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零七 攻占奄美大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炸毁鬼子吐噶喇诸岛那些防空阵地之后,实际上已经打开了我们空军轰炸日本本土的通道。

就在轰炸吐噶喇诸岛正在进行中的时候,奄美大岛上的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状态之中。

这是一个美丽的岛屿,岛上原始森林密布,这里栖生着甘味野兔、鳷鹊等珍稀动物,显示了自然界的丰富多彩和无穷魅力。可惜这个美丽的岛屿自从日本灭亡琉球国之后就落入龌龊猥琐的矮脚猪猡手里,被这些非人类的畜生侵占了一百年。而此时,敌我双方谁也无暇欣赏这个美丽的岛屿。

天空中米-24武装直升机震撼人心的轰鸣声划破美丽的宁静,米-24巨大的声音给我们战士带来的是激励斗志的交响乐;而在敌人听来,这些声音是撕裂心肺的恐怖之音。“突突突”巨大的旋翼刮起强大的风力,美丽的森林像海面汹涌的波浪一样翻动。

这些武装直升机刚刚摧毁一处鬼子的地堡,现在正要赶往另外一处战场对步兵进行支援。此时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危险正等着这些武装直升机。

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出现几十个鬼鬼祟祟的鬼影,那些鬼影扛着美制的M-43红眼导弹,偷偷摸摸的摸过来。其中一个家伙扛起导弹发射筒,对准4公里外飞行的一架武装直升机,过了一会,导弹上的锁定提醒装置发出急促的“嘟嘟嘟”声,表示导弹已经锁定目标。那个鬼子导弹兵正要扣动扳机,谁知导弹没有射出,一发12.7mm反狙击枪子弹无情的击中这个鬼子的脑袋,把这个家伙的脑袋砸得像烂西瓜一般。这个家伙连同他肩上扛的导弹一起,直挺挺就像一块木桩一般倒了下去。

紧接着又是一发子弹飞来,另外一个扛着导弹的鬼子导弹兵也被打爆了脑袋,白的红的洒了一地都是,那个家伙也倒了下去。

“支那狙击手!”那些鬼子惊恐的叫喊起来,纷纷趴了下去,连头都不敢抬起。而此时,天空中那些武装直升机早已隆隆飞过,对需要他们支援的步兵部队提供猛烈的火力支援。

躲在树上的李玲玲又拉了一下反狙击枪的枪栓,她瞄了瞄,那些狡猾的鬼子一个个头低得都快埋进地里,她无法瞄准射击。她看了看天上飞过的武装直升机,心里总算是放下一块大石头。上岛一个星期以来,除了普通步兵和工兵是集体行动的外,他们这些特种兵早就进行分散行动。而单独行动的李玲玲昨天发现了一个鬼子洞穴,急于立功的她没有向别的队友汇报,她一个人就在这个洞穴外一颗大树上埋伏下来,经过一整天耐心的等待,终于发现鬼子出窝。

那些鬼子被突然袭击的狙击手压在地上,不敢动弹。突然,一个鬼子中尉大喊起来:“那个支那狙击手用的是单发的狙击枪,他射速没有那么快,我们冲上去干掉他!”

一个个鬼子纷纷从地上爬起,飞快的向八百米外李玲玲藏身的那颗大树冲去。李玲玲对准跑在最前头的那个家伙轻轻扣动扳机,“啪”一枪,那个家伙一头栽在地上。她拉了下枪栓,对准第二个再扣动扳机,又是“啪”一枪,随着飞出去的钢盔,那个家伙半个脑袋没了。她再次拉动枪栓,又瞄准了一个扣动扳机,又是一个鬼子一头栽在地上。不一会,地上成一条线留下十二具鬼子的尸体。

12.7mm反狙击枪虽然单发子弹威力大得惊人,就是射速太慢了。虽然她接二连三击毙鬼子,可是那些鬼子还是越冲越近,需要拉动枪栓手动上膛的反狙击枪的射速明显跟不上,很快那些鬼子就能冲到树下的。李玲玲放掉反狙击枪,从背上抽出一支带有激光瞄准器的MP-5冲锋枪,她瞄了瞄,一道激光束照在一个鬼子的脑门上,随之轻轻一扣扳机,“啪”那个家伙脑袋上开了一个血洞。

接着,她又扣动扳机,又一个鬼子的脑袋被凿开一个小洞,一头向后仰了下去。连续三次点射,三个鬼子的脑袋留下一个血洞。

就在剩下那些鬼子马上就要冲上去的时候,李玲玲丢出一枚手雷,紧接着就把冲锋枪拨到连射档。“轰”一声,五个鬼子倒了下去。其他鬼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李玲玲腰里系着绳子从树上跃下,手里的MP-5冲锋枪猛烈开火,十多个猝不及防的鬼子中弹,惨叫着到了下去。

“八格!那个支那狙击手还有速射武器!”鬼子中尉大吼起来。其他鬼子纷纷趴下,向李玲玲开枪。而机警灵活的李玲玲早已闪身到另外一颗大树的后面。子弹“嗖嗖嗖”射在树干上,树后面的李玲玲安然无恙。她换了一个弹匣,趴在哪里等待机会。

洞穴中的鬼子一个接一个出洞,鬼子越来越多,自动步枪的子弹暴雨般打在她藏身的那颗大树后面,压得她根本无法露头射击。两个鬼子从边上绕了过来,企图偷袭她。李玲玲听到侧面的脚步声,她机警的调转枪口,一个企图偷袭的鬼子一低头,猛然发现MP-5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自己的脑袋。“啪”一声枪响,那个家伙一个仰面叉翻倒在地。李玲玲从鬼子的尸体上捡起M-16步枪,对准另外一个偷偷摸摸过来的鬼子就是一枪。

“看来得呼唤战友了!”李玲玲不得不放弃了像独占战功的想法,她对话筒喊开:“虎子,这里有一个中队的小鬼子,速来增援!”

正在喊话的时候,一颗枪榴弹飞过来,她连忙一滚,滚到一块石头后面。“轰”一声枪榴弹爆炸,弹片被石头挡住。她趁着烟雾一跃而起,抬起M-16对准那个发射枪榴弹的鬼子一枪,那个鬼子马上一头仰了下去。其他的鬼子见她枪法如此精准,吓得不敢露头。

那个鬼子中尉高喊起来:“八格牙鲁!那个支那狙击手还是个女的!给我抓活的!”

更多的鬼子从洞穴里出来,子弹封锁住她的退路,越来越多的鬼子从几个方向包抄过来。虽然她连续击毙七个鬼子,可是毕竟敌人数量过多。

“小鬼子!来吧,你姑奶奶花生米有的是!够你们好好喝一壶的!”李玲玲骂了句,她看了看被她留在树上那支反狙击枪,心想:可惜了,那枪没有带下来,不然那个正在咆哮的鬼子中尉保证让他回日本老家!

有鬼子已经绕到她的背后,包抄了后路。突然,那几个绕到她背后的鬼子后面响起激烈的枪声,那几个鬼子全部倒下。接着,一发狙击步枪子弹击穿那个正在咆哮的鬼子中尉的脑袋,那个家伙一声没吭就直挺挺的仰面倒下。

“太好了!我们的人来了!”李玲玲激动的喊了起来。来的正是吴浩田和十多个特种兵战士,二虎听到李玲玲的呼叫,他让距离李玲玲最近的吴浩田赶去增援。

天空中又响起令那些鬼子心惊胆颤的米-24武装直升机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巨大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一排火箭弹射来,鬼子死了一片。一个鬼子导弹兵扛起M-43红眼导弹,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被吴浩田用狙击步枪一枪击毙。

在武装直升机和特种兵联合打击之下,那个中队的鬼子不得不缩回洞穴中。普通步兵和工兵赶了,封死这个洞口,经过工兵五个小时的作业,这个鬼子中队全部被埋葬在洞穴中。

看到了吴浩田,李玲玲得意的说:“浩田同志,刚刚我击毙了四十六名鬼子!该给我记一等功了吧!”吴浩田苦笑着说:“这个我说了不算的,得我们队长说了算。”

二虎刚好赶到,也刚好听到李玲玲和吴浩田的对话,他拉下脸说:“一等功?不给你记过就很好了!说,为什么发现这个鬼子洞穴不报告呢?是想发扬你的个人英雄主义还是想一个人独占战功?你要是早报告的话,这些鬼子早被我们一举全歼。记得一点,我们不是单独行动的个人英雄,我们天上有飞机,后面有军舰,边上还有其他战士。我们的任务是搜索敌人,找到之后马上组织火力进行打击,不是像你这样找到敌人一个人就想把他们一口吃掉。”

不过,李玲玲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连续击毙四十六名鬼子的事情,还是很快就传到后方。陆云飞笑着对李海蛟说:“大哥你那个闺女,简直和你年轻时一模一样,就喜欢一个人单独立功啊!”

李海蛟笑了笑说:“有其父必有其女嘛,哈哈,虎父无犬女!”

随着战斗的进行,奄美大岛上的敌人被我们利用特种兵搜索,发现敌人马上召唤火力袭击;到处隐藏狙击手打击敌人;步兵在武装直升机配合下正面攻击;最后由工兵收尾的新式打法之下,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岛上在以前轰炸和炮轰中剩下的四万多鬼子,被击毙三万五千多人,剩下的五千多鬼子龟缩到一个巨大的地下工事内。

岛上的日本居民,除了一万人投降外,其他全部被打死。

山口嘉藏跟着那些残余的五千多鬼子龟缩到地堡内,外面各个出口早已被中国军队所封死,步兵在各个洞口布置好机枪、迫击炮、榴弹发射器、火焰喷射器,使得这些鬼子根本无法迈出洞口一步。工兵开始作业,挖掘鬼子的地下坑道,准备进行爆破。

听着外面越来越大的工兵作业声,洞内的那些鬼子到了心理崩溃的边沿。很多鬼子相续开始自杀,有的开始发疯。洞内不时传来一声声的枪声,那是自杀的鬼子和杀人的鬼子。

山口嘉藏也到了崩溃的边沿,他看来看那两个他最喜欢的AV女星,那两个AV女星是自愿上岛来“支援军方行动”的。突然,他的指挥室门口传来“啪”一声枪声,随后一个士兵进来汇报:“报告山口将军,又一个士兵尽忠了!”山口嘉藏挥了下手,两个士兵把那个自杀士兵的尸体拖了出去。

工事外面的铁铲、铁镐声,雷管炸药的爆破声越来越响,这证明工兵已经即将挖开他们的坑道。此时的山口嘉藏心理彻底崩溃,他拔出指挥刀,手起刀落,接连砍下那两个AV女星的脑袋,随后他面向东北日本方向,一刀往自己的腹部捅了进去,向“天皇陛下效忠”去了。

随着山口嘉藏的自杀身亡,残余的鬼子兵大乱,那些鬼子士兵把一些顽固的、参加过侵华战争的鬼子军官杀掉,打出了白旗走出洞口,乖乖的向中国军队投降。

共计有三千多鬼子士兵和两百多女兵投降,而奄美大岛上其他鬼子全部被击毙。自此,奄美大岛战役宣告结束。

那些投降的鬼子男兵,就地就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三十年(因为他们能杀掉极其右翼的反华头目投降,固得到宝贵的减刑的机会,由本来的无期徒刑减到三十年有期徒刑)随后那些鬼子兵马上就和从别的岛运来的一万鬼子俘虏一起,开始挖掘山石,进行规模宏大的填海工程,在奄美大岛海边填出一块平地,为修建机场做准备。

一批工程机械也被送到岛上,工兵开着推土机、铲车、挖掘机作业;而那些苦力则用扁担、绳索、箩筐作业。这些苦力为了能活命,一个个干活都十分卖命,工程进度十分迅速,短短的两个月下来,就在海边填出一块平地。有了平地,就能着手修建机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