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看来今晚上有任务的不只是我们!”正在做起飞前准备的杨叶忽然听到身后的王昊说到。

“哦?”杨叶一边挑手打开MFD平显,看着那宽大的屏幕跳亮,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到。

“诺,你看,‘太湖’号、‘巢湖’号也忙着呢!”王昊指了指坐舱外的黑夜,不远处的两艘072级两栖攻击舰‘太湖’号、‘巢湖’号在漆黑茫茫的海面上泛出依稀的灯火。

“怎么样,看到飞行甲板上的那些直升机吗?”王昊说到“看来这次任务有搞头了。”

杨叶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他看到穿着黄色亮银反光背心的信号引导员正从弥散的蒸汽中钻出来,向这边走了过来。“该走了!”杨叶一边说着,一边松开刹车。

‘太湖’号、‘巢湖’号两栖攻击舰,全通式飞行甲板上一片忙碌,旋叶搅起的强劲气流中,数架‘直-16H’运输直升机怒吼着拔高而起。机舱内,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漠然地看着黑沉沉的夜幕,兴致勃勃的士兵们谈笑着,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越南-占婆岛以东海域,‘越人阵’海岸警卫队第3守备队第2连连长-黎阳勐大尉独自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海上石油开采平台的框架活动箱板房顶上。

看着那轮高挂在夜空中的明月,黎阳勐想起了自己的家。自从到这座固定式采油气平台服役以来,黎阳勐便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由于越南的分裂,事实上,黎阳勐暂时也回不家了。不仅仅是他,很多越南人都和黎阳勐有着同样的遭遇,家庭在北方,而自己却在南方服役;或者人在北方,但家却在南方。这种活生生被撕裂样的痛苦曾经困扰了不少越南人。

点上一支烟,黎阳勐大尉在烟草的气息之中,独望着天空中的明月,也许明天、也许后天,这场战争就会结束了,只要完成了统一,打倒了腐朽的河内政府,自己便也可以回去了。黎阳勐在一闪一闪的烟头火光中,独自安慰着自己。希望那个时候,家并没有遭到战火破坏。

高塔上,一名士兵打着探照灯,将光柱扫了过来,刺眼的灼光几乎使得黎阳勐大尉的双眼都睁不开了,大尉眯着眼,抬起头来,破口大骂着“混蛋,你把探照灯往那里打!”

挨了一通臭骂的士兵连忙唯唯诺诺的应声着将探照灯转开,雪白刺眼的光柱在夜空中刺开一道灼亮。黎阳勐大尉骂骂咧咧着翻身走下框架活动箱板房的房顶,又该巡查哨位了。

自从南北之间的战争爆发以来,所有在‘越人阵’武装控制下的海上石油开采平台都提高了戒备等级,以防止那些北方政府军的偷袭。除了增加了守备力量之外,每天晚间的时候,所以负责军官都必须进行哨位巡查,保证是由开采平台的安全。

端着枪的士兵游走在自己的哨位上,两挺高射机枪则放平着枪口,随着探照灯的光柱,不时转动着。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座海上石油开采平台下面的海水间,十余个黑影正悄然地浮露了出来。海水的哗哗拍打声掩盖过了轻微泛起的涟漪,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幽灵的到来。

摘掉封闭循环呼吸系统的呼吸器,拉下头戴的夜视仪,端着CF05G式微声冲锋枪,中国海军陆战队第1旅所属侦察连的蛙人干脆利落地沿着塔基平台攀爬了上去。

“就位!”一名尖兵模样的蛙人在平台底部入口处安装好了起爆器,依次排开的队员们举枪对着着舱口,掩护着尖兵的行动。分队的指挥员对着‘机动用户系统’发出了就位的信号。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差点将正走下舷梯的黎阳勐大尉掀翻下去。不远处的3号开采油井上腾起一团刺眼的火球。“怎么回事!”黎阳勐正在愕然之间,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平台上的高射机枪阵地顷刻之间便消失在火光之中。“混蛋,有敌人!”被震得浑浑噩噩的黎阳勐醒悟了过来。“有敌人,有敌人!”刺耳的警报声顿时响彻在石油开采平台的上空。

乱糟糟的士兵蜂拥着从活动箱板房内冲了出来,很多人都是衣衫不整的抱着枪。急得满头大汗的大尉抽出佩枪,在混乱之中呼喊着军官就位。耳边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鸣声。

“直升机,是直升机!”有人惊慌失措的尖叫了起来。

两架闪着红绿色夜航灯的武装直升机从夜幕之中如同鬼魅样、杀气腾腾的钻了出来。

抬手用手中的9毫米手枪对着两架‘低空杀手’徒劳的射击着,黎阳勐大尉声嘶力竭的狂吼到“直升机,防空火力准备!”可是乱糟糟之间,谁也没有听清这位连长的声音。

“是中国人的飞机!”有人借着爆炸的火光依稀认出了这两架‘树梢猎手’的来路。

一架中国海军陆战队所属‘武直-10D’攻击直升机一个侧翻,让开攻击阵位,后面的另一架‘中国虎’杀气腾腾的压下机头,30毫米链式机炮猛然地喷吐出灼热的焰火。

几名正准备还击的‘越人阵’士兵躲闪不及被横扫过来的火链拦腰抽断,顿时在火光之后化作漫天的血雾。漫天飞舞的破片迎面四溅,将越南人打得鬼哭狼嚎。

“行动!”几乎就在‘武直-10D’开始展开攻击的同时,平台底部入口处的蛙人分队指挥员果断的低声吼道。随着起爆装置按钮的摁下,-轰-一声低沉的爆炸,入口处的舱门在硝烟中轰然而开,不等弥散着的火药气味散尽,几颗震撼弹便从舱口处滚了进去。

“炸弹!”舱内传来越南人惊慌失措的呼喊声。-轰-轰-轰-爆裂的巨响夹杂着耀眼的白色灼光骤然腾放。“上!”随着指挥员的命令,十余名蛙人依次从炸飞的舱门处冲了进入。

整个底舱内一片昏暗,挂垂下来的荧光灯因为电路的问题,而忽闪着,很多被震撼弹的灼光和巨响给震愕得没有醒过神来的越南士兵埋头缩成一团。冲进舱室内的中国陆战队员丝毫不手软,CF05G式微声冲锋枪的短点射中,9毫米子弹将一个又一个越南人撂翻在血泊中。

“切断动力舱电源,准备突袭。”指挥员匆匆的命令到“守住底舱入口,准备越南人的反扑”

倾泻完弹雨的‘武直-10D’攻击直升机咆哮着掠过头顶,另一架直升机立马接替了位置。火光之中,许多越南士兵都炸得血肉模糊。数架‘直-16H’运输直升机轰鸣着从远处爬升出来。

“中国机降兵!”黎阳勐大尉刚刚喊出声来,一枚5.8毫米钢芯狙击重弹便呼啸而至,蛮横地敲开了他那罩在贝雷帽下的脑袋,伴随着头骨破碎的碎裂声,翻滚着的5.8毫米子弹在将这名到死都想着回家的越南人的脑组织搅和得稀烂之后又撞开了后脑壳,飞打在甲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铛-,一股混合着脑浆的猩红飞洒而出,失去生命的尸体如同木桩样的栽倒。

悬停在空中的‘直-16H’运输直升机的舱门处,一名端着QBU88式狙击步枪的狙击手转过枪口,将十字线压在了下一个目标的脑袋上。

安装在机身两侧小舷窗窗口处的7.62毫米6管机枪伴随着电动马达驱动时的-呜呜-声,开始如雨样的泼洒金属弹幕,夜幕之中,看上去这些灼热的弹雨就像是一道火链样,略带着微许的弧度,横切过开采平台的甲板。

“走,走,走!”直升机的飞行员掉过头来吼道,早已经就位的陆战队员们沿着抛垂下来的绳索快速的滑降下来。翻飞在天空中的‘中国虎’则以最为猛烈的火力配合着‘直-16H’的机枪火力,狂热的压制着越南人的反击火力。不远处的3号开采平台同样在上演着这一幕。

乱糟糟的‘越人阵’士兵沿着舱室走廊涌向底舱,那些中国人居然从下面突袭了上来,在军官们的呵斥下,30多名越南士兵沿着舷梯而下,准备去将那些中国军队赶出去。

砰,突然之间,所以的灯火全部熄灭,刚刚还灯火辉煌的石油开采平台已然是失去了所有的璀璨,拥挤在走廊内的越人阵士兵茫然不知所措,黑漆漆的一片让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去做。

一阵刺眼的灼光从走廊的尽头处扑面而来,刚刚才因为陷入黑暗而没有能够很快适应过来的‘越人阵’士兵顿时惊呼了起来,因为那股灼亮几乎让他们睁不开眼来,许多人不得不抬手去遮挡这份让他们间歇性失明的灼亮。几乎就在顷刻之间,无数的弹雨迎面飞来。

安装在CF05G式微声冲锋枪的整合式皮卡汀尼导轨上的战术灯几乎形成了一股灼亮刺眼的光源,被迷离了视线的越南人在蛙人们的面前就等同于毫无还手之力,透过瞄准镜导轨上的反射性瞄准装具,相互掩护前进的中国陆战队员们疯狂地用弹雨收割着越南人的尸体。

50rds容量的4排弹匣可以使得CF05G有着充份的压制火力,随着突击队的前进步伐,走廊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越人阵’士兵的尸首,到处都是喷溅的污血。

端着95Ⅱ步枪的陆战队员迅速建立起环形防御线,半跪着抵枪射击的队员们以精确的三连点,掩护着更多的战友从直升机上滑降下来。而刚刚落地的士兵则穿过掩护队员的环形守卫线,相互掩护着向前攻击前进。子弹-嗖嗖-着从耳边飞掠而过,不时撞在金属甲板上,迸发出一簇又一簇的火星。在训练有素的中国陆战队的面前,这些‘越人阵’不过是些鱼腩罢了。

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突袭之下,两座石油开采平台上的‘越人阵’守军几乎溃不成军。而内舱的情况同样好不了多少,精锐的蛙人突击队几乎是在单方面屠杀,战术灯、夜视仪、震撼弹,相互配合之下,黑夜几乎成了中国陆战队员们的单向透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