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廷惨案:两万波兰军官被斯大林下令枪决

对斯大林的印象,我是从苏联人民演员盖洛瓦尼诸公频频扮演这位最高统帅的银幕形象中获得的:他无比伟大英明,爱民如子,为全世界劳动人民的彻底解放作出了不朽功勋!

然而,斗转星移。我从愚昧中渐渐清醒。我听到、读到、看到了真相。我惊呆,愤怒,沉思……

我崇敬斯大林犹如“斯大林”这个姓一样的钢铁意志——1941年11月7日纳粹德国兵临莫斯科城下,他依然坚定地阅兵红场;他领导全苏人民奋起抵抗,最终把苏联国旗插上了柏林国会大厦。我佩服斯大林凭他那铁腕竟把落后的沙俄建成为一个让列强畏惧的超级大国。但他践踏法制,编织谎言,党同伐异,摧残人性,屠杀忠诚共产党员和平头百姓,制造旷世灾祸(仅1937年到1938年的一年间,保守统计就有一百五十七万人被判刑,六十九万人被枪决,七十万人受监禁;到斯大林去世的1953年,约有一千万人被送进了古拉格群岛)。这些铁的事实,是无法用“丰功伟绩”的锦旗遮蔽得了的。

以上是我正在写的有关斯大林驾崩五十五周年的文字的开头。2月最后一天晚上,一部名为《卡廷》的影片,把斯大林授权苏联红军屠杀被俘的二万零八百五十七名波兰军官的罪行真相端到了我眼前,我在无比震撼之下(尽管早就读过有关此案的种种记录),决定把这个开头移到这里权当此稿的开头,并与瓦依达一起沉思。

多灾多难的波兰在“二战”开始即受纳粹德国和苏联的双重侵略。波兰士兵成了德军的俘虏;两万余名军官则被苏联红军俘获。斯大林为了与希特勒瓜分波兰,消灭日后可能的反苏力量,断然授权红军将波兰军官尽数秘密屠杀于斯摩棱斯克境内的卡廷森林,并将罪责推给纳粹德国。从1940年到1990年,罪行真相被苏联历代领导人相继隐瞒了整整半个世纪。直到最后苏共领导戈尔巴乔夫才被迫承认。卡廷,成了二十世纪一个无法弥合的永恒的历史伤痛!

电影《卡廷》中译名《卡廷惨案》,是被誉为“波兰电影之王”、获得第七十二届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新浪潮导演安杰伊·瓦依达2007年的新作,入围五十八届柏林电影节及八十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角逐;德国总理默克尔亲临该片的首映式。瓦依达的父亲就是当年被杀害于卡廷的军官之一。导演表示以自己刻骨铭心的伤痛将这“邪恶的罪行从匿藏的阴影里揭出来”公之于众,不仅是个人内心所驱,更是为了还历史真貌以警示未来。影片中间部分叙述得稍显杂乱,但真情毕露。瓦依达说,就像影片中被俘军官的亲属一样,他母亲天天盼望着亲人的名字不要出现在死亡名单上,而一直企待着某一天父亲会突然归来。

此刻,我无心谈论影片的艺术成就。我只想说最深印入脑际的几个镜头:一是苏联红军入侵,把红白二色的波兰国旗对半撕开,红的一半,当红军标志高挂,白的一半,当裹脚布缠在脚上。二是苏联红军要波兰女郎安齐斯卡在“卡廷屠杀是德国人干的”证明书上签名,遭拒绝,红军军官威胁:你不想在自由的波兰生活吗?你觉得生活是无法忍受的吗?安齐斯卡说:德国人这样责疑我已经五年了,而你们只有五分钟,红军军官说:好吧,我们可有更多的时间。三是女郎为被屠杀于卡廷的哥哥做了一块墓碑,想暂时寄放在教堂而未被允许,因为上面刻着:某某1940年4月6日被杀于卡廷——暴露了苏联红军屠杀的真相(因为苏联咬定屠杀发生在1941年的纳粹之手),结果好不容易做成的墓碑被红军粉碎了,因为制作者散布了“虚假的日期”!四是片尾四分钟长度的波兰军官被集体屠杀、掩埋的镜头:推土机把泥土堆满银幕,然后画面呈现一片黑暗,恰似观众也被埋进了土里。黑屏持续了整整一分钟方才出现字幕。

这是影片对死难波兰军官们的深深默哀,也是二万零八百五十七位亡灵冤沉地底、欲哭无声的象征……(这样独特的艺术处理,我只在《列宁的故事》中见过:列宁逝世银幕上出现了一大段的黑屏。当年观众误以为片子断了,场内一片嘘声。)

我在沉郁中看完《卡廷惨案》,默默打开窗户透气。

窗外,夜空里弥漫着的,尽是馥郁的春的气息。

贝利亚,卡廷惨案的罪魁祸首?

卡廷惨案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惨案发生半个世纪后的1990年4月,塔斯社宣布:“苏联方面为卡廷悲剧深表遗憾,这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公布被杀波兰军官的总数为“约一万五千人”;而实际数字是二万零八百五十七人。戈尔巴乔夫当时说,是“最近找到的一些文件”才“令人信服地证明”波兰军官“成了贝利亚及其帮凶的受害者”。而事实是:戈氏早就知道这一往日的秘密。有关卡廷材料被装在一千五百个纸包封存于档案库,并企图销毁。

对惨案责任人,戈尔巴乔夫正式发表的声明指出:拉夫连季·贝利亚是卡廷悲剧的参与者。甚至在波、德、俄三国合拍的电视专题片《卡廷案件》中也扯谎说:“对二万零八百五十七名没有犯罪的人执行枪决的命令是拉夫连季·贝利亚向斯大林提议的……内务人民委员部认为有必要对他们处以极刑——枪毙。”给人的印象似乎斯大林等领导仅仅是“在贝利亚拟定的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字”而已。

事实恰恰相反,贝利亚是公开反对这一丑行的唯一的人。贝利亚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战争已不可避免。波兰军官团是同希特勒进行斗争的潜在的朋友。无论如何,我们要进入波兰,而波兰军队在未来战争中应该站在我们一边。”因此,赞同对波兰军官实行枪决的,只有斯大林、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米高扬、卡冈诺维奇、加里宁等人,而没有贝利亚。他还因固执己见差点丢了乌纱帽。所以,屠杀任务也从原本由贝利亚执行临时改为让国防人民委员部领导实施了。如果这些档案解密,应该可以找到贝利亚不同意枪毙波兰军官的书面材料。

电视专题片《卡廷案件》揭示的,所谓贝利亚提议枪决波兰军官而给斯大林的报告中,所签名字前面的衔头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内务部人民委员”。而1946年之前,苏联是不设政府的部,而设人民委员部。当时内务人民委员是没法在什么地方签字的。由此可见这个文件是伪造的,目的是把一切罪责都推到那个早被赫鲁晓夫处决了的幽灵头上。

以上说法见于谢尔戈·贝利亚的《我的父亲贝利亚》(新华出版社,2001年6月第一版)。我凭什么相信贝利亚儿子的话?那是因为许多重大事件,都能从处决贝利亚的会议记录,马林科夫、莫洛托夫等等的揭发批判中得到有力的反证。比如:贝利亚曾说:“不应当强迫德国人接受共产主义思想”;他不赞同德国分裂而主张建立一个统一的德国;他积极改善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关系;极力阻止最高领导企图像暗杀托洛茨基那样刺杀铁托;等等。这些,都在枪决贝利亚时列为他应该受惩罚的罪状,正好从反面给了贝利亚以正面的证明!而基本并非小贝利亚出于父子之情在给老贝利亚脸上贴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