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寻找中国房价飙升的理由

新华社下属某网站7月26日发布一篇调查文章,题为《基本面找不出房价暴跌的理由》,以权威的数据和理性的分析得出两个结论:一是从长远来看,北京、上海这两个城市的人口将会突破3000万,对房地产市场的刚性需求使得房价下跌的空间不大。二是深圳出现的所谓“断供潮”,地产商、炒房客“撒娇”的成分居多,尚未见大面积蔓延的苗头。论据充实而客观,几乎是谆谆教导人们,要以怎样的视角看待目前房价的波动。


这篇文章之所以引人眼球,是因为不仅打破了大部分中国人对“居者有其屋”梦想,同时冠以中国最高新闻机构的名头让人不得不信。但是,既然他们从“基本面”找不出房价暴跌的理由,所谓的“基本面”又有可辩的学术属性,那么,反其道而论之,其中的“刚性需求”与其说是“找不出房价暴跌的理由”,倒不如说是在努力寻找房价飙升的理由。


如此反向思维或许会有人怀疑是找茬抬杠,但由于其结论过于偏狭,从宏观角度分析基本站不住脚。其一,北京、上海、深圳的人口剧增虽属实,对房地产的需求也可谓“刚性”,而京沪深三地在中国只能是个例,以此来概括“国内房价”有误导之嫌;其二,所谓的“基本面”缺乏明确的指向性,具体是中国社会的“基本面”,还是某市场空间的“基本面”,都有待推敲。而作为权威新闻机构,以这样的方式预测房地产价格趋势难免令人生疑。


经济学家任玉岭近期撰文指出,在囤积土地、惜售住房、投资和投机购房被政府稍加限制情况下,广大百姓依然买不起房,一些房地产商除了到山西、神木等“煤老板”集中的地方进行发动和鼓励购房外,就是要挟政府和银行,继续助推房价的飙升和增长。作为国务院参事,任先生的话当然不可能无的放矢,既然房地产商可以要挟政府,“豢养”一批为之摇旗呐喊的文人也不算奇怪。事实上,为了“继续助推房价的飙升和增长”,通过“重金”让一些专家和媒体为其制造舆论,在中国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不过,以此来推论该文的作者为“豢养文人”肯定是武断,因为希望中国房地产价格继续飙升和增长的并不尽是房地产商。进入2008年以来,随着美国次贷危机、国际石油涨价的影响,以及南方雪灾和汶川大地震等灾害的发生,中国经济的膨胀率日益明显,奥运会将成为中国经济“拐点标志”的言论几度喧嚣尘上。有人曾经预测,奥运会后支撑中国经济半壁江山的房地产价格将出现暴跌。在这样的状态下,寻找“房价暴跌的理由”已经不单是房地产业的问题。


那么,究竟谁希望中国房价继续飙升和增长呢?从《基本面找不出房价暴跌的理由》一文提供的“基本面”看,当然是房地产商,但对房价暴跌同样恐惧的还有银行。据该文称,中国个人住房按揭占信贷总额的比例已达20%左右,如果加上大量的房产作抵押的其他贷款,房地产价格的波动将影响到银行一半左右信贷资产的安全。换句话说,一旦出现房地产价格暴跌,美国式的次贷危机将在中国重现——银行坏账将导致金融体系崩溃,全面经济危机就在所难免。


即使是这样,对于一些利令智昏的人来说,让他们关心社会问题显然不够现实,他们用舆论助推房价的飙升和增长,也决不是以国家利益为主旨。从近年被揪出来的一些不法房地产大鳄来看,无论是“江苏富豪”王文龙,也无论是“中国首富”周正毅,其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其中不乏王武龙、陈良宇那样的大人物。利益的捆绑让他们成了房地产业的隐形股东,他们打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杏黄大旗,干得却是祸国殃民的勾当。就像俄罗斯石油大亨背后的推手古辛斯基,一边享受着高官俸禄,一边吸吮着他们亲手制造的丰盈泡沫。


诚然,中国的房价持续居高除了有人恶意炒作,还有诸多宏观经济因素,于是经常听到一些专家解释说,房价偏高固然是事实,但人均收入的快速增长也是事实。他们的主要依据是,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02年以来全国城镇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年增幅都在10%以上,不仅大大高于CPI的增幅,甚至超过GDP增幅。这样的逻辑近乎诡辩,抛开这些数字的有多少真实性不说,所谓的“工资增长”也仅限于公务员和在岗职工,占全国人口总数70%以上的农民和城市失业、待业、无业人员都不在其内,这样的“工资增长”结果是更加大了贫富悬殊,有意无意间把绝大多数中国人降低到他们设定的“基本面”之下。


《基本面找不出房价暴跌的理由》一文的可疑之处,不仅掩盖了中国社会两极分化现实,更重要的是为既得利益集团代言,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读也不是“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却恰巧印证了任玉岭的论断:是既得利益者“欲望无穷”的反映,也是少数房地产商贪得无厌的再现。是的,如果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就应该切实关心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起码应该用同样的方式在“基本面”上寻找房价不上涨的理由。否则,以此衍生出的社会矛盾和群体性事件爆发,也会永远找不出任何恰当的理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