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村大将无罪的原因考证

仁丹 收藏 0 447
导读:8月16日, 蒋电告冈村宁次,要他继续坚守岗位,并负责维持秩序,所有武器装备移交给重庆中央 军,而决不可向其他军队移交,遇到不法扰乱者,可作自卫反击。华北、华东的大城市 和日军武器装备交给国、共哪一方?这一决定权实际落在了冈村宁次手上。他权衡再三, 认为蒋介石代表中国政府,且国民党内亲日派多,顺从蒋的旨意,在战后审判时或许能 逢凶化吉。于是,冈村立即复电蒋介石:遵令执行。同时,命令所属部队在原地等待重 庆政府军队来接收,对共产党军队的任何要求,坚持予以拒绝,必要时可采取武力自卫, 毋庸踌躇。

8月16日,

蒋电告冈村宁次,要他继续坚守岗位,并负责维持秩序,所有武器装备移交给重庆中央

军,而决不可向其他军队移交,遇到不法扰乱者,可作自卫反击。华北、华东的大城市

和日军武器装备交给国、共哪一方?这一决定权实际落在了冈村宁次手上。他权衡再三,

认为蒋介石代表中国政府,且国民党内亲日派多,顺从蒋的旨意,在战后审判时或许能

逢凶化吉。于是,冈村立即复电蒋介石:遵令执行。同时,命令所属部队在原地等待重

庆政府军队来接收,对共产党军队的任何要求,坚持予以拒绝,必要时可采取武力自卫,

毋庸踌躇。

两天后,8月18日冈村亲自给在华日军起草了《和平后对华处理纲要》,纲要指出:

“皇军停战后,切不可松懈斗志,要继续坚持不屈不挠的气魄和斗志,加强对重庆政府

的支持,要促进重庆中央政权的统一,协助中国的复兴建设。关于移交武器、弹药、军

需品等问题,要根据重庆政府的命令按指定时间、地点,完全彻底地交付重庆政府军

队。”

这个纲要是冈村自主决定起草了发的,应当说它与东京方面当时的主张并不一致。

日决定投降后,东京大本营作为正式指令曾给冈村发来密电:“此际莫如将红色势力引

进中国本上,使之与美方势力发生冲突,引起东业之混乱,从而日本可坐收渔翁之利。”

也就是说冈村应放手让中共接收,使其实力进一步增强,与国民党方面争夺天下。这倒

是符合作为战败者的日本统治集团当时的报复心态。后来不就是因国共内战及朝鲜战争,

使美国决定放松对日管制并扶植其发展,使日本获得东山再起的机会么?但是,当时的

冈村拒绝了大本营这一主张,他从一贯坚持的反共原则立场出发,采取了“与国民政府

紧密结成一体,断然对付中共”的方针。这当然赢得了蒋介石对他的好感。

8月中旬,新四军军部曾派冯少白等,到南京与日军总司令部联系受降事宜,冈村

宁次得知后,采取敷衍态度搪塞,同时,又派参谋主任桥岛等到吁胎县黄花塘新四军军

部,以种种借口拒绝向新四军投降。八路军的谈判代表在北平、天津、太原、石家庄等

地也遇到同样的拒绝。

冈村对共产党冷若冰霜,而对国民党却主动热情。8月27日,冷欣中将作为前进指

挥所主任抵达南京时,冈村派小林浅三郎总参谋长率领百余名高级军官前往机场迎接。

当晚,小林浅三郎代表冈村在新街口福昌饭店宴请冷欣。席间,小林对冷欣说:“我们

盼望着由你们来接收。这几天,我军在前线仍在与八路军、新四军对峙。他们要受降,

我们命令部队抵抗。上海中共地下党准备组织10万工人大起义,与新四军苏浙军区里应

外合攻占上海,这一行动被我们制止了。”

9月9日举行过投降仪式后,10日,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率一些高级将领,与冈村

举行了“亲切会见”。双方就反共合作问题进行了密谈。何应钦等人声称:“日军并非

战败,中国军亦非胜利。尽管如此,我等应停止一切争议,让既往之事付诸东流,而致

力于中日之合作。”此时的所谓“中日合作”,无非就是共同对付与国民党争夺受降权

的中共。果然,何应钦提出:“对日战事结束了,国共战争就要开始,我们对共产党作

战困难不少,蒋主席说要请贵军协助。”

冈村宁次点头赞同:“我既受天皇之命向中国投降,就应该忠实地为中国政府效

劳。”

中秋节那一天,何应钦还派人送了两卡车月饼和1卡车水果,到萨家湾日军总司令

部表示慰问。另外,何派王武上校单独给冈村送了两箱香烟和一箱茅台酒等物品。

国民政府从重庆还都南京是1946年5月5日,但蒋介石早在1945年12月20日就秘密来

到南京。23日晨,冈村“突蒙蒋介石委员长召见,遂去总司令部作短时间面谈”。一见

面,蒋即对他在接收过程中给予的合作表示感谢,并躬身问安:“贵官健康如何?生活

上有何不便,请不要客气向我或何总司令提出。日本侨民有何困难,也请提出。我们会

尽量给予便利。”冈村后来回忆当时情景说:“蒋和蔼之情溢于言表。……以好言相慰,

深感敬佩。”

直到1948年3月29日他被从南京转送到上海之前,他在这幢别墅小楼里总共住了约

一年半。这期间,冈村遵国民党军事当局嘱托,先后撰写了《毛泽东的兵法及对付办

法》、《围点打援是共军的作战特点》、《从敌对立场看中国军队》、《以集中兵力对

集中兵力歼灭共军》等分析报告和文章。其中,他称撰写《从敌对立场看中国军队》一

文时,几易其稿,历时颇长,因为“我自少佐时代经常来中国,相当通晓中国内情,又

屡与中国军队交战,对其缺点也有充分了解,既受嘱托,又愿为改善中国军队略申己见,

故直言不讳,加以批判。但拙著内容多涉及机密,故仅誊写三份,两份交出,一份留底,

不久亦烧毁。据何应钦后来透露,看过该文件的只有何与蒋主席及另外一人”。可见冈

村的这些文字,在蒋介石那里有何等重要的分量。

下午3时,公审继续进行。首先由江一平律师进行质问,继而由王家媚检察官宣读

有罪论证。随后,江、钱、杨3位律师与检察官进行辩论。法庭气氛从而趋向紧张激烈。

值得一提的是,江一平是上海有名的大律师,他在受聘为冈村辩护之前,其父曾极

力反对,不想让儿子遭世人唾骂。冈村闻知后,也一度担忧这位巧舌如责的高手出不了

庭,“然而在此情况下,江一平律师不顾其父反对,毅然出庭,并列举我在华北任方面

军司令官时期为供给农民棉布,打击奸商等事例,为我辩护,使我永铭肺腑”。1961年

6月,冈村去台北访问时,曾特意前往江一平家中表示感谢。而杨鹏、钱龙生当时还在

大陆,他自然是感谢不成了。

主文

冈村宁次无罪

理由

构成战争犯罪的条件是:在作战期间,犯有恣意屠杀、强奸、抢劫,或阴谋策划违

反国际公法,以及支持侵略战争等罪行。此为国际公法及我国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二、

第三条所明确规定者。

本案被告于民国33年11月26日接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所有长沙、徐州各会战中

日军之暴行,以及酒井隆在港粤,松井石根、谷寿夫等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等,均系被

告到任以前发生之事,与被告无涉(酒井隆、谷寿夫业经本庭判处死刑,先后执行在

案)。且当时盟军已在欧洲诺曼底及太平洋塞班岛先后登陆,轴心国即行瓦解,日军陷

于孤立。故自被告受命之日,以迄日本投降时止,阅时8月,所有散驻我国各地之日军

团斗志消沉,鲜有进展。近日本政府正式宣告投降,该被告乃息戈就范,率百万大军听

命纳降。这其所为既无上述之屠杀、强奸、抢劫,或计划阴谋发动,或支持侵略战争等

罪行,自不能仅因其身分系敌军总司令官,遂以战罪相绳。至在被告任期内虽驻扎江西

莲花、湖南邵阳、浙江永嘉等县日军尚有零星暴行发生,然此由行为人及各该辖区之直

接监督长官落合甚九郎、菱田元四郎等负责。该落合甚九郎等业经本庭判处罪刑奉准执

行在案。此项散处各地之偶发事件,既不能证明被告有犯意之联络,自亦不能使负共犯

之责。综上论述,被告既无触犯战规、或其他违反国际公法之行为。应予谕知无罪,以

期平允。

根据以上结论,按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1条第1项、刑事诉讼法第293条第1项,判决

如主文。

中华民国38年1月26日

审判长等人署名盖章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大概过于兴奋,而致良知未泯,说出了连至今某些日本人都不肯

说的话。这天,他在日记里追忆中方对他处理的全过程时写道:“对我的战犯问题,中

国政府起初特设联络班,安置我担任遣送工作,借以推迟入狱时间。东京国际法庭将我

列入战犯名单,传我到庭受审及作证,中国政府借口有病予以拒绝。以后因等待东京审

判的进展,并考虑国际关系及舆论动向最后才使我人狱,随后又因病情恶化准予秘密保

释,恢复狱外生活,以迄今日,终于判决无罪。除对中国政府、蒋总统、国防部各位将

军的一贯好意永志不忘外,并愿病愈之后,献身于日华友好,以酬宿愿。”

日记里没有提及他住在南京金银街4号别墅时,忙乎的神秘事务。而且不言而喻,

他的“日华友好”对象,自然不是指中共。

对释放冈村一事怎么看?论者的观点历来大相径庭。曾有一位台湾学者写道:“蒋

公令冈村无罪释放,使自己当时在政治上处于不利地位,但从书写中日关系史的角度看,

则是高瞻之举。历史上,你日本欠中国的帐我可以写,例证俯拾即是。而日本战败后,

我连你的总司令官都放了,并且将你200多万军民顺利遣返回国,不辱、不扰,你的日

华关系史怎么写?找不出一条中国人欠日本人帐的例子。”另一方面,该学者也认为判

冈村“无罪”,在政治上和情理上还是失当的,周全的办法是先判之以徒刑,然后可以

总统令来特赦。不过他又具体解释分析道:“民国38年初(即1949年),因军事失利蒋

公已决定引退,将不好再以总统令名义发布特赦,匆忙中故而造成举措失当。”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因冈村被宣判无罪释放一事陡起风波。1月28日,中共中央通

过新华社发表声明,向南京方面提出强烈抗议,谴责对冈村宁次的判决,要求重新逮捕

他,并以此作为与南京方面进行和平谈判的一项先决条件:


日本战犯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为日本侵华派遣军一切战争罪犯中

的主要战争罪犯,今被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战犯军事法庭宣判无罪;中国共产党和中

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声明:这是不能容许的。中国人民在8年抗日战争中牺牲无数生命财

产,幸而战胜,获此战犯,断不能容许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擅自宣判无罪。全国人民、

一切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以及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系统中的爱国人士,必须立即起来反

对南京反动政府方面此种出卖民族利益,勾结日本法西斯军阀的犯罪行为。我们现在向

南京反动政府的先生们提出严重警告:你们必须立即将冈村宁次重新逮捕监禁,不得违

误。此事与你们现在要求和我们进行谈判一事,有密切关系。我们认为你们现在的种种

作为,是在以虚伪的和平谈判掩护你们重整战备,其中包括勾引日本反动派来华和你们

一道屠杀中国人民一项阴谋在内;你们释放风村宁次,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因此,我们

决不许可你们这样做。我们有权命令你们重新逮捕冈村宁次,并依照我们将要通知你们

的时间地点,由你们负责押送人民解放军。其他日本战争罪犯暂由你们管押,听候处理,

一概不得擅自释放或纵令逃逸,违者严惩不贷。


中共中央的声明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得到了国内舆论的广泛赞同。由于此时

蒋介石已宣布下野,代总统李宗仁为争取和谈,下令重新逮捕冈村宁次,但淞沪警备司

令汤恩伯却将命令扣压不发。

就在新华社广播这项声明的同一天,汤恩伯当晚即派副官来到冈村在上海临时借住

的寓所内,通知他于次日晨6时30分之前到战犯监狱集合,与狱中其他在押的日本人同

乘美国轮船回国。

美轮“维克斯”号本来预定30日开船,但汤恩伯安排冈村等人提前一天住到船上,

因为“彼时在上海市到处都贴出了‘不许把日本战犯运走!’的标语”,再说汤也不敢

把李宗仁的命令扣压的时间过长。为防意外,只好让他们提前住到美国人的船上。

30日上午10时,“维克斯”号美轮驶离了上海黄浦港。自1941年7月冈村到北平出

任华北日军首领以来,他整整7年半没有回过日本了。今非昔比,那时日军气焰正盛,

他以大将的“荣耀”出征国外,如今则是在一片声讨中灰溜溜地回国。对日本战败投降

3年多来的情况,他没有实际的感受;这年间村已65岁了,自然也担忧自己晚年的生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