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1/


(24)


离开学校返回连队,老苏的魂却仿佛丢在了校园里。他想,如果通过几年的了解接触,真能与季婷婷结下秦晋之好,那真是他天大的福份。城镇户口,又是正牌大学生,如果与她双双回家,那小山村保准炸开了锅。听爷爷说,小山村近百年没出过一个大学生;听娘说,这几十年嫁到小山村里来的媳妇,没有一个超过初中文化,甚至还有个别是从西南农村花钱买来的文盲,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整天盼着两件事,一个是盼着季婷婷的来信,另一个是盼着双休日早点到来。

一周后,季婷婷来信了。粉红色的信皮,淡红色的信笺,信笺右下角还印着两朵盛开的红玫瑰,不用读文字,一股浪漫气息便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信不长,字体娟秀、工整,见字如见人。信中夸赞老苏刚毅、果敢、负责任的军人气质,溢美之词,充斥其间,看得老苏心跳加快又感到脸上发烫。从第二页到第三页,是几首小诗。

一首是:

我们并不陌生,

我们早已熟悉。

年轻的心,

总是相通的,

甚至不需要言语。


夜晚,因为有了星星,

才变得美丽。

人生,因为有了友情,

更值得记忆。


我们早已熟悉,

我们同在春天的季节里。


另一首是:

我不喜欢灰色,

我不喜欢故作深沉和冷漠,

那不是潇洒,

那不是性格,

那强烈的外表下,

包裹着的常常是软弱。


我喜欢绿色,

我喜欢生命的坚定和沉着,

那是成熟,

那是思索,

那是不屈不挠,

从容不迫的,

——英雄本色。

老苏开动脑筋仔细解读,恨不得从字里行间看出一些名堂来。它们像情诗,又不太像,可能是从诗集上抄录来的。对诗歌,老苏确实不感兴趣,依他现有的文化底子,读读连贯的话还可以,遇到大面积的断行、跳跃,思维实在跟不上趟,像发动机混合气过稀,总是上气不接下气。不过,这些诗不管是她自己创作的,还是抄来的,都表达了一份情感呀。老苏想,下一步真要把诗歌这一课补上,否则,缺乏共同语言,思想跟不上形势发展呀。

信的最末尾处,季婷婷写到:过两周期中考试结束后,到军营去参观学习。

老苏兴奋地连连跺脚,有门了,她愿意到部队来找我,看来好戏马上就要开锣了。“参观学习”这四个字用得太好了,含蓄、俏皮,富有现代人的幽默感。参观什么呢?明里当然是参观军营,可暗里不是参观我吗?学习什么呢?明里当然是学习解放军,可在她心目中,我就是千千万万解放军战士的杰出代表呀。通过学习、了解,日久生情,相识相恋,最后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真是太浪漫、太美妙了。

老苏立即回了一封信,信也不长,只表达了欢迎她来玩的愿望。将信投进信箱后,他要思考下一个问题,怎样好好接待季婷婷,给她一个温馨、浪漫又不失礼仪的第一印象。

星期天,他从银行里取出一百元钱,几年来只有按时按点存款,除了第一次探假取了两千多块钱以来,取钱还是头一回。他向连队请假上市里,破天荒地进了一次大商场。他想给季婷婷买点零食,好好招待招待。

商场很大,上下足有七八层。明亮的柜台,穿戴整齐而漂亮的营业员,因为是星期天,顾客很多,大包小包,川流不息,城里人的生活就是丰富多彩,逛商场购物都是一种享受,不像小山村里,只有村西头有一间杂货店,低矮、潮湿,是三大爷那位左脚残疾的儿媳妇开的。只卖些油盐酱醋和低档烟酒。

进门一层,大多卖黄金首饰,珠光宝气,看得人眼发晕。他匆匆走过,不敢停留,好不容易在东南角找到食品柜台,可面对琳琅满目的各种食品,他犯难了。

季婷婷喜欢吃什么呢?不知道。都怪自己军训时没有旁敲侧击打听一下,看来自己还是心不细。不过那时没有想到形势发展得如此迅猛,当时只是试探性质的,看来遇事必须瞻前顾后,计划周全。情急之下,他灵机一动,季婷婷是北方人,一定喜欢吃北方的食品。他低头沿柜台巡视了一周,发现了蜜饯和高粮饴,都是北方出产的,对,就买这两样。再细看价格标签,有高低几种不同的价钱。他犹豫了片刻,是买最便宜的?还是买最贵的?他思想激烈地斗争,最后一跺脚,难得一回,又是关键时候,好钢用在刀刃上,就买最贵的吧,也显示自己一片真心诚意。每样买了两盒,一下子花掉五十一块八毛,他有点心疼,五十块钱可是在县中读书的二妹一个月的伙食费呀。不过,以此迎接一个美丽的女大学生,为解决终生大事开个好头,值。他递过营业员包扎好的食品盒,刚要离开,看到几个女大学生模样的人嘻嘻哈哈走到柜台前,问营业员有没有巧克力卖。老苏好奇地在一旁观察,对呀,季婷婷年龄与她们相仿,她们的喜好应该有共性呀。那几个学生称了二斤散装的巧克力,一边吃,一边嘻嘻哈哈打闹着走了。老苏又回到柜台前,营业员问解放军同志还需要点什么?老苏指指玻璃柜里的巧克力,营业员热心地问:“是买给家人吃,还是送女朋友?”

老苏涨红了脸,半晌才不好意思地说:“属于后一种吧。”

营业员说:“噢,是送给女朋友呀。我跟你说,刚才她们是自己吃,买的是散装的。你应该买包装的,像这几种。”营业员拉开柜门,拿出二、三款包装精美的盒子。

“这要多少钱呀?”老苏犹豫起来,一是怕太贵,二是怕自己身上钱不够,出洋相。

“这盒十八,这盒二十八,这盒四十八。”

老苏又犹豫不定了,心里暗暗计算着口袋里的余钱。

“送给女朋友,当然要买最好的嘛!现在就时兴送这个。”营业员说完耐心地望着他,等待他的抉择。

“就买这盒吧。”老苏痛下决心,指着标价四十八元的那盒说。他看中的是纸盒的包装: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将一块巧克力放到美丽温柔的姑娘口中,姑娘半眯着眼,一副陶醉甜蜜的模样,这也许就是不远的将来,自己和季婷婷甜蜜爱情的真实写照呀。出了商场,尽管口袋里只剩两毛钱,可老苏心里还是相当高兴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