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电话”暴露卡拉季奇行踪

塞尔维亚媒体26日援引波黑塞族共和国前领导人拉多万·卡拉季奇的辩护律师的话报道,辩护方已在截止期限前最后一刻提出上诉,反对引渡。


同时,塞尔维亚安全人员和卡拉季奇逃亡期间的邻里和朋友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大量信息,令卡拉季奇被捕和躲藏的细节过程逐渐浮出水面。



“致命”电话


贝尔格莱德战争罪行检控部门资深顾问布鲁诺·韦卡里奇说,在卡拉季奇被捕前,特工已对他的行踪监视大约一个月时间,而暴露卡拉季奇确切行踪的是他自己无意间拨出的一通电话。


两名与塞尔维亚安全部门关系密切者告诉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塞尔维亚和国际安全部门一直监控卡拉季奇家人和朋友的电话,定期问询并搜查他们的住宅。


在6月的某一天,安全人员监控卡拉季奇一名亲友的电话时,发现一个来自贝尔格莱德地区一部手机的电话。追踪结果显示,手机主人是住在贝尔格莱德市中心的“德拉甘·达比奇”。安全人员由此开始留意“达比奇”,监控他的电话。


随后的调查结果成为近一段时期媒体上的焦点话题:“达比奇”便是卡拉季奇。


前塞尔维亚过渡政府内务部部长之一博若·普雷莱维奇说,安全部门决定7月21日前后逮捕卡拉季奇,是因为监控结果显示,卡拉季奇当时准备再换藏身地点。


“打电话给那名亲属是他的致命错误,”普雷莱维奇说。


“精彩”生活


安全人员先前向媒体披露的调查结果显示,卡拉季奇凭借高超伪装技术,以医学专家身份隐匿于贝尔格莱德市中心。


媒体援引在卡拉季奇身边生活多年的朋友的话说,卡拉季奇逃亡期间过着“精彩”生活,他们先前丝毫没有察觉他的真实身份。


卡拉季奇何时移居贝尔格莱德目前尚未披露,而贝尔格莱德替代疗法专家米纳·米尼奇说,他2005年结识化名为“达比奇”的卡拉季奇。


当时,卡拉季奇来到米尼奇的住宅,希望学习替代疗法。米尼奇说:“他带给我妻子一束鲜花,吻了她的手,请求成为我的学生。我当时觉得,他很高。”


按惯例,5天学习课程结束后,老师会为学生的学习成果以军衔评级。米尼奇说,卡拉季奇的评级结果是“将军”。卡拉季奇随后成为替代疗法方面的专家,时常在专业杂志《健康生活》上发表文章,甚至多次在公共场合发表演说。


卡拉季奇平日里生活平静有序。他经常光顾住宅附近一家商店和一家酒吧。商店老板乌罗什说,卡拉季奇会跟他们开玩笑,给小费比较慷慨,“他是名真正绅士,如果我当时知道他就是卡拉季奇,我怎么也不会收他的钱”。


韦卡里奇和普雷莱维奇均认为,卡拉季奇最终被捕是因为他对伪装效果“过于自信”,认为身份不可能暴露,甚至“他都开始认为自己不是卡拉季奇”,所以做出给亲友打电话、甚至公开演说等举动。


“最后一刻”上诉


无论如何,逃亡生活已成为过去,卡拉季奇现在需要面对一系列司法程序。


塞尔维亚《政治报》26日援引卡拉季奇的辩护律师斯韦塔·武亚契奇的话说,卡拉季奇的辩护律师团25日夜赶在上诉期限截止前最后一分钟,以通过邮局寄信的方式提出上诉。


不过,武亚契奇26日拒绝披露上诉细节。他说:“我无法就上诉说任何事情,包括何时何地寄出上诉信和信中有何内容。我开口谈论这一问题时,应该是上诉遭驳回或是卡拉季奇已在前往海牙的路上。”


武亚契奇25日说,他们计划在截止日期前最后一刻提起上诉,反对把卡拉季奇引渡至设在荷兰海牙的联合国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便最大限度延缓引渡进程。他预计,即使一切顺利,塞政府也不可能早于30日引渡卡拉季奇。


围绕引渡卡拉季奇的司法程序问题,一场明争暗斗正在展开。


一些人担心,对卡拉季奇的庭审会重演前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庭审过程。米洛舍维奇在国际法庭上选择自己担任辩护律师,庭审一拖再拖。米洛舍维奇2006年因心脏病去世时,法庭尚未就他所受指控作出裁决。


而不少塞尔维亚人认为,相关庭审带有明显偏向性,对塞族战犯嫌疑人不公。


武亚契奇已表明,卡拉季奇准备在国际法庭上效仿米洛舍维奇,为自己辩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