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暴力青年”= 弱势群体?

上海闸北袭警案发生后,网上有言论称行凶者杨佳由所谓的“生活窘困弱势群体”转化为愤而反抗社会、袭击警局的“暴力青年”。为什么会有这样看似合理实则混淆视听、自相矛盾的推理?要点穿这一无稽之谈且看以下媒体公开发布的事实:

事实一:“这位邻居见了母子俩就绕着走”。袭警案发后,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专程到杨居住的北京慧忠里了解情况。面对众多记者的采访,所有邻居没有一人说过杨家一句好话,因堆放垃圾而与杨家发生矛盾的一位邻居甚至“见了母子俩就绕着走”。反观杨佳长得人高马大,近一米八,凡事“睚眦必报”,“弱势”一说从何而来?

事实二:行凶前精心准备,作案时凶狠残忍。具体的案情已由上海警方详细披露,从具体犯罪过程不难发现:杨佳的杀人行动显然经过精心策划,甚至预先“踩点”,选择距事发警局仅需步行五六分钟就可抵达的小旅馆,携带自制的爆炸瓶、防尘面罩、登山杖、长十余公分的剔骨刀。面对毫无防备的警员个体几乎刀刀刺中要害,极度残忍,以致造成伤亡惨重。如此危害他人生命安全、采取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人怎能冠以“弱势”之名?

事实三:律师评价:“具有较强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犯罪嫌疑人杨佳被制服后,面对警方讯问,他首先要求安排律师到场为其提供法律帮助。以代理刑事案件为主、已在律师界服务20年的谢有明律师与杨佳进行了约两个小时的会面。谢律师认为杨是他见过最与众不同的犯罪嫌疑人,“精神状态正常,头脑清醒,逻辑清晰,具有较强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杨一开始就向律师了解作为犯罪嫌疑人在法律上有哪些权利;当有人进来拍照时,杨又询问律师是否合法。套用一句广告语的说法,这种种迹象无不表明:该杨由内而外――毫无“弱势”可言。

那么究竟何谓弱势群体?专家解读:弱势群体,也叫社会脆弱群体、社会弱者群体,它主要是一个用来分析现代社会经济利益和社会权力分配不公平、社会结构不协调、不合理的概念。2002年3月,朱镕基同志在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使用了“弱势群体”这个词,从而使之成为一个非常流行的概念。

现在的传播媒体渠道多、触角广,为了抢夺受众的眼球,为了成就文化快餐,纷纷使出浑身解数,而互联网上反复转贴的消息、新闻往往未经证实,措辞和造句夸张、庸俗、自以为是随处可见。由此可以推断,之所以会有在“暴力青年”和“弱势群体”之间划上等号的言论,无非是借助新闻流行语妄断热门话题,获取所谓的话语权。

市场经济营造着公民社会的自治机制,社会成员经济地位的独立性和经济行为的自主性,内在地规定了公民社会的高度自治性。在当前建设现代化的过程中,象任何一个国家步入法治化一样,我们的国家要步入法治化轨道,要建成法治国家,应具备两方面的条件:一是要有一套反映社会关系及其发展规律的法治制度体系;二是要有社会公众对法律秩序所内含的伦理价值的信仰,即社会公众对法律忠诚的信仰。俗语云,“惟自助者天助之”。 愿我们的网络公民在争取个体话语权的过程中坚守起码的道德良知和法律判断力,千万不要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将自己和受众都沦为道德与法律的双重“弱势群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