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贵叔(小说 )

闽西的老练 收藏 4 160
导读:一个老兵的人生历程。

老兵贵叔(小说 )


作者:闽西的老练


我突然很想念我的贵叔。

贵叔是我家族中的一位远房堂叔。他在县城当股长时来过我家,送来过一麻袋的地瓜干。这显然也是在生产队年代,一麻袋地瓜干,足以贴补我家度过饥饿的“春荒”。

武邑是山区、边区,也是老区。贵叔是土改时参加工作的,和俺爹同在一个工作队。在一次政治土匪袭击时,他被击中了右腿,俺爹在枪火中救下了他,从此更成了“同志加兄弟”。贵叔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工作极勤勉。剿匪部队二五九团的首长阮团长着力培养他,不久,他就当上了武北区的副区长。

武北山高林密,沟壑纵横,民风尚武,土匪也多。当地人民政府发动群众配合剿匪大军,不到三年,就把土匪剿灭了。上了年纪的人至今还记得,当时缴获的土匪各色杂牌枪枝,就运了三大卡车到福建第八军分区。那年,贵叔率武装民兵押车过县城,他趴在车顶,手执机枪,目视前方,连熟人喊了几句也不理睬。那份神气劲就甭提了。

剿匪结束后,贵叔全副武装回到武南老家,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吃饭后,乡邻来玩,有邻居某,也是贫下中农,却向来轻看阿贵,此时更看不惯阿贵作派,说他给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送信时,阿贵还在刮民党的小学“扫盲”,哪里有他革命的份?是可忍,孰不可忍!贵叔那时多喝了几碗酒,大怒,拔出快慢机,就要代表人民毙了他。邻居大惊失色,边逃边骂,还捡起石块砸过来。贵叔举枪穷追,朝天开了两枪。村里的“八个红小鬼”之一香叔公赶了出来,缴了贵叔的枪,当众狠狠地批评了他。这还不算,香叔公还向县里汇报了阿贵违纪情况。其中一些话,乡民至今还倒背如流,这就是:“喝了酒,发脾气,枪口对准劳动人民,要不得!要不得!!十分要不得!!!”

县里极其重视老革命香叔公反映的情况,立即派人来调查。事情很简单,很快就查实了。贵叔降为一般干部,留用,以观后效。

此后,贵叔就没有多大的作为了,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退休,还是股级干部。

贵叔对本村人的热情也减了下来。本村人来县城找到他,到了吃饭时间,贵叔一般是掏出一串钥匙,交给来人说:“我还有事,我家住在××号,米菜都在厨房,麻烦你自己去煮。”这怎么好意思呢,来人忙说,谁谁谁要请我吃饭,不麻烦你了。

这种事多了,本村人找他的渐渐就少了。

其实,贵叔这人还是挺大方的,前些年村里建学校,他捐的钱最多。

改革开放之初,贵叔有了一次重振雄风的机会。那年,县里研究决定由他出任县水泥厂党总支书记(副科级)。这个厂是县里的支柱企业,是大厂,效率非常好。内部消息传出后,任命文件正在打印。贵叔却一个人跑到水泥厂,这里转一转,那里转一转。并且,召集厂里全体干部开了个会议,要求他们汇报有关工作。他说:“上级要派我来当这个党总支书记,我要对党的事业负责。”

消息立即传到了县里,县领导以为阿贵同志还是不够成熟,当即扣下了即将下发的任命文件。

贵叔在左等右等,不见发文。获悉原由后,想不通,他说:“剿匪这一仗打得好不好?打得很好嘛,不是要首先侦察敌情吗?胡闹!”

后来,贵叔想通了。这就是,革命分工不同,都是人民的勤务员。多少年都过来了,何必闹情绪呢?

贵叔退休后,常在县府大院溜达。冬天,他喜欢戴棉军帽,披棉军大衣。远远见他走来,端的是气宇不凡。我当时在办公室当秘书,见贵叔来,就叫他老县长。贵叔只是摆摆手笑笑。年轻的同事们端茶递烟,格外殷勤。(练建安)


本文内容于 2008-7-28 15:14:34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