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副书记谈胶农事件:干部当成这样不如跳河

《瞭望》文章:“孟连事件”促干部反省


胶农的利益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集中反映出一些领导干部工作态度和作风存在问题,离群众的期盼差距太远


经过4天的艰难协商,7月19日在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发生的一起警民暴力冲突事件,于23日晨得到妥善处置。聚集的胶农得到满意答复后各自回家,死者遗体被火化安葬。


但是,素来善良温和的傣族群众,拿起了刀斧棍棒,与警察对抗,用暴力维护自己的权益,引起当地干部深刻反省。


利益纠纷久拖未决引发冲突


7月19日上午,公安机关在孟连县公信乡、勐马镇部分农村地区开展社会治安整治过程中,对勐马镇5名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时,遭到受人煽动的500多名胶农手持长刀、铁棍、锄头等工具围攻。冲突导致41名警察被打伤,9辆警车被砸坏,民警使用防暴枪自卫,15名胶农被打伤,2人被击中致死。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发现,这起警民暴力冲突事件的背后,是当地胶农与橡胶企业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以及由来已久的矛盾纠纷。


据孟连县政府介绍,橡胶产业是孟连县的支柱产业,公信乡、勐马镇是孟连县橡胶主产区。计划经济时代起步的橡胶产业,在最初开发阶段,由当地橡胶公司投入资金、种苗和技术,负责胶林抚管的胶农投入劳动力,“后方群众”则以粮食、劳动力和现金等方式入股。


孟连县委副书记杨嘉才说,以此模式开发的橡胶林,橡胶公司、胶农和后方群众均有利益在其中。但是,胶农与橡胶公司之间的劳资关系模糊,他们把割来的胶乳交给公司,通过胶乳款提成获得劳动报酬;后方群众作为股东,不从公司利润中分成,却从胶农的提成中分红获得投资收益。


20多年来,橡胶公司经历过几次改制,最后改为私营企业。在此过程中,橡胶利益分配方案没有及时调整平衡。


公信橡胶公司负责人梁名锦告诉记者,近年来,国标一级天然橡胶价格从每吨7000多元涨到2.7万元左右,打破了原来的利益平衡,胶农要求涨价的呼声日益强烈。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启动后,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和律师插手其中,向胶农收取一两千元不等的“律师费”,许诺为胶农办理《林权证》。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他们挑动胶农不把胶交给公司,在胶农中培养“骨干人员”,煽动闹事,甚至发展到“推翻”村组自治组织、打砸橡胶公司、对抗政府林改工作队。


在他们鼓动下,当地胶农私自卖胶现象多发。去年9月12日,公信乡部分胶农运输50吨凝杂胶到外地出售,120多人手持长刀、棍棒等工具护送。去年10月10日,公安机关到公信乡抓捕聚众闹事的胶农,被300多名胶农团团围住,一些胶农用棍棒、石块等工具袭击民警,造成5辆警车被砸坏,17名民警受伤,其中包括孟连县公安局长。


今年5月,孟连县出台《深化橡胶产业改革指导意见》,公信、勐马和金桥3家主要的橡胶公司分别制定实施方案,对橡胶利益分配作出调整,由于胶农反对,工作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与此同时,在公信乡、勐马镇部分农村地区,暴力冲突事件仍然时有发生,治安状况不断恶化。


7月15日,孟连县委、县政府决定,对公信乡、勐马镇部分农村地区开展社会治安重点整治,普洱市从几个县调集数百名警力到孟连县助阵。大量的警力不但没有形成威慑,反而成为引发冲突的导火索——19日凌晨,公安机关在勐马镇勐阿村抓捕5名犯罪嫌疑人时,数百名胶农围攻民警,流血事件不幸发生。


一定会照顾绝大多数胶农利益


2名胶农被防暴枪击中致死后,100多名胶农抬着死者尸体来到勐马橡胶公司。他们认为是公司请警察来抓的人,愤怒的胶农扬言要公司老板偿命。附近胶农闻讯后,也纷纷赶来聚集。


群情激愤下,事态随时可能升级扩大。接到报告的孟连县委书记胡文彬立即率队赶到现场,对聚集胶农做耐心细致的解释、劝说和疏导工作。当天下午,普洱市委书记高旭升也赶到现场做胶农工作。


事件引起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委书记白恩培、省长秦光荣分别作出批示,要求尽快查明事件原委,认真倾听群众诉求,妥善处理善后等有关工作,尽早平息事态,及时公布事实真相。


受云南省委、省政府委派,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孟苏铁和副省长曹建方率工作组连夜赶到孟连县。20日凌晨1时,孟苏铁一行抵达孟连县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和部署相关工作。清晨5时,孟苏铁一行马不停蹄地赶赴40公里外的胶农聚集现场,与胶农直接对话。为避免刺激群众情绪,孟苏铁一行不带一辆警车、没调派一兵一卒。


对话在勐马橡胶公司的大会议室里进行,有100余名胶农聚集。记者在会议室看到,有的凳子上还摆着长刀、铁棍等工具,但胶农的愤怒情绪已经缓和。对胶农提出的意见和要求,孟苏铁一一作出答复或解释,诚恳地请胶农相信党委和政府,一定会照顾绝大多数胶农的利益。


胶农代表玉康提出,政府要释放被抓的胶农和律师。孟苏铁当场表示,不管他们有什么过错,一律办理取保候审后释放。对于橡胶利益分配调整问题,孟苏铁表示,政府将成立由干部、胶农代表、会计师和律师参加的工作组,深入调查研究,最终拿出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一定让绝大多数胶农满意。


一位胶农代表说,以前胶农上访反映问题总是得不到结果。孟苏铁马上检讨,承认以前政府工作的确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并向胶农深深地鞠躬表示道歉。胶农对他的这一举动报以热烈的掌声。


经过1个多小时的对话,大多数胶农离开现场各自回家。这次对话成为事态发展的“拐点”。接下来几天,聚集的胶农时有回升,但大部分是看热闹的村民,天色渐黑便各自回家。


20日下午,正在保山市开会的云南省委副书记李纪恒中断会议,乘坐直升机飞赴孟连县,立即驱车前往事发现场。李纪恒指示市、县领导干部,要带着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以最快的速度、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最佳的处置结果,这个结果要经得起历史检验。


李纪恒要求,迅速开展对2名死者的死因调查,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尽快与死者家属达成一致,让死者遗体火化,要关爱遇难者家属,对他们的生活困难要给予帮助。他还强调,要尽快解决好橡胶林利益分配调整问题,拿出相关方面都能接受的方案,确保群众利益不受损害。


21日,普洱市市长沈培平、孟连县委书记胡文彬等领导再赴现场,协商善后问题。沈培平介绍,死者家属坚持要求中央领导来解决问题,并提出高达1000万元的“天价索赔”,协商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22日上午,记者随同云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马继延、普洱市市长沈培平一行三赴聚集现场,马、沈一行与胶农“领袖”杨发展、胶农律师马敏慧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谈话后,终于说服二人配合政府做好善后事宜。


协商很快取得进展。23日凌晨,死者家属同意将遗体火化,胶农获得满意答复后回家。


干部严肃反省工作作风


虽然事态已经平息,但事件留下沉痛教训,引起当地干部深刻反省。


“对党充满感恩之情,待人善良温和的傣族群众,拿起了刀斧棍棒,与警察对抗,用暴力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件事情必须引起我们当政者的深刻反思,必须引起各级干部铭心刻骨、灵魂深处的反省!”在22日晚上召开的普洱市领导干部会议上,云南省委副书记李纪恒严厉警告在场官员。


这一席话引起了许多在场官员的强烈共鸣。孟连县委常委刀建华告诉记者,“孟连”在傣语中意为“寻找到的一个好地方”,当地傣族从滇西的德宏州一带迁移过来已有1300多年历史,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仍然相当滞后,被划为“少数民族直过区”,即从原始社会末期或奴隶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


刀建华说,建国以来,孟连各民族兄弟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砖瓦楼房取代茅草屋,电视机、摩托车走进了寻常百姓家。老百姓对党和政府充满感恩之情,那是真真切切、毫不夸张的说法。傣族群众拿起刀斧棍棒,与政府对抗,这是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纪恒指出,胶农利益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增收致富的美好愿望被一些坏人利用,导致胶农长期以来对橡胶公司的积怨逐步转化为对基层干部、基层党委政府的积怨,最终集中爆发引起冲突。群众利益诉求反映机制不健全,群众没有地方讲话,反映的情况得不到处理,是这起冲突事件带给广大领导干部的一个重要教训。


“要建立健全群众利益诉求的反映机制,让群众有地方讲话。”李纪恒说:“对群众的合理诉求,能够解决的要竭尽全力去解决,一时难以解决的也要耐心劝导说服,积极创造解决问题的条件。”


普洱市委书记高旭升认为,胶农的利益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集中反映出一些领导干部工作态度和作风存在问题,离群众的期盼差距太远。部分干部作风漂浮,脱离群众,漠视群众利益,听不进群众意见,离群众越来越远。


普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丕坤认为,一股农村黑恶势力的存在,一些社会闲散人员的挑唆和煽动,导致孟连县勐马镇、公信乡部分村组的基层党政组织难以正常运转,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在部分地区,甚至出现黑恶势力控制村民自治组织、私自召开村民大会非法选举“村民代表”、聚众攻击橡胶公司和政府林改工作队等情况。


“说话没人听,干事没人跟,群众拿刀砍,干部当到这份上,不如跳河算了!”李纪恒对这种现象提出严厉批评。他提出,各地要切实引以为鉴,加强基层党政组织的领导班子建设,提高基层党政组织在群众中的公信力、号召力和凝聚力。要提高基层党员干部调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及时把各种带有苗头性的问题和矛盾解决在当地,解决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