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中卷 第二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2/


就在同一天晚上,幕旗山日军司令部灯火通明,正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会议一开始,气氛便有些紧张,不但是伪军一二团之间已闹得不可开交,最主要的是戒备森严,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警戒着全场,每一个与会人员在进门之前都要亮明身份,搜身检查,这是以前未有过的。而且此次会议参与人员如此之多,也透露出不同寻常的信息。伪军是连以上军官,日军是少尉以上军官,参加会议的有几十人,自从日军侵占小城以来,也没有召开过如此规模的会议。看到日本宪兵闪亮的刺刀,伪军军官的心理便有些毛了,打起鼓来。吴良行有心到三洋野合太君跟前告状,就他的侄子吴老淮被刺事件展开交涉;但一看到此等诡秘气氛,知道貌岸然不是时候,只得将怒火压了又压,与一团的人挤在一起。刘大孬子微微冷笑,也不动声色,自与自己的手下谈笑风生,气得一团的人大瞪眼睛,而毫无办法。


等了好久,才见三洋野合中佐陪着几个军官到了,他们雄赳赳地进了会议室,来到座位前,站定。


这里只听阉猪用日中文一声喊:“全体起立,向大佐阁下致敬!”


只听见哗哗地声音,所有的军官都站了起来,深深地弯下腰去,哈依一声。


大佐挺直了腰板,板着一张筛子脸,叽里咕噜地一通训话,伪军们谁也没有听明白。


一般来讲,日本军人都在的场合,发言人讲话要慢一点,讲一句歇一会,好让阉猪及时作出翻译,好让大家都明白一点。


可是那,今晚,这位大佐阁下是太激动了,还是太大意了,竟一句话也没有停顿,弄得伪军军官云里雾里,乌龟眼对上了绿豆眼,一句话也听不懂啊。就是那些日军军官,也由于大佐阁下讲话太快,也只听了个大概,也是半懂不懂的。


但所有的人都得笔直地站着,连眉毛也不敢动一下。毕竟今天说话的这位,是到这个会议室来的最大官价。


好不容易等大佐阁下讲完了,众人才坐了下去,大家你望我,我望你,不明所以。


三洋野合中佐终于开了口,大概他也觉察到了伪军一句也没听明白,就把大佐的话简要地重复了一遍。他说,这位源田大佐阁下来自安庆大本营一一六师团,是旅团长多田保将军派来宣读作战计划的。由于国民党五二六团莫敌在五二七五二八团的协助之下,攻下了已被皇军占领的潜山县城;并且莫部还夜袭安庆机场,炸毁皇军飞机六架。支那有一句古话,叫做,是可忍,孰不可忍。大日本皇军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为了确保安庆安全,长江大动脉的畅通无阻,旅团长多田保阁下制定了全方位的作战计划,要一举攻克安庆境内所有的城镇,消灭国民党一七六师三个团主力,肃清共产党新四军皖江游击队,此次作战,动员了皇军三千多人,皇协军三个师一万多人,战机一百多架,坦克四十辆,于明晨五时全面展开攻击。我们的任务是,配合湖东境内友军,歼灭国民党五二七团,消灭张狗仔湖东游击队王华盛小城游击队,大家的明白?


“明白了!”


哟西。具体的作战任务是,武田君,率领你的小队,防守小城,并且侦破吴老淮被刺疑案;小岛君,率领你的小队,配属皇协军二团进攻湖心洲,斩草除根,把支持抗日的老百姓统统的杀光,然后挥兵攻向怀宁方向,配合安庆友军消灭五二七团;本田君,率领你的部下,配属皇协军一团进攻水圩,抢占三公山,阻断国军五二八团周雄部溃逃道路,配合驻守庐江的五十五师团一部歼灭之。


“是,阁下!”


散会之后,三洋野合中佐特意将吴良行刘大孬子两位团长留了下来,做做调解工作。茶过一巡之后,三洋说道,你二人都为皇军办事,要忠心于天皇陛下,要团结协作,为大日本帝国利益战死犹荣。虽然我知道,你们支那人像一盘散沙,喜欢彼此争斗,但是,现在都在为皇军办事,就要把支那那一套丢掉,学习我们大和民族的团结协作精神,打好这一战,升官大大的,发财大大的,大日本帝国不会亏待你们的。你们的,可明白?


在三洋的淫威之下,二人只得点点头,彼此怒视一目光。


三洋又说道,我的知道,吴桑,耿耿于怀的,是吴老淮的死。这一点你的放心。我已派武田君去调查,武田君是大日本最优秀的情报官,什么的查不出来,真相会出来的,你们的明白?你们的不要互相猜疑。


刘大孬子点点头,忽然说道:


“太君,听说凶器不是一把刀子,而是一把小剑,听说剑柄上还刻着字,一看就明白了,还要怎么查?我知道,有人怀疑是我,企图往老子头上泼脏水,老子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要文的来文的,要武的来武的,谁怕谁呀?真是的,像一条疯狗一样乱咬人,老子就怕吓得尿裤子了?老子是长大的,刀山火海上滚过来的,老子怕什么?天塌不下来,地陷不下去。”


吴良行听了此言,忍不住大怒起来,狠狠地拍桌子骂道:


“哪个狗娘养的杀了人,哪个狗娘养的心里有数。不然,连老子都只知道是刀子捅的,根本不知道是剑,更何况还晓得剑上有字,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属下请求太君将此人扣下,以正军纪!”


三洋听了之后,不置可否,斜睨着刘大孬子,微微冷笑。


刘大孬子此刻已知道自己刚才太急躁了,好象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不应该说出是剑,剑上有字的话来,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便于工作也不再后悔,老子顶天立地的,怕什么?怕吴良行把老子吃了,笑话。怕日本人把小鞋给老子穿,屁话!老子就是老子,天王老子拿老子还没辙呢,更何况这些个乌龟王八蛋!便表现出了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直把吴良行气个半死。


老鬼子三洋野合早在一旁看得清楚,此事必是刘大孬子指使无疑,但目前正是用人之际,需要这些人为大日本卖命的时候,是绝不能动真格的。刘大孬子对皇军是忠心耿耿,手下也有六七百号人,不到万不得已,是动不得的。那边,吴良行却有近千人,对皇军也是忠心不二,协作时间也很长了,皇军对他知根知底,很好驾驭。但要在两者之间寻求某种程度的平衡,着实困难。现在只能用郑板桥的那句话,“难得糊涂”来敷衍了,这事押后再说吧。也可把它当作刘大孬子小辫子,紧紧地攥在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