立于长汀县城的福建省立第七中学,他们的一位革命启蒙老师同是张赤男;他们同在红一军团,1932年2月,第十一师政委张赤男在赣州新城与粤军时作战英勇牺牲,第三十二团政委刘亚楼接任张赤男十一师政委职位,师直党委书记杨成武则接任了刘亚楼第三十二团政委职位。

长征中,刘亚楼任红一军团二师政委,杨成武任二师四团政委。红二师是全军精锐,是军团的左前锋,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

红四团又是红二师手中的一张王牌,常为阵前先锋,强渡乌江、攻打娄山关、飞夺泸定桥、攻占腊子口,红四团战功卓著。

飞夺泸定桥之战,最为艰险。

1935年初,中央红军强渡金沙江后,继续北上。21岁的杨成武率部进抵安顺场,到了汹涌咆哮的大渡河边。

5月25日,杨得志红一团十七勇士在此强渡过河,打开了一条通道。但这里水流湍急,不能架桥,渡口仅有几只小船,往返需要数十分钟。数万红军渡船过河,必为延误时日。

蒋介石见此,大喜,以为数万红军犹“虎落平阳,不难就擒”。电令川军刘文辉、刘湘、杨森部坚堵河岸,并命令中央军嫡系薛岳、周浑元部衔尾急追。太平天国末期,1863年,翼王石达开所部4万余人在此全军覆没。在蒋某人的期待中,朱毛红军将成为“石达开第二”。

军情紧迫。27日,中革军委、毛泽东命令红二师迅速夺占泸定桥。

红二师四团临危受命,政委杨成武、团长王开湘率全团指战员,从安顺场出发,沿大渡河西岸,直奔目的地。

高山雪积,寒风凛冽;羊肠小道,蜿蜒曲折。红四团一路且战且走。

28日晨,军团通讯兵快马飞到,送来军团首长命令:限29日夺占泸定桥。

泸定桥距此240里。

攻占泸定桥的时间只剩一天。


此时,川军已判明红军意图,急抽调两旅兵力,沿河东进发,增援守桥部队。

红四团飞腿狂奔,沿途又遇拦路虎。大雾迷蒙中,红四团击溃猛虎岗一带守敌一个团又一个营,加速前进。

入夜,暴雨倾盆,电闪雷鸣,红四团在泥泞中急进。

忽见对岸川军打着火把,形成火龙向前移动。杨成武当机立断,命令所部也燃起火把,快速行军。

两岸火把隔水相望,就像山谷中游动的两条火龙。不一会儿,东岸传来清晰军号声,红四团按敌号谱作答,迷惑对方。

两军隔河并行了30里,午夜,雨越下越大,对岸的火龙不见了。

片刻,对岸吹了宿营号。他们不走了。

杨成武命令部队抓紧时机,全力赶路。

29日6时许,红四团终于到达泸定桥西岸,攻歼守敌。

此时的大渡河,恶浪滔滔,浓雾升腾,高悬半空中的80丈长桥,只剩下13根冰冷的铁索。

下午4时许,总攻开始,数十名司号员同时吹响了冲锋号,全团轻重武器发起了怒吼。

22名突击队勇士手持冲锋枪,背插马刀,腰缠手榴弹,迎着敌军火力阻拦,踏着铁索,冒死冲锋陷阵。

一番苦战,突击队勇士杀入烈火燃烧的东岸桥头并击退了敌军反扑。

四团后续部队迅速过桥进城。经过2个小时激战,守敌2个团被消灭大半,残敌狼狈逃窜。

黄昏,红四团控制了泸定桥地区。

第三天,军团主力抵达。《杨成武将军自述》回忆:“大家一起走到桥中央,伫立在那里,整个大桥上静静的,毛泽东大声说:‘同志们,我们是共产党人,是工农红军,不是石达开,不是太平军。’”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多年之后,毛泽东《七律·长征》流传广远。长征之艰难险阻无数,而大渡河之战却突出地烙印在这位雄才大略的人民领袖笔底。

一些西方的军史学者认为:“泸定桥一战,在长征史上意义重大。如果这次战斗失败,如果红军在炮火面前畏缩不前,或者,如果国民党军炸断了铁索桥,那么,中国随后的历史可能就不同了。”

历史,没有“如果”。

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胜利会师后,1935年7月30日,中革军委决定撤消“方面军”的番号,红一方面军改称红一军。刘亚楼被任命为红一军一师师长,红一师走出松藩草地后,刘亚楼任陕甘支队第二纵队副司令员,到达陕北后,陕甘支队番号取消,刘亚楼改任红二师师长。杨成武先后任红一师政委、师长,直至红一师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杨成武任团长,罗元发任政治处主任。因此,红一师是福建或说闽西两位上将共同战斗的老部队,大有渊源。

吴东峰著《开国将军轶事》中说:“红军时期一军团开大会,林彪、聂荣臻居主席台中央,刘亚楼、杨成武必腰扎武装带,分立两旁,威风凛凛,如二门神也。期间,俩将军不停挥拳呼口号,声若铜钟,气贯长虹。”

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一一五师在山西平型关打了一场伏击战。此战歼灭日军精锐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的一个联队一千余人,大振中国民心士气。此战,即为“平型关大捷。”

平型关大战中,一一五师把杨成武独立团放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阻击日军从涞源、广灵两处的援兵。大驿马岭、腰站两处,杨部与敌激战,扼阻去路。平型关炮声隆隆,援敌难越雷池一步。

腰站战斗之后,独立团又打了冯家沟伏击战,歼敌百余。此后,独立团接连收复了灵丘、广灵、涞源、蔚县、易县、阳原、浑源七县,队伍由1777人扩大为7000多人。奉八路军总部命令,独立团扩编为独立第一师。

1938年3月,晋察冀军区成立,聂荣臻任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下辖19个军分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邓华(后罗元发),参谋长熊伯涛,政治部主任罗元发。灵丘、涞源、广灵、浑源等县为一分区辖区。

在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中,杨成武、罗元发、高鹏正在战壕中俯身察敌,背景正是苍茫的太行山脉。

闽西乃至闽省,对于杨成武、罗元发在抗日烽火中率部击毙日军“名将之花”的历史,几乎家喻户晓。但其详情,除一些熟知党史、军史者外,多语焉不详。

一分区打了许多胜仗。大龙华战斗,歼敌四百,日伪闻风丧胆。而1939年11月3日至7日的“雁宿崖、黄土岭战斗”,更使一分区威名远扬。


1939年秋,日军集结一0九师团等部4万余人,沿平汉、平绥、同蒲、正太等路,太举“扫荡”晋察冀军区。

10月6日,日军占领阜平空城。北线之敌石村大佐600余人一路冒进,在雁宿崖遭一分区部队包围,全军覆灭。

“蒙疆驻屯军”最高长官兼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闻迅大怒,亲率1500多兵马,连夜驰奔雁宿崖,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

八路军诱敌追至黄土岭。此地,一分区主力及一二0师特务团正张网以待。

战斗打响,日军伤亡惨重,阿部规秀在迫击炮连炮火中毙命。

“雁宿崖、黄土岭战斗”,共歼敌1550余人,缴获甚丰,首次击毙日军中将指挥官。此战震惊日本四岛,日本同盟社在新闻广播中说:“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指挥官在作战中阵亡,是没有先例的。”哀叹:“名将之花凋谢于太行山上。”

1995年,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和北京军区电视艺术中心把这段历史搬上了荧屏,此即《黄土岭1939》。该电视剧播出深受欢迎,获金星奖、飞天奖、解放军文艺奖及“五个一工程”奖。

1946年7月上旬至8月中旬,晋绥军区(贺龙任司令员)和晋察冀军区(聂荣臻任司令员)联合发起了晋北战役,国民党军战略要地大同形势孤立。

两军区决定:攻打大同。

杨成武任前线指挥部副司令员,负责指挥晋察冀第三纵队攻城作战。

7月31日,战斗打响,经5天激战,攻城部队扫清大同外围据点。杨成武命令:部队进行坑道作业,中秋节攻城。

此时,傅作义出动6个师,分三路驰援大同。

战况突变。罗瑞卿(政委)、张宗逊(司令员)、杨成武(副司令员)决定在卓资山、集宁一带阻敌增援。13日,集宁打援失利,敌军逼近大同、张家口。鉴于大同不宜再攻,16日,罗张杨忍痛撤兵。

此战,歼敌万余。

战后,敌军转守为攻,直扑张家口。

聂荣臻充分权衡利弊,经请示中央同意,决定撤离此城。

为分散敌军兵力,掩护撤离,1946年9月,杨成武奉命率三纵向南进发,开辟保北战场。

杨部锐不可挡,连下易县四城,并在漕河头地区歼敌3个团。这次出击保北,共歼敌13000余人。延安《解放日报》发表文章,把保北漕河头战斗胜利,与华中野战军“七战七捷”并称,誉为“南北两捷”。

10月11日,国民党军占领张家口,随即三犯易县,均被杨成武所部击退,歼敌5个美械化团又一个营。

解放战争初期,杨成武在敌军占领张家口后,率部移师平汉线北段,与敌主力部队在保北地区角逐数月,迫使敌人一直未能将触角伸入晋察冀根据地,从而保住了根据地的稳定。

1947年3月31日,晋察冀军区决定发起正太战役,并报经中央中委批准。战役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孤立石家庄,第二阶段西指正太线。

4月8日夜,杨成武率部迅速出击,攻占新安火车站和关兴,并协同二纵攻打正定,协同四纵攻克获鹿,使石家庄之敌陷于孤立,龟缩市区,完成了第一阶段任务。

这时,北平守敌出动7个师兵力“扫荡”大清河北地区,并企图以第五十五军南援,借以牵制我军战役行动。聂荣臻不为所动,继续挥戈西指。

杨成武挥师攻占井陉城及矿区,接着攻占娘子关,直逼平定城,西进阳泉。阎军急调2个师增援。三纵、二纵合围阳泉,激战二日,攻占该城。

5月4日,二纵解放寿阳,逼近榆次,正太战役结束。

此役,共歼敌3.5万,切断了太原与石家庄的联系,石家庄成为孤城,打通了晋察冀与晋冀鲁豫军区的联系。

1947年5月,经中央军委批准,晋察冀军区重组,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兼第一政治委员,杨成武为第二政治委员,耿飚任参谋长,潘自立任政治部主任。军区下辖第二、第三、第四纵队和炮兵旅。

石家庄战役中,解放军奋勇作战。

为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作战,中央军委指示晋察冀野战军拖住北平行辕之敌,使之不得增援东北。

6月12日,晋察冀野战军发起了青沧战役,此役歼敌13000多人,解放了沧县、青县、永清三座县城,控制了津浦铁路陈官屯车站以南160公里,震动平津。接着,晋察冀军区又发起了保北战役,歼敌近万,掌握了华北战场的主动权。

1947年9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发起秋季攻势。华北敌军5个师增援东北。10月中旬,晋察冀军区乘敌空虚,集中主力围攻徐水,“围城打援”。援敌多路齐头并进,不易分割歼灭。这时,石家庄之敌第三军军部率第七师并指挥第十六军一个团北进保定,企图协同徐水以北之敌夹击我军。敌情变化,晋察冀军区遂改变战役决心,以一部兵力在保北牵制敌人,主力强行军兼程南下,求歼敌第三军主力于方顺桥以南地区。晋察冀军区主力一昼夜行军120多公里,于20日2时将敌合围于清风店地区,至22日,全歼该敌1.7万余人,敌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兵败被俘。

这就是著名的清风店大捷。晋察冀军区参战部队主力,为杨成武、杨得志指挥的三纵和二纵。

战役刚结束,朱德总司令、聂荣臻司令员赶到了主战场西南合庄。朱德当即赋诗《贺晋察冀军区歼蒋第三军》,其中写道:“请看塞上深秋月,朗照边区胜利花。”

清风店战役之后,晋察冀军区主力部队杨成武等部乘胜攻克石家庄,歼敌2.4万人。石家庄是平汉、正太、石德三条铁路的连接点,工事完备而坚固。此役,开创了我军攻占大城市的先例,使晋冀豫与晋察冀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

为配合辽沈战役,华北军区先后对华北国民党军发动了三次大规模出击。第一次是察南绥东战役(1948年3月20日至4月10日),此役南线兵团第二政委杨成武率部与兄弟部队配合,歼敌近2万,解放县城15座;第二次为第六次保北战役(7月15日至20日),杨成武指挥二纵、六纵及北岳军区一纵、冀中军区七纵,攻占涞水、定兴、涿县、长辛店、新城、固城、高碑店、徐水等地,歼敌1.2万;第三次是出击绥远(9月4日至11月5日)。此时,杨成武任第三兵团司令员,该兵团由晋察冀野战军一纵、二纵二个旅、六纵组成,并统一指挥晋绥八纵、内蒙古骑兵师及晋西地方部队。这次出击,极为艰辛,疾风飘雪,塞外苦寒,征途遥远。杨成武挥师征战,连克绥远要地,包围归绥,直逼傅作义老巢。

平津战役期间(1948年11月29日至1949年1月31日),遵照中央军委部署,1949年11月29日,杨成开率部包围张家口之敌,并在此后切断了张家口与宣化间敌军联系。在12月22日新保安之敌被华北军区第二兵团歼灭后,24日,张家口守敌5万余人突围逃跑,杨成武指挥华北第三兵团及东野四纵,全歼该敌于张家口以北地区,彻底切断了华北傅作义集团西窜之路。杨成武率部进抵北平北郊,参加平津会战。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杨成武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兵团司令员兼天津警备区司令员、京津卫戍区司令员。抗美援朝期间,杨成武重披战袍,于1951年率部入朝作战,再建功勋,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独立自由勋章两枚。

杨成武著述丰硕,有《忆长征》《敌后抗战》《战华北》《新的使命》《反攻进行曲》《杨成武回忆录》《杨成武军事文选》等行世。(练建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