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兵败野人山---(二)

中国远征军兵败野人山---(二)

------接:中国远征军兵败野人山----(一)------

更有甚者,如果宿营时没有仔细挑选位置,把窝棚搭在了蚂蝗窝里就更惨了。在进入野人山不到二十天的一个早上,军人们被一阵失去了人声音的大声的惊叫惊醒。一个女兵把窝棚搭在了蚂蝗窝中,那个女兵已经惊恐地脱掉了上衣正在脱下衣。大家以为她被连日的精神压力吓疯了连忙去制止她。走到她跟前大家都被惊呆了,那个女兵全身上下都被蚂蟥钉满了,就连乳房和女人的那个要命的地方都是一条条钻进肉里的蚂蝗,这些可怕的虫子已经吸得鼓鼓的,发着深红的颜色。另外一些女兵急忙帮着她往外拽。这些被称为蚂蝗的虫子学名叫山蛭,生活于深山草泽。个头比通常的蚂蝗小得多,但比蚂蝗凶得多,它钻入人体时先施麻毒使人失去感觉,待它吸足鲜血后便会自行脱落。吸血时它用其强有力的吸盘紧紧吸住人的皮肉宁肯被外力强行扯断也不放口。制服它只有用吸烟用的烟袋中 的“烟油子”抹在它的身体上使之脱落。等到这个女并被赶来救助的男兵救下来她已经被折磨的精神失常,跑进了悬崖。

还有那些穿行在山谷中的河流。河水似乎并不像在岸上看时那样的汹涌,渡河时温凉的河水掠过人的肌肤,竟有一种沐浴的快感。可往往当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河水突然变得凶险起来。由刚刚还清缓柔曼的水流变成了恶毒的杀手。河面上的水流依然流淌着温存,而水下却突然暗流湍急,紧接着水面就会涌动起急促的漩涡,河底的卵石也随着滚动起来,回头看去,河水绝没有了刚才的平静,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一股山洪已经汹涌地喷泻而下,就是这种毫无先兆的山洪又吞没了无数远征军官兵的生命。

随着在野人山里的深入,远征军部队越来越零散,越是零散的小群体就越容易受到野人的袭击,野人的袭击给远征军雪上加霜!远征军仅此项便损失惨重。野人对人类的袭击有相当多的是女野人对男性的袭击。零散掉队的男兵就有不少受到女野人的性袭击,有一个男兵被女野人抓去,他们用十分古老而又有效的方法刺激这个已经很虚弱的男兵,经过几天以后这个男兵已经奄奄一息,被女野人送回抓到他的地方,然后又去袭击别的男兵。还有女兵被男野人掠走,在作完野人们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后,扒光了衣服、抢走了所有物品后丢掉,任其死去。

远征军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在茫茫的野人山热带雨林迷失了方向。不然,通过野人山无论如何艰难也用不了五十天之久的时间。这支溃败的庞大军队,陷在了野人山中,他们不断地“向前走”实际上只不过是在野人山里画着一个又一个不规则的圆圈,按照这样的走法,除非是命运给与机会,否则永远走不出野人山。有两次他们已经走到了野人山的边缘却又鬼使神差地转了回去,这样的溃败已无方向可言,后面部队依照前面倒下的战士的尸体和遗留的物品作为路标使已不能够再称为部队的队伍保持大致的整体。经常出现走一段看来似乎没人走过的路,无意间却又和大队人马所过之处不期而遇,随地是人的粪便,或者是一片窝棚、几处营火的灰烬,越来越多的士兵的尸体出现在经过的路上。有一次竟出现了两个搭得非常整齐的窝棚,窝棚外面的步枪按照军队宿营条例架成稳定的三角形,这是为了遇到突发情况军人们能够迅速地持枪在手,可是进入窝棚中看去,两个窝棚中并排躺着十八个兄弟,早已经死了,高度腐烂的尸体被蝇蛆和专食腐肉的巨蚁、昆虫啃噬得残缺不全。接着更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出现了,在密林中一片极难得的空地上整齐地搭设着一排一排的窝棚,几乎填满了这一大片草地,窝棚外事按照内务条令整齐码放的枪支、弹药,一个班为一组,机枪放在两堆架放整齐的步枪之间。这里宿营了至少千人以上的部队,宿营前他们有条不紊地执行了军队内务条令的要求。可是每个窝棚里躺着的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具的白骨!足有两千具完整的尸骨!那些枪竟然锈在了一起。

那两千具白骨和整齐地码放在窝棚外面的枪支是中国远征军在野人山诸多的不解之谜中最大的一个谜,至今仍没有任何可信的解释。从遗留在现场的符号看这是中国远征军新编第六军第28师的一部。这个师在曼德勒被日军打散之后,约四千散军在一位团长的带领下向后撤退。孙立人将军的38师曾经收到他们的电台讯号,孙师长建议他们向印度转移与38师会和,他们不同意,宁肯穿越野人山回国。

这与杜聿明溃走野人山的原因一样。史迪威曾命令杜聿明率部撤往印度,但是杜聿明不去—到了国外他的军队就成了美国人的了!他决意北越野人山撤回国内,结果酿成惨绝人寰的大悲剧。而28师的这一部进入野人山之后也没能与第五军会合,与外界的联系彻底断绝。在挣扎中损失过半约有两千官兵到达了最后的葬身之所。从宿营现场可见这两千官兵在最后一个晚上仍是一支很有纪律的军队,这支军队绝不会因为失望、恐惧等原因集体自杀。那究竟是什么神密的力量夺取了这两千多人的生命?没有人能够回答。令人扼腕的是他们已经走到了野人山的边缘再有两天只要方向正确他们就可以走出野人山了。

-----未完,待续。下文请看:中国远征军兵败野人山之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