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鹿鼎公小宝世家






鹿鼎公姓韦,讳小宝,字公至,江苏扬州人,前朝兵部尚书袁崇焕之甥也。幼孤,与母当垆为业。少聪慧,通经集,犹有捷才,能马上成诗,名闻乡里。母以崇焕故,恐公被祸,以女妆衣之。圣祖践祚,广选秀女,甲长荐公于有司,遂入宫。


及入宫,恐久为人所觉,乃阴刺御膳房苏拉,身代之。帝临幸,见公姿貌出众,甚奇,曰:“胡为乎厨中?”对曰:“薄言往述,逢上之厨。”帝曰:“虽如此,今持庖俎,不亦耻乎!”对曰:“君子务本。今以苏拉之身,行庙堂之事,子之谓失道也。”帝顾左右而赞曰:“异哉!其必不致碌碌。”


康熙八年五月,诏逮辅臣鰲拜。初,帝悉鰲拜专横乱政,虑其羽翼甚众,乃选侍卫、拜唐阿等年少有力者,常为扑击之戏,公亦在其列。是日,鰲拜入见,即令侍卫等缚之。鳌拜多力,欲挟帝自保,公奋起而击之,断其双股,乃擒。


有司列陈鳌拜大罪三十,请族诛。时,公在侧,以目示帝。帝退左右。公曰:“鳌拜经营十数载,基深党众,一朝被逮,朝野惶然。不若宥之,以安众心。”帝然之。遂诏曰:“鰲拜愚悖无知,诚合夷族。特念效力年久,迭立战功,贷其死,籍没拘禁。”公以功官内阁侍读。六月,迁通政使司参议。七月,迁通政使司通政使,行骁骑参领。


九年正月,入满洲抬旗,迁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五月,领翰林院掌院学士,受命纂修会典。


十年正月,蒙古苏尼特部、四子部大雪饥寒,遣公赈之。四月,受命纂修太祖、太宗圣训。冬月,晋一等子爵。


十一年七月,遣公往云南犒军。帝久悉平西王吴三桂异志,欲除之,然廷议保三桂者甚众。公密谋于帝曰:“逼平西王反于仓促之间,一则易平,二则师出有名,以绝人言。”帝是之,付公便宜行事之权。


至云南,及宴,公笑曰:“人言王欲反。”三桂骇然,不能对。公曰:“今所见,非也。”三桂曰:“奸佞之言,不可信也。”公曰:“反,欲为帝尔。今,上所居,不若王之奢;衣,不若王之美;食,不若王之精。反欲何为!”三桂愕然,曰:“孤素俭。大人代天巡狩,不敢有慢。”公笑曰:“子曰:‘素富贵,行乎富贵。’王多金,用之可也。他日小子如此,当与王共之。”三桂大喜,知公索贿,遂重金纳之。公谓三桂曰:“王裂土分疆,位极人臣,常有佞人谗王于上,言王欲反。”三桂惊曰:“如之何?如之何?”公曰:“王当具表撤藩,以明心志。王乃开国重臣,上必不许。如此可解也。”


平西王幕僚方光琛阴谓公曰:“王弃祖宗之庙祠,负天下之恶名,随先帝开疆拓土。今多遭非议,王不以为意,吾窃以为恨。”公曰:“初,先帝、李逆为秤,王为砣,趋之者定天下。昔日若成鼎足之势,何来今日偏居一隅。”光琛色变曰:“此乃逆言,公慎之!”公愤然曰:“吾本汉人,今日委身于鞑虏。他日风尘之会,吾必出于萧墙!”


十二年七月,三桂疏请撤籓。许之。八月遣侍郎折尔肯、学士傅达礼往云南,经理撤籓。腊月,三桂遂反。三桂致书于公,问名。公曰:“昔朱氏驱鞑虏,未见还天下于赵氏。王当自立。”公遂致书于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广西将军孙延龄、海逆郑经、黄宗羲,言三桂反,不奉明正统,欲自为帝。


十三年正月,遣公往扬州犒军。右佥都御史吴之荣交通吴逆,公诛之。时,户部尚书梁清标、郎中何嘉佑赴广东,经理撤藩。路扬州,公谓清标、嘉佑曰:“君等至广东,当言上嘉尚藩,使其续镇广东。”清标骇然曰:“此乃假传圣旨!”公曰:“事急矣!当从权!上意寻日必至!” 二月,公致书于三桂,言庙堂惶然,愿为其说划江而治。腊月,固原提督王辅臣叛。


十四年三月,蒙古布尔尼反,命信郡王鄂扎为抚远大将军,大学士图海与公为副将军,讨平之。十月,或曰公与郑逆陈永华甚密,且隐匿庄廷龙女怡红为妻,三桂孙女,沐天波女,白莲教徒为妾,构其谋反。帝曰:“妻妾何意俱反贼?”对曰:“皆取于亡虏之中。”帝莞尔。公上表辞官,不允,固辞。


十五年二月,以大学士图海为抚远大将军,统辖全秦,命击王辅臣。公递书于帝曰:“吴逆踞于湘鄂,辅臣变于陕甘,妄成合围之势。关陕,天下之脊也,今辅臣举足轻重,实系天下安危。辅臣心念国恩,乃一时激变而附逆。倘得能言士谕之,必复降。臣有旧于辅臣,虽为白身,愿为上说之。”时,周昌亦进言于图海,欲说辅臣。帝乃命昌携谕降诏书,与公往平凉招抚。六月,王辅臣降。公以白身晋二等忠勇伯。


十六年十月,公致书于三桂,劝其称帝。


十七年三月,三桂称帝。遥拜公为大学士。八月,三桂死,致书托孤于公。帝曰:“三桂不托孤于郭壮图、方光琛、夏国相、胡国柱之流,托于卿,奇哉!”公对曰:“三桂知其必败,故有此托。”帝曰:“卿有何言?”对曰:“吴世璠碌碌之辈,代为乞命。”帝曰:“诺。古来忠义两全者多矣,能为斯事者,唯卿一人而。”乃诏宁南靖寇大将军多罗顺承郡王勒尔锦曰:“破昆明,缚吴世璠来京,女眷不许凌辱,亦护送来京。”


十八年冬月,以公为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率陕西提督王进宝、将军赵良栋入川剿逆。


十九年正月,破王屏藩、吴之茂于保宁。


二十年二月,领翰林院掌院学士。八月,白莲逆党起,遣公剿。九月,破逆党于山西,赐号巴图鲁。十月,奉旨往盛京祭天。腊月,使罗刹国。


二十一年七月,俱罗刹国公使归,晋一等忠勇伯。十月,妻卒,追封二品诰命夫人。公大恸,改名寝所曰废艺斋。


初,吴应熊伏诛,长公主建宁郁郁终日。公与长公主相善,常使妻妾入侍,长公主亦屡幸公府。二十二年正月,上奏太皇太后允,欲下嫁长公主于公,固辞。八月,施琅疏报师入台湾,郑克塽率其属刘国轩等迎降,台湾平。大学士索额图表曰:“今得台日浅,台人未恃也,其势自倾。一日数十惊,守将虽斩之而不能安也。忠勇伯,人杰也,进退有度,且与陈永华有旧,使其抚台,必能安之。”大学士明珠、康亲王杰书亦表荐公。乃晋公二等忠勇候,加太子太保衔,命赴台抚民。廷议以台湾孤悬海外,易成盗贼渊蔽,欲弃之。公具表曰民生疲敝,宜抚不宜动云云。乃止。九月,帝奉太皇太后幸五台山,公随驾。


二十三年正月,帝设宴以贺春岁,使群臣赋对。索额图赋上联曰:“天增岁月人增寿”,明珠对曰:“春满乾坤福满门”,公题横批曰:“年年有余”。镶黄旗汉军都统佟国纲赞曰:“此乃盛世绝对也!” 帝大悦。罗刹踞雅克萨、尼布楚二城,饬断其贸易。以公为抚远大将军,晋三等鹿鼎公,同萨布素以兵临之。七月,破罗刹兵于雅克萨。黄宗羲密书于公,劝公称帝,言愿说吴逆、郑逆旧部,及天下儒生共举之。公致书于宗羲曰:“先圣作四书传天下,以亲民故。今上励精图治,赈灾免赋,神人共睹,非前朝可比也。君子素位而行,不愿乎其外。某为清臣,公为儒生,当上体天意,下恤黎庶,安得以华夷之见致生灵涂炭乎?此所谓南辕北辙也。子曰,素夷狄,行乎夷狄,故无入而不自得焉。公何意固汉人执天下焉?”宗羲大愧,遂罢。


二十四年正月,命彭春赴黑龙江为援,林兴珠率福建藤牌兵从之。以班达尔沙、佟宝、马喇参军事。悉听公节制。命蒙古科尔沁十旗所贡牛羊送黑龙江军前。五月,公等攻雅克萨城,罗刹来援,林兴珠率藤牌兵迎击于江中,破之,沈其船,头人额里克舍乞降。六月,诏曰:“鄂罗斯入我边塞,侵扰鄂伦春、索伦、赫哲、飞牙喀等处人众,盘踞雅克萨四十年。今克奏厥绩,在事人员,咸与优叙。应于何地永驻官兵,即会议具奏。” 晋公二等鹿鼎公。帝使安徽按察使于成龙治河,公具表曰:“于公素耿正,执庙堂,安民生则可,以其直也;治江河,臣恐有所不能,以水性无常,曲也。”后,成龙果败。


二十五年正月,鄂罗斯复据雅克萨,命公率师逐之。八月,诏公会萨布素围雅克萨城,遏其援师,以博定参军事。九月,鄂罗斯察汉汗使来请解雅克萨之围。许之。


二十六年正月,遣医官往治雅克萨军士疾,罗刹原就医者并医之。七月,鄂罗斯遣使议和,命公退兵。


二十七年三月,增遣内大臣索额图、督捕理事官张鹏翮、兵科给事中陈世安,会公与鄂罗斯议约定界。


二十八年四月,复命索额图等赴尼布楚,会公与鄂罗斯定边界。腊月,公会内大臣索额图疏报与鄂罗斯立约,定尼布楚为界,立碑界上,以五体文书碑。帝大悦,赋诗嘉公曰:“威名万里作长城,壁垒旌旗壮远征。绥靖边陲驰露布,凯旋立奏泰阶平。”晋一等鹿鼎公,母封一品诰命太夫人,父追赠一等轻车都尉。


二十九年正月,遣公赈蒙古喀尔喀。三月,命都统额赫纳、护军统领马赖、前锋统领硕鼐率师往蒙古会公,悉听节制,征厄鲁特。十月,受命修撰《增删卜易》。


三十年,受命修撰《周易参同契》。


三十一年,受命修撰《卜筮正宗》。


三十六年二月,帝亲征噶尔丹,公随驾。四月,噶尔丹仰药死。五月,返京。十月,遣公往扬州,敕建史可法祠。


四十年,受命纂修《古今图书集成》。


四十四年正月,丁母忧。


四十七年三月,受命纂修《康熙字典》。


五十二年四月,受命纂修《周易折中》。翰林院编修戴名世作逆书当凌迟,同党方苞等当斩。公具表求宥,帝然之。


五十三年七月,御史陈汝咸疏言公与前朝余党有私,宜付有司询问。帝谓公曰:“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公视危墙,疾往趋,何也?”对曰:“以天朝之威葺之。”公常行安抚、说降、教化之事,故有此说,帝亦不以为意。十月,乞休。不允。固辞。


六十一年正月,以公为大学士。冬月,帝不豫,密诏公曰:“朕近感心神俱废,势将不起。皇二子胤礽,以其母故,二立为储,实乃碌碌之辈,深失朕望。皇四子胤禛,刚毅威烈,有太宗之风,欲立为皇太子。然其鸟喙薄情,狼顾机深,实非朕愿。他日祸起萧墙,手足相残,公当以此诏废之。另立何人,公可自决。公自为摄政王,辅新君十年。朕此生有公为友,实乃幸事。他日公驾鹤西来,当再旦夕偕乐。”帝崩。


雍正三年四月,川陕总督岳锺琪等发年羹尧罪状。腊月,命公会浙江巡抚李卫收年羹尧。下议政大臣、三法司、九卿会鞫,命公主理。以疾辞。


五年,江宁织造曹頫坐事当诛,公具表求宥,免死,籍没。


十年,乞休。允之。帝赋诗嘉曰:“两朝密勿重元臣,南平吴越西定秦。钟鼎功名悬日月,丹青事业画麒麟。”


十三年八月,帝不豫,诏公曰:“皇考临崩,教朕与诸兄弟以父事公,言公薨,当谥文正,不意朕先公而去。公本致仕,皇考复召公以辅朕,朕方感为君之乐。皇四子弘历,欲立为储。朕观朝中诸臣,无可托者。朕不敢复召公如皇考,愿公为帝师,教其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朕寿祚短浅,以其四目皆无,治国、平天下如无源之水而。公耄耋之年,而朕有所请,实感不安。愿公受托,朕当再拜。”


乾隆二十年冬月,薨。帝大恸,亲奠茶酒,御赋輓诗,予治丧银五千两,帝自助五千两。无子,国除。谥曰文正,从祀孔庙。嘉庆五年,或曰公非正途出仕,封谥有违典制。嘉庆七年,改谥文忠。


公少与黄宗羲、顾炎武、查继佐、吕留良相善。康熙十七年,帝诏征博学鸿儒,公致书荐宗羲于帝,不就。康熙十八年,内阁学士徐文元监修《明史》,荐宗羲等,征入史馆。帝遣江南总督麻勒吉会公往见,以母丧辞。公谓宗羲曰:“昔秦始皇,汉人也,焚我圣书,坑我儒生。今上用汉臣,习汉学,修汉史,释奠孔圣,尚无华夷之见。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宗羲默然,遂使子百家入史馆。


公好读书,身在行阵,亦手不舍卷。兼草书亚崔、张,音乐比桓、蔡,围棋埒王、郭,复好武术,推演天文,所谓多才多艺,公诚有之。幼随朱耷习画,阴题耷名,为赝品以资家用,亲耷者莫不能辨。耷笑曰:“尔沽画钓金,吾沽名钓誉也。”圣祖藏耷作《杨柳浴禽图》,为宦官所窃,裂之。帝甚惜,公告帝以前事,曰实出于己手,乃为帝重作。帝大悦,曰:“使耷成名者,公也!”其它如《幽溪泛舟图》、《墨松图》、《芭蕉竹石图》、《古梅图》等,皆出于公手。


公门生甚众,得其衣钵者,诗有袁枚,画有郑燮,书有刘墉,武有王宗岳,音乐有吴灴,围棋有范世勋,训诂有戴震,纂修有纪昀,史有赵翼,易有惠栋,皆名满天下。尝为帝师,授高宗音乐、围棋。


有《文忠公文集》传世,收诗513首、词321首、赋50篇、乐府19篇、骚3篇、赞31篇、颂17篇、说5篇、论17篇、序5篇、诔8篇、铭23篇、碑12篇、书990篇、表552篇、令137篇、教12篇,联442幅、杂文72篇、余153篇。


尚有《怡红院弈选》、《怡红院琴谱》、《怡红院闲话》、《怡红帖》、《新五代史刊误》、《易注》传世,皆与妻庄怡红合著。


公妻庄怡红,字婵媛,浙江乌程人也。父廷龙,私撰逆书事发,夫人连坐发黑龙江。公阴贿狱吏以解,随妻之。夫人才德皆备,精琴棋书画,医卜星象,考据修撰,又善武。公尝以怡红名寝所。初,公好阴谋,无往而不利,人皆以为能,公亦自许之。夫人谓公曰:“夫阴谋,若怀瑾夜行,瑾愈贵,窥愈众;未若无瑾,则心身可安也。”公曰:“世事纷纭,人心叵测,何以安身立命?”夫人曰:“仁者无敌,况行乎道?”公大悟。康熙二十一年十月卒,追封二品诰命夫人。生一女。有《婵媛集》传世。


吴士鉴,吴之荣之后也。及纂《清史稿》,以公戮其先人,阴恨之,匿公名于书。后有查良镛者,查继佐之后,仰公之大义,乃为其作书,曰《鹿鼎记》。公复名闻天下矣。


太史妞曰:余幼读《怡红院闲话》,大奇,然不见公名于官史。兹录《圣祖皇帝起居注》、张廷玉《康熙朝纪事》、《怡红院闲话》所载公事,为公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