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的“细菌战”风波始末

朝鲜战争中,曾经有过一次很热闹的“细菌战”风波。


1951年1月,苏联国内在“马、恩、列学会”倡议下开始了“仇美”活动。同年3月5日开始,中国的宣传开始指责美国在朝鲜使用了毒气战。3月13日中国H十字会会长李德全发表书面声明,呼吁国际h十字会谴责美国在朝鲜使用毒气。


5月8日,朝鲜外长电告联合国安理会:从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军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并散布天花。19、24、25日,zgzf发表的声明却称美军已使用毒气并正准备使用细菌战,以便为细菌战做实验准备。9月22日zgzf声明,重复上述指责。几乎同时,苏联操纵的民主律师国际协会决定派出一个委员会,赴朝鲜调查细菌战等“违反国际法的行为”。


但上述舆论并没有在国际上引起关注,甚至我们自己的舆论工具,也不再提及这一段故事。


到1952年初,苏联顾问警告中朝方面,美国可能在朝鲜使用细菌、化学甚至原子武器。1月28日,志愿军总部报告:美国飞机在朝鲜并偶尔飞越中国青岛,散布天花病菌,这是当时爆发的霍乱、瘟疫及其他传染病的原因。zgzf立即命令调查取证,还派传染病防治人员赴朝。2月18日,志愿军总指挥聂荣臻致毛周等报告,称美军在朝鲜前线空投蜘蛛、苍蝇、跳蚤传播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四种疾病,希望获得苏联专家和设备的帮助。毛于21日电告斯大林。24日,周恩来代表zgzf声明支持朝鲜政府的指控;苏联则在联合国指责美国使用化学武器。从此,一个大规模宣传攻势正式展开。中国方面公布:从2月20日至3月9日,朝鲜北部居民有13人被传染了霍乱,其中有9人死亡。2月25日至3月11日,朝鲜安州郡一个600人的村庄有50人患上鼠疫,36人死亡。


3月4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声明:“我想清晰、明确地指出,这些指责是完全错误的。联合国军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使用任何种类的细菌战。”并要求指控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国家,允许国际h十字会前往调查。作为答复,周恩来声明:2月29日至3月5日,美军飞机68批、448架次在中国抚顺、新民、安东、宽甸、临江等地散播带菌昆虫。并宣布:凡俘获美国空军从事细菌战的人员,一律作为战争罪犯处治。中国以及苏联集团各国,立即掀起了抗议浪潮,西方世界也立即沸沸扬扬。(但到最后,美军俘虏“承认”从事了细菌战的二十多名空军人员,却没有一人受到“战争罪犯”的指控,似乎人们已经忘记这回事了。而这些被俘人员回到美国,其中就有立即召开记者招待会,讲述被迫说谎的经历。)


3月11日,艾奇逊再次否认并直接请求国际h十字会在有关国家和地区进行调查。12日,按照国际惯例国际h十字会接受请求,并马上向中国、朝鲜提出申请,希望得到合作。印度政府表示同意对此项调查提供必要的帮助。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愤怒地否认了所有指控,称:“设计出这些指控,明明是为了掩盖G产主义者在对付一年一度普遍发生在中国和北朝鲜的传染病的无能和及时救助牺牲者工作方面的无能”而北韩政府进一步宣告,美军在朝鲜散布细菌达800多次,范围达40多个郡。


对于美国在中国东北和北朝鲜如此广大地区、如此频繁地从事细菌战的行为,是根本不可能保密的。而且,作为受害一方,接受国际权威机构调查取证,乃是极为有利的。但直至4月10日,联合国秘书长、国际h十字会各四次分别向中朝呼吁准予入境调查都没有得到答复。国际h十字会宣布,到4月20日仍无答复将被视为拒绝。至30日也无任何答复,国际h十字会宣布停止这项调查的努力。这也就意味着不认可任何细菌战的指控,这种实际上的否认,是权威性的。


为了使指控具有说服力,一方面中朝双方通过新闻媒介对美国h十字会进行肆意贬损。如新华社便称:国际h十字会的行为表明它对美帝国主义的邪恶的共谋和恬不知耻的阿腴。我们显然忘记了,我们正是求助于国际h十字会在中国的调查,才确认了日本法西斯731部队在中国的野蛮细菌战罪行的!另一方面,则由苏联组织社会主义阵营的组织进行调查。还发表了22名美国空军被俘人员的“认罪书”。


这个故事很长,不再细数。直至2000年,权威出版物仍在叙说细菌战的故事。


1998年1月,日本《产经新闻》刊登了原苏联存档的、关于“细菌战”的12份绝密文件。现在摘录其中五份:


A.文件二:苏联内务部反间谍局副局长、原朝鲜公安部顾问格鲁霍夫1953年4月13日致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亚的备忘录:“1952年2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收到来自北京的消息,说美国人在朝鲜和中国使用了细菌武器。对此,他们(中国人)打算发表声明。在北朝鲜政府的坚持下,北朝鲜外交部决定首先发表他们自己的声明。北朝鲜外交部声明的俄语文本,出自苏联驻北朝鲜大使馆的顾问佩图霍夫之手,是与先前zgzf的一个声明相符合的。北朝鲜人声称,美国人可能在他们国家的几个地区重复引发了瘟疫和霍乱。为了证明这些罪行,北朝鲜人和我们的助理顾问一起,设定了伪造的爆炸现场。1952年6月到7月,来自世界和平会议的一个细菌专家代表团抵达北朝鲜。两个爆炸现场当时已经准备完毕。与此相关的是,朝鲜人坚持要得到尸体上的霍乱细菌,这些尸体将来自中国。在包括研究院院士,前任国家安全部成员茹科夫在内的这个代表团的工作期间,经我们的顾问的帮助,制造了一种非真实的情况,以便吓唬并逼走代表团。在我们的朝鲜人民军工程技术部门的顾问彼得罗夫中尉领导下,爆炸地点被设在代表团停留的地方附近,且当他们在平壤期间,假空袭警报多次响起。格鲁霍夫。”


B.文件五: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亚1953年4月21日致马林科夫和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备忘录:“1952年3月,国际民主法学家协会的代表团抵达朝鲜前夕,苏维埃民主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收到格鲁霍夫---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顾问和斯米尔诺夫---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顾问(给杰尼索夫---英文原注)的备忘录。此备忘录涉及下列事实:在苏联驻朝鲜人民共和国大使,朝鲜人民军顾问主席拉祖瓦耶夫的帮助下,为了指责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伪造了两处假的细菌感染地区。两名朝鲜人被判处死刑,并被关押在一个小茅舍,感染上细菌病毒。其中一个后来被毒死。伊格纳季耶夫当时没有将这个具有特殊政治重要性的备忘录报告给任何人。其结果,苏联在国际舞台上蒙受严重的政治损害。我依据从1953年4月开始收到的报告,在苏维埃民主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的档案中,发现了这份文件。我要求你们就这个问题的调查细节和犯罪当事人做出决定。贝利亚。”


C.文件七: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1953年4月24日第六号议定书(节选):“1.针对擅自采取的,具有挑动性质,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决定)撤消拉祖瓦耶夫的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和首席军事顾问的职务,剥夺其将军军阶并予以起诉。……4.下列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提案,提交苏共中央全体大会通过:‘鉴于新的情况所显示的前苏联国家安全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同志的不正确的和不高尚的、对政府隐瞒大量重要的国家文件的行为,取消伊格纳季耶夫苏共中央委员会委员的身份。’……”


D.文件八:苏共中央、部长会议主席团决议,关于给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库兹涅佐夫和苏联在朝鲜人民共和国事物负责人祖茨塔夫的信,1953年5月2日。“致毛: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被误导了。新闻媒体传播的关于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信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上的。这项对美国的非难指控是伪造的。给予的劝诫:终止新闻媒体有关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这一题材的报道。考虑接受下列行动步骤。这个步骤是:中国(北朝鲜)政府在联合国声称,4月23日联合国大会关于在中国(朝鲜)领土上调查美国使用细菌武器事实的决议不合法,因为这项决议的通过没有中国(朝鲜)代表的参与。这样做的原因是,(韩战中)没有人使用细菌武器,所以没有理由调查。以一种策略的方式提出,在国际组织间和联合国机构中不要再继续讨论在中(朝)使用细菌战问题。参与假造所谓使用细菌武器的‘证据’这一行为的苏联工作人员,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E.文件九:苏联驻中国大使库兹涅佐夫向莫洛托夫汇报他向毛、周转达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决议时的情况。“依照苏联部长会议通过的1953年5月7日第1212487号决议,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使节顾问瓦茨可夫肩负苏联政府授予的使命被送往北京和平壤。1953年5月11日零点,毛接见了库兹涅佐夫和利哈乔夫。周恩来也在场。在聆听了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关于希望提早结束揭露美国在中朝使用细菌武器的活动的建议之后,毛说,这个活动是基于在朝鲜和满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部的报告开始的;目前,要证明这些报告的确实性是困难的。无论如何,我们已经研究过这个问题并将再研究一次。如果发现伪造,那么这些来自下级的报告就不可信了。毛转话题说,在中国镇y反G命的斗争中,65万人被执行了死刑,(而且)确实,不可能认为所有的死刑都是合法的。其中一定数量的无辜的人显然蒙受了冤屈。在谈话进程中,毛显示出某种程度的紧张,他吸烟很多,碾碎那些烟并喝下许多茶。谈话接近结束时,他大笑和开玩笑,并冷静下来。周恩来的举止显出刻意的严肃和某种程度的局促。库兹涅佐夫。”


这几份文件已经足够说明“细菌战”究竟是如何被炮制出来的。另一份文件是苏联驻朝鲜事务负责人的报告。金日成称病派出他的副手接受传达。他的副手称:当时那样做是有利于反美的共同事业的。这就是出发点。


只是,如果我们至今还要“重复昨天的故事”,究竟算是自欺欺人,还是立场坚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