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历史上的“人蝉大战”

1999年7月20日,空军驻某山区机场烈日当空,蝉鸣鸟叫,一个难得的飞行好天气。


上午11时,第二批训练飞机落地,机务人员照例对战鹰进行“体检”。突然,04号飞机机头调节锥和进气道附近发现有蝉体碎片,机械师的心头一震,急忙打开进气道包皮,一头钻进进气道,仔细检查,只见发动机一级压缩叶片的叶面凹凸不平,而且扰流片压气机匣夹缝中有蝉壳,显然发动机叶片受伤了。“如果这架飞机被放飞,很可能导致机毁人亡……”想到这里,机械师倒吸一口凉气。


蝉打伤飞机发动机的消息在机场不胫而走。


我军装备的战鹰大多系涡喷式发动机,其进气道叶片在通常情况下,坚硬度几乎无懈可击。但飞机在高速滑跑或飞行时,却又相当脆弱,一粒只有指甲盖大的小石块吸入进气道,瞬间产生的撞击力不亚于一颗高速飞行的子弹,从而使发动机涡轮叶片变形或破损,甚至酿成飞行事故。因而,起飞或降落时,最忌的就是碰上飞鸟或跑道上的碎石子。


据资料记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国一个海岛机场,曾发生过成千上万海鸟袭扰飞机的事件,使盟军参战飞机一度受阻,以致机场驻军使用轻重武器,展开了一场人鸟大战。


4月8日,这个机场也曾发生过一只飞鸟撞上战鹰的事,导致座舱盖破裂,飞机失去控制,幸亏飞行员临危不惧,使快速坠落的飞机改平,避免了一起机毁人亡的事故。


如今,蝉群袭扰战鹰,致使训练无法正常运行。这种极为罕见的事情不仅国内从未听说过,国际上也未见记载。


蝉打伤飞机发动机引起师领导高度重视,随即命令全师停飞,并立即对参训飞机进行普查,结果发现有6架战机因吸入蝉而受伤,其中两架发动机叶片变形,不能参加飞行。


飞蜂成灾,阻碍飞行训练的情况,很快传到军区空军和军委空军作训部门。查清原因,确保安全,科学处理,不落科目……一道道指令从上级机关传来。


消除蝉灾,尽快恢复训练。师领导将这一重任交给了保障飞行的场站。受领任务后,场站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灭蝉计划,空军历史上的第一次灭蝉大战拉开了帷幕。


“先摸准蝉的活动规律后再动手……”有人提议。


停机坪上,飞机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大家屏住呼吸盯着进气口。当发动机转速超过7000转/分钟时,从机窝的树丛和杂草里飞出一群又一群蝉,它们像敢死队员一样,奋不顾身地扑向进气道,顷刻间被高速旋转的叶片打得粉碎。


蝉,俗称“知了”,它的头部下方有一个长而硬的嘴,能插进树枝吮吸汁液。蝉会高声唱歌,但不用嘴,它的鸣声是由位于腔内鼓膜上的鸣肌振动而发出的。蝉鸣,是它的求偶手段,会鸣的都是雄蝉。


据昆虫研究所专家观察分析,蝉群不顾死活往进气道钻,原因很可能是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与空气产生共振频率,当共振频率与公蝉呜叫声相近时,机场周围的大群母蝉和部分公蝉便会扑向飞机,在飞机进气道旁穿过时,便会被发动机巨大的吸力吸人发动机。


夏日飞行训练年年搞,为何单单今年发生蝉灾呢?


有关专家实地考察后指出:并非往年蝉群不袭扰战鹰,而是因为数量少,够不上灾害,或者没有被发现。今年蝉多成灾,与气候有关。入夏以来,当地雨量较多,梅雨时间延长,前期连续阴雨、气温低,出蝉量低于往年。近日,天气转晴,气温增高,空气湿润,土层松软,适合出蝉,前期和历年积累在地下的蝉蛹大量孵化,致使机场区域蝉量暴增。


蝉成了战鹰的“杀手”,不消灭蝉群,飞行训练就无法进行。官兵们纷纷开动脑筋琢磨灭蝉的方法。用农药喷杀,由于喷雾器太小,药水打不到蝉密度较大的槐树上;夜晚用火诱杀,战士们期盼的蝉群扑火的景观一直没有出现……


令官兵不解的是,只要飞机发动机发出轰鸣,摇晃树杆也不为所动的蝉群立即兴奋起来,呼呼啦啦地“吻”向战鹰。


第一次交手,官兵们就以失败而告终。


场站领导驱车赶到驻地林业局和农业局等单位紧急求援。面对史无前例的“蝉灾”,驻地农林专家们一时也无计可施。

接着,他们又向当地森林病虫害研究站发出了请求支援的呼吁。7月21日上午,专家赶来了,几经周折,大家共同研究制定了多管齐下的灭蝉办法,从中摸索最佳方案。


夜幕刚刚降临,5台专门诱杀昆虫的黑光灯在机窝四周同时打开。夜深人静,5台电动喷雾器在起飞线、塔台、机窝喷洒专用药粉,寂静的机场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


东方刚露出鱼肚白,师、团、站领导不约而同地赶到机场。当他们发现黑光灯同样诱杀不了蝉,但看到喷过药的地方有不少死蝉时,绷了几天的脸露出了笑容。


然而,此时机场蝉的密度还很大。下午,一架从北京飞往当地的民航客机落地。铺天盖地的蝉便立即热情地上去"欢迎",一会儿工夫,客机机身下面便蝉尸满地。所幸民航客机的发动机结构特殊,没有酿成后果。


能否在保障飞机安全训练的同时,找到灭蝉的“妙方”呢?


两天的人蝉大战中,官兵们发现,因为空气湿度大,每天早晨6点至9点30分,下午6时至入夜,蝉的活动量相对较少,这是个可利用的飞行时间段。经飞机现场试车论证后,师党委及时调整计划,决定利用早晚时间蝉的密度下降到往年正常水平时,部队抓住时机组织飞行训练。尽管如此,还是常常发生课目未完成就被迫中断飞行的尴尬现象。


要加快灭蝉速度,必须加大灭蝉的科技含量。场站根据浙江省林业厅森林病虫害研究站、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开的“处方”,打响了灭蝉总攻。


官兵们将高音喇叭架在机场四周,同时放起了飞机开车时的录音,吸引蝉群聚集在喇叭周围。


为了减少蝉的绝对数量,场站从地方单位借来了11台大功率高压喷雾器,并根据专家的建议,配制出一种灭蝉的“特效药”。16名战士在机场方圆5000亩树木和草地里,对蝉展开地毯式“围剿”。起飞线、着陆线、加油线、停机坪、跑道,随着“特效药”喷过,蝉的喧叫声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7月29日,战鹰试车、试滑,现场检测结果表明,令人挠头的蝉灾终于有了明显缓解。一架架新型高速战机重新滑行在跑道上,冲上无垠的蓝天。至此,中国空军历史上极为罕见的人蝉大战宣告胜利结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