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野牛的杀手锏——美国陆军第3“马恩磐石”步兵师战斗简史zt

钩弋夫人 收藏 0 905
导读: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臂章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3步兵师的生日 1917年11月,组建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的计划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兵营开始。6个月里,整个师完善了全部建制,并进行了大量的军事训练。 1918年2月,整个部队从美国通过海路运至法国。在法国他们又接受了堑壕战和化学战的训练。最终,1918年5月30日,第3步兵师在约瑟夫·迪克曼将军的带领下前往Vosges战区的一处相对平静的地点。但当晚计划改变,部队重新集结登上火车,北进Conde-en-Brie地区。其中,第7机枪营被另外用卡车火速运至康德。当部

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臂章 [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3步兵师的生日 1917年11月,组建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的计划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兵营开始。6个月里,整个师完善了全部建制,并进行了大量的军事训练。 1918年2月,整个部队从美国通过海路运至法国。在法国他们又接受了堑壕战和化学战的训练。最终,1918年5月30日,第3步兵师在约瑟夫·迪克曼将军的带领下前往Vosges战区的一处相对平静的地点。但当晚计划改变,部队重新集结登上火车,北进Conde-en-Brie地区。其中,第7机枪营被另外用卡车火速运至康德。当部队第2天早晨进入康德地区时,法军指挥官又要求第7机枪营继续向Chateu Thierry进发。他们承担了掩护向马恩河撤退的法军主力的任务。 火的洗礼 那天晚些时候,第7机枪营到达了Nesle村,此地大约距Chateau Thierry以南1英里。在这里士兵们被卸下卡车,并沿马恩河南岸建立了防御阵地。两支机枪小组被派到了河对岸。在John Bissel中尉的指挥下,两个小组在河对岸的桥头建立了阵地。从晚上到第2天凌晨,数百名法军撤过了第7营的阵地。

6月1日,德国人攻到了Chateau Thierry,并前进至大桥附近。但在德军上桥前,大桥被摧毁,于是Bissel中尉和他的手下被孤立在了对岸。这时,南岸的美军开始向前进的德军猛烈开火,火力非常精准。于是遭到阻击的德军从对岸撤退。晚上,Bissel中尉的士兵们通过另一条铁路桥回到了己方阵地。 在这次第3步兵师到达战场的首次战斗中,他们的表现不俗。但他们没有获得任何的表彰。而在美国报纸的头条上印刷的却是“德国人在Chateau Thierry被上帝和极少数陆战队员击退”。事实这全是第7机枪营的功劳。 马恩磐石 几天后,第3步兵师全部进入Chateau Thierry一线。他们的任务是固守马恩河战线的右翼,如法军指挥官布置的那样,部队是“一只脚踏在水里”。第3步兵师的防线长约7英里。其第4步兵团的位置是在Chateau Thierry的东面,而整师则是在马恩河南岸向东展开。其第38步兵团则是紧靠法军第125步兵师。

7月15日,德军开始了对Chateau Thierry的猛攻。德国人的目标是扩大他们5月攻势时取得的突出部地带。第3步兵师遭到了德国军队3小时的猛烈炮火攻击。晚上,德军开始用小船和临时浮桥过河。第3步兵师的士兵们立刻用机枪打翻了大部分的小船并摧毁了几条浮桥。德军只能被迫游泳过马恩河。 在炮火延伸后,德军的冲锋开始了。在右翼,法军第125步兵师立刻被德军击败并陷入了混乱。美军第28步兵师的4个来复枪连立刻去增援第125步兵师,但由于法国人开始了撤退,他们不得不单独面对大批德军。

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士兵们进行了苦战,但终究无法挡住迅猛的德军。他们大多数战死或被俘,于是第3步兵师的侧翼完全暴露,而第38步兵团则被迫改变他们的防线以应付侧翼的巨大威胁。第38步兵团的指挥官Col McAlexander中尉将整个团马蹄型布置,这样可以勉强抵挡德军的直接进攻。德军连续进攻38团的防线,但美军的顽强抵抗让他们无法得逞。Col McAlexander中尉继续指挥他的士兵加固防线,不久德军的进攻停止了。38团的阵地终未被突破。 与此同时,第4和第7步兵团却遭到了3个德国师的攻击。像38团一样,4团和7团也不断的移动他们的部队增援受到攻击的地点。德军突然攻击了一个只有3个排据守的阵地,指挥官派出了一个士兵向团部要求增援并指挥手下准备抵抗。当增援部队赶到时,德军已经被击退,但阵地上的3个排已经只剩下数个幸存者。在整个第3步兵师的正面,德军的攻势都被粉碎。

最后,德军放弃了进攻,而黄昏时有800个德军士兵被俘虏。但美军的伤亡十分惨重,有的部队有超过40%的人阵亡或受伤。但无论如何,德国人就是打不穿第3步兵师的防线。经过这次血战,第3步兵师得到了一个响亮的绰号——“马恩磐石”。 第3步兵师的攻势 在短暂的补充和休整后,第3步兵师横渡马恩河,和第28和42步兵师一起推进至Chateau Thierry一线。当德军看到他们将面临三面包围的态势时,便慌忙从Chateau Thierry地区撤退。在略微巩固这个地区之后,美军继续追击撤退的德军。德国人的反击是猛烈的,他们在撤退经过的每条河和每个路口对美军进行阻击。但如此的血战并未阻挡第3步兵师的脚步,但德军的阻击使他们得以带走许多重装备。追击行动持续了1周,几乎每天双方都进行血战。

在Ourq河的激战结束后,新编的第32步兵师接替了第3步兵师。 第3步兵师回到了他们原先所处的马恩河阵地,进行了急需的休整。在那里部队进行了整编,补充了兵员。1918年8月4日,第3步兵师被隶属于美军第3军,但仍然滞留马恩河。几个礼拜后,第3军被编入美国陆军第1集团军,准备即将开始的由美军主导的新攻势。 圣-米希尔 联军在圣-米希尔的攻势计划用16个师将以圣-米希尔城为中心的突出部内的德国军队全部歼灭。第3步兵师被编入第4军,并作为军预备队使用。 1918年9月12日,美军的进攻开始了。但德军已经看到了联军对圣-米希尔突出部的进攻,2天前就已经将其军队开始撤出这一地区。当美军进入城市时,遇到的只有象征性的抵抗。第3步兵师被派去接管这个城市,其他美军部队继续向前推进。第4军不久又攻占了Bois de Ramieres和几个小镇。

O9月16日,德军全线撤至Woerve平原,此地距法德边境只有几英里。第3步兵师奉命占领了几条德军据守的战壕。 第3步兵师清除了附近所有的地雷陷阱和残余的敌人。在圣-米希尔攻势中,15000名德军被俘虏,200平方英里的法国领土被解放。但不久,第3步兵师又将参与另一次进攻。 缪斯-阿尔贡 9月26日,美军发起了此次战争中的最后攻势,地点选在在缪斯河附近的阿尔贡森林。6万名步兵在3小时火炮覆盖轰击的掩护下向森林前进。德军遭到了出其不意的攻击,前线一共只有4个师。在突破第一道防线后,美军向纵深继续突破,又连续攻克了3道德军的加强战线。

然后,美军总司令潘兴决定将有经验的师编入预备队,协助那些无经验的部队继续阿尔贡森林战役。于是第3步兵师再次被编入了预备队。 在阿尔贡森林里,前进变得越来越困难。地形越来越陡峭,土地也非常的泥泞。9月底,美军停止了进攻,以进行重组和补充。10月4日,第3步兵师和其他的美军精锐部队一起接手了进攻任务。随后的攻势仍然是缓慢的,但战线却在稳步向前推进。美军一步一个脚印地摧毁德军的防御阵地。 10月10日,阿尔贡森林战役胜利结束,整个森林的德军被肃清。当大多数美军部队进入休整后,第3步兵师继续在阿尔贡森林和缪斯河之间消灭残余的德军部队。 这些战斗是残酷的。德军和美军不断的争夺每一寸土地。3周里,第3步兵师几乎没有一天不与德军交火。

最终,11月1日,这个地区的最后一支德军向美军缴械投降。 大战结束 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了。第3步兵师在法国继续停留了几个月,监督解除失败的德国军队的武装的行动。1919年3月,第3步兵师回到了祖国。第3步兵师的番号被保留,但部队被复员到了和平时期的状态。在整个一战中,两名第3步兵师的士兵因为他们的杰出表现而被授予了荣誉勋章。 他们是: John L. Barkley George P. Hays 此外,还有451名士兵被授予了优异服务十字勋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 新的战争 在经过一战后一段时间的平静日子之后,第3步兵师复活的日子又到来了。1941年初,罗斯福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部队开始进行动员,并完善了建制和装备。1942年7月,整师接到命令,准备前往他们二战旅程中的第1站——北非。 火炬行动 火炬行动的目的是确保法属北非的控制权能被盟军牢牢掌握住,以便为将来对欧洲大陆的反攻作准备。摆在美军面前的一个巨大问题是几乎所有的登陆地点都被法国沦陷后宣称忠于德国的法军所控制。这意味着美军、英军和自由法国的军队必须向从前的盟友开刀。行动计划于1942年11月开始,登陆地点有3个,而最重要的莫过于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一个大西洋上的重要港口。然后是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和阿尔及尔。 第3步兵师在指挥官Gen. Lucian Truscott的带领下,准备拿下盟军的头号目标——卡萨布兰卡。部队在美国上船后直接开往摩洛哥,这可以说是历史上最远距离的两栖登陆作战行动了。

1942年11月8日,第3步兵师在400艘军舰和1000架飞机的支援下疾风骤雨般地向卡萨布兰卡冲去。攻击对于卡萨布兰卡的守军完全是个意外。部队痛快的建立了滩头阵地,但随后缓过来的法军却开始了顽强抵抗。3天里,美军和法军都在激战,直到最后法国人在盟军的强大压力下终于同意停火,并加入盟军阵营。在卡萨布兰卡被巩固之后,盟军终于可以在地中海里自由地运输货物和军队,而不需要再顾忌直布罗陀的封锁威胁了。 北非 在卡萨布兰卡被占领之后,第3步兵师接令继续向东前进,支援攻击突尼斯的英国军队。英军从两个方向发起攻击:埃及以西和阿尔及利亚以东。此前,德军和意军进入了法军放弃的一条沿突尼斯南部边界修建的马瑞斯防线。在意识到目前的力量不足以击溃当面的德意军队时,盟军在突尼斯山脉上建立了防御阵地。在援军到达后,攻击重新发起。

1943年2月,德军在卡瑟林山口发起反攻,打败了美军,并切入了美军的战线。但由于德军缺乏后援,他们的进展不大。一支英军被派去阻挡了德军的攻势,经过血战之后,盟军得以再次稳住了战线。美军的炮兵也开始向德军头上倾泻炮弹。由于担心盟军的大规模反攻将打破马瑞斯防线,轴心国军队退回了进攻出发地。3月17日,隶属于美国第2军的第3步兵师向马瑞斯防线的后方发动佯攻,同时英国第8集团军向防线正面发起大规模进攻。2周后的,美军与英军终于会师;4月底,盟军攻克港口城市比赛大和整个突尼斯。5月10日,轴心国军队残部全部投降,盟军控制整个北非。第3步兵师进行了短暂的休整,因为他们马上将奔赴旅行的第2站——西西里。 西西里岛 第3步兵师的任务是和游骑兵营、第2装甲师一部一起在登陆地点的左翼——Licata地区上岸。1943年7月9日夜,部队登船起航。但海上条件极其恶劣,在被戏称的“墨索里尼飓风”的吹打下,士兵们纷纷晕船。

! @6 n4 ?/ X+ S- H10日晨,盟军开始了对海滩的进攻。 海滩上覆盖着大量湿滑而柔软的沙子。大量的登陆艇被困在沙子里,所以士兵们被迫涉水前进。第3步兵师只遇到一些轻微的抵抗并立即被士兵们消灭了。在巩固了滩头之后,第3步兵师向内陆前进,数小时内即攻占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在第7集团军攻克所有的预定目标之后,他们被要求在到达岛上一条重要的高速公路后停止前进,让英国第8集团军去占领墨西拿。但第7集团军司令巴顿却不喜欢这个只让美军去保护英军侧翼的命令。他说服上司批准他的部队向西去占领Agriento。7月15日,在第3步兵师拿下Agriento后,巴顿又被批准继续让部队向西进攻巴勒莫。 巴顿集合了第2装甲师、第82空降师和第3步兵师组成一支临时军团,向西行军100英里后展开对巴勒莫的进攻。经过3天的逐屋战斗,美军攻克巴勒莫,俘虏了53000多意大利军队。

在一系列胜利后,盟军已经控制了一半的西西里岛。 第7集团军现在的任务则是向墨西拿前进。美国人将沿着西西里岛北岸向西发起攻击,而英国人则从东岸向北进攻。墨西拿的守军是4个德国师,他们防守严密,附近的山脉和崎岖地形也对防守者大大有利。在第7集团军前进到113号公路时,集团军改由第1和第45步兵师打头阵,第3步兵师殿后。在第45步兵师攻占Santo Stafano外围的“血腥山脊”后,第3步兵师向前接替了进攻任务。双方的战斗是残酷的,德军顽强抵抗,每一处阵地都 要经过反复争夺。在对San Fratello的进攻中,第3步兵师遇到了极强的抵抗。德军第29装甲掷弹兵师在悬崖上建立了坚固的火力点,而它们极难被摧毁。8月3日,第3步兵师对San Fratello发起了连续突击,但全部失败。

于是巴顿命令美军从德军的侧翼登陆。 第30步兵团上校Lyle Bernard,在北岸的对德军侧翼的大胆登陆中表现卓越。此时他正和巴顿将军在Brolo附近讨论进攻战术问题 8月8日,第3步兵师的第30步兵团第2营,在2个炮兵营和1个坦克排的支援下,在距San Fratello3英里的Saint Agata地区登陆。此次行动让德军大吃一惊,如此他们的退路被美军完全切断。但遗憾的是,德军主力已经在昨晚撤出了主阵地,但仍有1000名德军被第3步兵师俘虏。巴顿将军欲将整个德第29装甲掷弹兵师包围歼灭,于是他派第30步兵团在另一地区再次登陆。第2次的登陆非常成功,德军被完全包围。但第30步兵团完全是轻装上阵,于是在第3步兵师主力和他们会师前,德第29装甲掷弹兵师又再一次逃脱。第7集团军继续向墨西拿推进,但途中遭遇大量的地雷和被摧毁的桥梁。美军工兵努力的奋战,但德军仍然大批的逃脱美军的围歼。

8月17日,第3步兵师第7步兵团进入了墨西拿,但2小时前最后一批德军刚刚乘船离开了。西西里岛被攻克了,第3步兵师则在此次战役中进行了3次大胆的登陆行动。 第3步兵师得到了一个短暂的休整机会,进行必要的补充,并为下一次行动作准备。西西里是进入意大利的跳板,如此第3步兵师的任务很明确:攻克那不勒斯。 对意大利的进攻 9月9日,在萨勒诺的登陆标志着盟军对意大利的进攻开始了。在先头部队巩固了开始占领的滩头阵地后,后续部队开始上岸。第3步兵师则在登上意大利的土地后马上和第82空降师和英国第7装甲师一起开始向那不勒斯前进。10月初,那不勒斯被解放。但入城之时,盟军发现那不勒斯已经几乎被德国人完全摧毁。大约所有的房屋全被爆破,沉船塞满了整个港口。工兵夜以继日的工作了2周,那不勒斯港才恢复了吞吐能力。第3步兵师又被编入了第6军,他们又将参加在二战中的遇到的第5次冒险的两栖登陆作战行动——安齐奥登陆战。

安齐奥 1944年1月22日晨,美国陆军第5集团军冲上了安齐奥海滩。登陆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中午所有的预定目标全部拿下,部队开始向内陆推进。位于南翼的第3步兵师只在滩头遇到了一个德军步兵连,在消灭他们之后部队向前推进了很大一段距离。但当士兵们到达Cisterna地区时,抵抗突然变的非常激烈,部队不得不停下进行暂时的整编。第2天,Gen. Truscott少校命令他的部队继续前进。在推进到距Cisterna3英里的地方时,第5集团军司令部要求他们停下,因为集团军将对上岸的部队进行重组。 第2周,盟军向岸上运送了补给和援军,但并没有发起进攻。

这段时间里,德军却有数千名士兵到达安齐奥。但美军司令Gen John Lucas却不知道从安齐奥到罗马的路上德军并没有防御力量,只要经过一次大胆的突击后,罗马唾手可得。他过于谨慎,以至于8个德国师顺利的增援了安齐奥,而还有5个师则正在火速赶来。 1月30日,第3步兵师在3个游骑兵营的支援下,开始了对Cisterna的进攻。游骑兵们攻到了距Cisterna800码处,但立即遭到了德国摩托化步兵师的伏击。

第15步兵团火速赶去增援并解救重围中的游骑兵。但他们未能及时赶到,而游骑兵又遭到了德国装甲师的重击。由于游骑兵部队极度缺乏反坦克武器,他们被击溃,767人中只有6人生还。第7和第15步兵团继续在重重阻力中进攻Cisterna。德军的工事坚固,防守严密,第3步兵师猛攻16小时只前进了1英里。美军终于意识到前方的德军集团正在变的越来越难以动摇,于是第3步兵师再次停止进攻,掘壕待守。 2月23日,Gen Truscott接替Gen Lucas成为了第6军的司令。29日,德军步兵在2个装甲师的掩护下发起对固守在Cisterna外围滩头地区的第3步兵师的反攻。Truscott 对此早有准备,他在第3步兵师的后方布置了大量炮兵。德军的攻势立即被横飞的炮弹和第3步兵师的顽强抵抗所瓦解。

虽然德军反复进攻,但始终无法打穿美军防线。德国人连续的攻击让第7和第15步兵团蒙受了重大伤亡。但到3月4日,德国军队已经无法再组织起足够的力量了。4月4日,他们最后的反攻结束,纳粹一共损失了约3500人和数十辆坦克。 突围 接下来的3个月里,安齐奥的形势比较稳定,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无法再发动大规模的进攻。5月5日,Gen Truscott指挥第6军准备进行打破僵局的战役。23日,第1装甲师和第3步兵师终于突破了敌人的主阵地,第6军得以迅速包围了Cisterna。经过激烈的争夺,25日守军被消灭,盟国占领了Cisterna。 攻克Cisterna的代价是极其高昂的。第1装甲师第一天就损失了100辆坦克,而整个第6军死伤4000人。在巩固Cisterna后,第3步兵师被派去打通与位于Valmontone的第1特别任务部队的联系,以便摧毁在那里的德国第10集团军。

美军攻占了Valmontone,第10集团军却早就北遁了。然后第6军编入第5集团军,向意大利的首都罗马前进。1944年6月4日,第3步兵师、第85步兵师和第88步兵师一路顺风的打到了罗马城的外围。6月5日,第5集团军进入罗马。在那里盟军受到了意大利人的热烈欢迎。在罗马逗留了数天后,第5集团军继续北上追击逃逸的德军部队。 第39步兵团士兵Paul Oglesby站在一座被炸毁教堂的祭坛前 法国南部 1944年8月,第3步兵师被派往法国南部,参与又一场登陆战。8月15日,他们同另两个步兵师、空降部队还有法国军队一起席卷了滩头,消灭了全部德军。第2天,土伦和马塞被解放。然后,第3步兵师与整个第7集团军一起向法国腹地挺进。德军进行了大撤退。9月11日,第7集团军和巴顿的第3集团军建立了完整的联系。 盟军在席卷法国之后向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莱茵河进发。美军第7集团军和法军第1集团军向东前进,直捣阿尔萨斯地区。但由于后勤问题,部队不得不停止前进。但德国人却随后发起了阿登攻势。第7集团军的任务成了阻止在莱茵河前线的德军驰援阿登反攻。4个月里,第3步兵师在莱茵河地区进行了多次牵制和巡逻的任务。

战胜德国 1945年3月底,第3步兵师跨过了莱茵河,突入了德军的防线。在打开突破口后,第7集团军被编入第6集团军群,并被派往德国东南部。后撤的德军计划在德国南部和奥地利之间的阿尔卑斯山上建立最后的防线。第3步兵师抢先一步到达了那里,最终美军将这支德军全歼。4月底,第3步兵师攻占了好多个城镇,大批德军纷纷投降。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终于落下帷幕了。 第3步兵师在德国执行了数月的占领任务。1945年底至1946年初,整师被运回美国。战争中第3步兵师共有36名士兵获得荣誉勋章,71人获得了优异服务十字勋章

以下的这些第3步兵师的战士因为他们在战争中的英勇行为而被授予了荣誉勋章: Lucian Adams Sylvester Antolak Stanley Bender Maurice Britt Frank Burke Herbert Christian James Connor Robert Craig Michael Daly Rudolph B. Davila Russell Dunham John Dutko Eric Gibson Lloyd Hawks Elden Johnson Victor Kandle Gus Kefurt Patrick Kessler Alton Knappenberger Floyd Lindstrom Robert D. Maxwell Joseph Merrell Harold Messerschmidt James Mills Audie Murphy Charles Murray, Jr.Arlo Olson Truman Olson Forrest Peden Wilburn Ross Henry Schauer John Squires John Tominac Jose Valdez Keith Ware David Waybur Eli Whitely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