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家中的老风扇

家中的老风扇



家中有一台三档调速落地风扇,是杭州华丰电器厂生产的“奇异牌”。它的风翅是铝片的,防护罩、落地杆是电镀的,今年25岁,虽“年龄”大了点,但至今电镀层明光铮亮能照得出人,运行起来平稳无声。这台落地风扇过硬的质量和良好的性能,与我和妻对它的保养和爱护功不可没——,我为它加过三次机油,老婆每年秋风凉的时候,总是把它擦拭后再用塑料纸把它包起来。

当年,为购置这台风扇,我们老婆汉子整整积攒了两年。那时,年轻公务员是“米发梭”(月薪34.5元)干部,工人是“米来梭”(月薪32.5元)师傅,而且连续十多年没提工资。一个双职工三口之家每月不足80元钱,既要正常生活,又要人情往来,两年挤出135元钱买台落地风扇,也算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儿。为此,我还“风光”了一把儿——,在批判林彪“今不如昔”论中,近千人厂子的家庭仅有二三十台落地风扇,我榜上有名。

家中有了这台风扇后,极大地“解放”了老婆的“生产力”,下班后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料理家务。4岁的儿子更是“穷汉乍得毛驴子”,雨天即使天气凉快得很,他也要将风扇按钮拨到“定时”上,用风扇吹着睡觉。惟我受益最小,有时班后为领导赶写材料,或写个稿子,风扇吹得稿纸乱飞,不如做个顺 水人情,让给老婆孩子。即便如此,亦为生活如此“奢侈”受宠若惊:因为父母家才用了个台扇。

我最早认识电风扇是七八岁在黑白电影中,最早体验风扇的滋味是在礼堂中。那时放电影没有专门的影院,都在县礼堂放映,能容纳近千人的礼堂,惟一的一台风扇用来给放映员降温。挨到放映员换片时,我和小伙伴们特意挤到风扇前,尽管风扇送出的风混杂着汗臭和旱烟味,但还是感到那风扇送出的风是那样的惬意。

改革开放后,以龙口 “金龙”牌为先锋的厂家打赢了一场普及电风扇的“闪电战”,这场“冲击波”后,电风扇就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了,其中我这个三口之家就又添置了吊扇、台扇等4台风扇。从九十年代中期,空调已成为家庭和办公室主流降温工具,计算机取代了“爬格子”人手中的笔杆子。

老婆下岗后与人同开了一爿小店,家中的落地扇、电冰柜本是“闲家用”,于是随妻一同重新“上岗”。前几年搬家时,家中的过时家具物件基本都赠送给了亲朋,那台落地扇也在淘汰计划内。不料,去年人家又死活把它给退了回来。开始,我嫌它与家中的空调等装饰不协调,后又一想到它的实用性,就留下了它。本人嗜烟好棋,夏天与友在院中奕棋闲谈降温、晚上乘凉吹走蚊虫、一人在家抽烟不呛眼睛,既实用节电,又移动性强,这些优点是空调不能比拟的。

计划经济年代,我曾在《青岛日报》上见过一条消息,曰江苏某地一农民上年种稻时不慎将一块“青岛牌”手表失于水田,次年收稻耕田时,手表失而复得且完美无缺报时准确,乐坏了青岛手表厂,自豪了青岛人。按说,比比皆是区区一台风扇不值得玩弄笔墨,但见到风扇想到“青岛牌”手表的往事,触景生情,虽明知生产风扇的这个厂家如今不知沿革到何种境界,但该厂的老员工如能见到这篇东西,追忆老体制时期工人师傅对产品质量的执著,必当感慨万千;用户对产品质量的真实感受,企盼唤醒新时期厂家对产品质量的良知。所以,自以为写下这段故事还是值得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