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中国人对世界的认识

来点儿有意思的,别成天明清叽叽歪歪的,没劲。






异域志 元·周致中


●卷上


○扶桑国


在日本之东南,大汉国之正东。无城郭,民作板屋以居。风俗与太古无异。人无机心,麋鹿与之相亲,人食其乳则寿罕疾,得太阳所出生炁之所薰炙故也。然其东极清,阳光能使万物受其气者,草木尚荣而不悴,况其人乎!


○长生国


其国在穿胸国之东,秦人曾至其国。其人长大而色黑,有数百岁不死者,其容若少。其地有不死树,食之则寿;有赤泉,饮之不老。盖其国乃在天地灵气之所钟,神明秀气之所荫,凡草木鸟兽皆寿,何况人乎!


○朝鲜国


古朝仙,一曰高丽,在东北海滨,周封箕子之国,以商人五千从之。其医巫卜筮、百工技艺、礼乐诗书皆从中国。衣冠随中国各朝制度,用中国正朔,王子入中国太学读书。风俗华美,人性淳厚,地方东西三千,南北六千。王居开城府,依山为官,曰神窝。民舍多茅茨,鲜陶瓦。以乐浪为东京,百济金州为西京,有郡百八十,镇三百九十,洲岛三十。以鸭绿江为西固,东南至明州,海皆绝碧,至洋则黑海,人谓无底谷也。


○日本国


在大海岛中,岛方千里,即倭国也。其国乃徐福所领童男女始创之国。时福所带之人,百工技艺、医巫卜筮皆全。福因避秦之暴虐,已有遁去不返之意,遂为国焉。而中国诗书遂留于此,故其人多尚作诗写字。自唐方入中国为商,始有奉胡教者,王乃髡发为桑门,穿唐僧衣。其国人皆髡发,孝服则留头。


○僰人


名僬侥。按:许氏《说文》曰:“僰字从其人。”在四夷为最,生居坤地,颇顺其性,故名以人字傍名之也。其国则中庆、威武、大理、永昌等府是也,今滇南者皆是焉。


○缅人


在大理西南,行五十日程可至。种类甚众,与僰人相邻。其人以大被为衣,古称穷荒之之国是也。因知中国之制,颇效之,故其风俗似罗罗。其性狼悍贵勇,尚战斗。


○木兰皮国


其国乃阳盛之方,生物甚旺。在大食国西有巨海,国之西有国不可胜数,可至者惟本兰皮耳。自陀盘地国发舟,正西涉海,百日而至。一舟容数百人,中有酒食肆机杼之属。其国所产麦一粒长三寸,瓜园四五尺,榴一颗重五斤,桃二斤,菜长三四尺。穿井百丈方见泉。胡羊高三四尺,尾大如扇,春则剖腹取膏数十斤,再缝而能复活,药线缝之功也,华佗之术出于此。


○鞑靼


一名匈奴,一名单于,一名猃狁,一名突厥,一名獯鬻,一名契丹,一名羌胡,一名蒙古,种类甚多。其风俗以鞍马为家,水饮草宿,无城郭房屋。地产羊、马、驼、牛,专以射猎为生,无布帛,衣毛革,俗无鳏寡孤独之人。


○包石阿思歪剌巴赤吉


以上四国同。


○黑契丹


其国有城池房屋,耕种牧养为活,出产羊、马。与鞑靼不同,风俗颇类,家室颇富,不与鞑靼相往来。女直金人名马会者曾至其国。


○乞黑奚国


民皆野处,水饮草宿,射猎为活,与鞑靼同,与木思奚德国同。


○土麻


其国人烟至烦,似鞑靼。出羊、马,耕种射猎,风俗与西番同。


○女暮乐


有城池房屋,人烟至多。衣毛革,畜牛、羊,种田射猎为活,鞑靼曾到。


○阿里车卢


其城在山林中,种田牧放为活。人似鞑靼,与深烈大国同。


○波利国


多林木,无城池,有房屋。人种田为生,曾与鞑靼为商。


○灭吉里国


人烟极多,言语风俗皆与鞑靼同,其国近西戎。


○摆里荒国大罗国


皆与鞑靼同,二国种类相似,皆以鞍马射猎为生。


○果鲁果讹


有城池,种五谷,出良马。即西胡之种,比胡人有家业,不水饮草宿。


○无连蒙古


在海岛中,有城池房屋。其人颇富,出貂鼠。其国近西番。


○吾凉爱达


与鞑靼同种,又在东北上分界。民皆在山林内住,有野马,无牛、羊,打鱼食马乳过日。


○结宾郎国


有城池,种田,黄头仙人成道处,与西戎相近。好神鬼事,奉佛者多。


○七番


耕山种田,出驼、牛。类北胡,即西番种,俗谓野西番是也。


○陇木郎


有城一座,昔日番王建都于此,有百姓住坐。地土广,人颇富,乃西戎之国也。


○大食弼琶罗国


有州四座,无国主,唯王豪更互主事。如婚嫁,取有孕牛尾为信,候牛生犊时,始还。娶妻须要男家割阳物曰人尾来,以为聘礼,女家还元割牛尾期信,女家得之甚喜,以鼓乐迎之。地产骆驼鹤,长六七尺,有翼能飞,食杂物,或烧赤热铜铁与之食,生卵如椰子,破之如瓮瓮有声。国人好猎,日射兽而食。


○注辇国


西胡南印度也,自故临易舟行而去,有象六万,背立屋,载勇士,以金银为钱。国人尚气轻生,不同釜而爨,亦不共器而食。


○娑罗国


国人狼戾可畏,男女皆佩刃而行,但与人不睦即刺杀之,奔走他所。一月之内得获则偿命,一月之外出者不论。若他国人至,扪其妇人乳者,自喜曰:“你爱我。”若有私意,即出刃刺杀之。


○女真


在鸭绿之阳,长白山之下,古肃慎氏之国也。始因新罗人完颜氏者奔于国,遂家焉。地多产金,故女真阿古答称帝,国号大金。其国人皆以鱼鹿之皮为衣,风俗好歌舞,肘■〈月乘〉常带利刃,昼夜不解,轻生重死,好战斗,无畏。所惧者惟野人,与野人为亲者,即刺其面。


○弩耳干


在女真之东北,与狗国相近。其地极寒,雪深丈余。衣狗皮,食狗肉,养狗如中国人养羊,不种田,捕鱼为生。其年鱼多,谓之好收。出海青,产白鹿,有一兽人莫能见,常有蜕下之骨角,如龙骨相似。


○大野人


国有大山林,男子奶长如瓠,曾被鞑靼追赶至,将奶搭在手上奔走。会人言,食叶,即野人同。


○小野人


在女真之北,性狠戾,不畏生死,以杀死为吉祥,病终为不利,父子相杀,以为常焉。种类以黥面为号。


○采牙金彪


系西番木波人,其国颇富,有出产,尚财利,为番商者多,罕入中国。


○铁东国


其国人甚富,出驼、马、牛、羊,与西番相类,即西番之种土番是也。


○乌衣国


在鞑靼黑海之北,镇抚爬刺曾到,言其人皆衣黑衣,戴大黑巾,拖至膝腕,不令他国人见其面。常带刀行,有见面者,即杀死。其国甚富,所卖之物,皆悬于市蓬之上,他国人欲买者,以物拴其上,方可换;上价少,即追而杀之。人称燕子有乌衣国,非也。


○歇祭


其国皆平地,多林木,有房舍,人耕种为活。出良马。人黄眼、黄毛发,即黄达子,专务劫掠回回诸国商货。


○退波


系黑和尚,有城池房舍,出羊、马,林木甚多,与西戎相邻,酋长皆是剌麻主之。


○的剌普剌国


有城池,民种田,出明珠异宝,番国皆往彼国买卖者多,与撒母耳干境相连。


○不剌


系西番,出羊、马。人狠恶,尚战斗,罕与诸国通。


○回鹘


其先本匈奴,臣于突厥。突厥资其财力,雄北荒。大业中,自称回纥。子曰菩萨。突厥亡,惟回纥最强。菩萨死,其酋与诸部攻薛延陀,残之,并有其地。


○吐蕃


吐蕃本西羌,居析支水西。蕃、发声近,故其子孙曰吐蕃,而姓勃窣野。其俗谓强雄曰赞,大夫曰普,故号君长曰赞普。其后有君长曰论赞,曰弄赞。


○于阗国


在西戎,释氏之国,妇人衫裤束带与男子同,死者以火烧之,收骨而葬也。佛书云:“佛见雁死于地,以沙葬之。”后因之以沙为冢数层,故称曰雁塔。凡人死者,其骨共葬一塔,各依长幼而葬。居丧者剪发长四寸。后佛涅槃,循其故事,亦以沙为冢,其塔自此始。


○大食勿拔国


其国边海,天气暖甚,出乳香树,逐日用刀斫树皮取乳。每年春末有飞禽白天而降,如白丝鹑,肥而味佳。有大鱼高二丈余,长十丈余,人不敢食,刳膏为油,肋可作屋桁,脊骨可作门扇,骨节为舂臼。又有龙涎成块泊岸,人竞取为货卖。


○大闍婆


其国王系始因雷震石裂,有一人出,后立为王,其子孙尚存。产青盐、绵羊、鹦鹉、珍珠、宝贝。又言其国中有飞头者,其人目无瞳子,其头能飞。其俗所祠名曰虫落,因号落民。汉武帝时,因墀国使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头飞南海,左手飞东海,右手飞西泽,至暮头还肩上,两手遇疾风飘于海水外。


○东印度国


人性强犷,好杀伐,以战死为吉利,以善终为不祥。昔周伯阳父恶其凶杀,化之,见《周书》。至周庄王九年四月八日,恒星不见,星陨如雨,是夜,释氏生,能修性宗教,国人宗之,称名曰佛。盖佛者如中国称神,彼皆称佛。汉明帝时,其法流入中国。晋明帝时,其法大行。


○苏都识匿国


国名夜义,有野人窟,人近窟住者五百余家。窟口作舍,设关籥,一年再祭。人有逼窟口,烟气出,先触者死,因以尸掷窟口。其窟不知深浅,其人皆如夜叉。


○龟兹国


汉武帝兵曾至其国,每至元日斗牛、马、驼为戏,七日观胜负,以占一年羊、马繁息,胜者则旺。


○焉耆国


每于十月十日,王出首领家,首领骑王马一日一夜处分王事。十月十四日作乐。至元日,王及首领分为两朋,各出一人着甲东西互击,甲人先死即止,以占当年丰俭。


○马耳打班


其人与回回同,食鼠初生未开眼者为上,进王则为孝顺。


○入不国


有城池,种田,出胡椒。其地至热,即南回回也。其国颇富商贾之利。


○西南夷


国人椎发跣足,衣斑花布,披色毡,背刀带弩。其人勇悍,死而无悔,西戎皆畏之。


○西番


即鬼方,武丁征鬼方,三年克之。又曰鬼阴类,曰鬼戎,曰犬戎。无王子管辖,无城池房舍,多在山林内住,食人肉。其国人奉佛者,皆称剌麻。


○鸠尼罗国


与新千里国同,此乃西番出佛牙石去处。其石如朽骨,妖妄者做成牙样,曰佛牙,以诳人布施,求其财利。


○沙弼茶国


乃太阳西没之地,有异人名狙葛尼到此,遂立文字。每至晚,日入声若雷霆,国王每于城上聚千人吹角、鸣锣、击鼓,混杂日声,不然则人皆惊死,罕有人至之。


○蒲甘国


其国至富,自大理五程至其国,自窊里国六十程至之。隔黑水淤泥河,西番诸国不可通。国王戴金冠,金银饰屋壁,以锡为瓦用,华丽之甚。


○斯伽里野国


其地乃阴阳击之方,近芦眉国,山上有穴,四季出火。国人扛大石干百斤,纳穴中,须臾爆出,皆碎,五年一次火出。其火流转海边复回,所遇林木不烧,遇石焚之如炭,有神主之。


○昆仑层期国


其国地极热,在西南海上,接海岛,有大鹏飞则蔽日已,能食骆驼。昔有人拾其翎,截管可作水桶。有野人身如墨漆,鬈发,国人布食诱捉,卖与番商作奴,尚货利也。


○暹罗国


国在海中,民多作商尚利,其名姓皆以中国儒名称呼。其风俗男子皆割阴嵌八宝,人方以女妻之。海中有一岛,岛中之树,其花须一匙二箸,状如黑漆,人用之饮食,其油腻不能污,若搅茶则化。


○虎六母思


其国在西南海中,回纥之国。其地至热,出番布、珍宝,与西洋国颇同。


○西洋国


在西南海中,地产珊瑚、宝石等物。所织绵布绝细,莹洁如纸。其人髡首,以白布缠头,以金为钱交易,国人至富。


○乌仗那国


其国有土神,于此化大蟒,以济饥渴,遂立其国。又与孔雀王啄崖沧泉,以愈众疾,民稍富。


○真腊国


其国极热,即南回回。凡嫁娶,女子九岁乃会亲友,令僧作佛事,以指头挑破女子童体,以血点于母额,以为利事,嫁人夫妇和。十岁即嫁。人与其妻通,其夫即喜。国人为盗,即斩手断足,或以火印烙记黥额,死罪者以木椿穿其尻。


○西棚国


与真腊相邻,风俗不同。其国望见天有一窍极明,土人称天门。


○爪哇国


古闍婆国也,自泉州舶一月可到。天无霜雪,四时之气常燠。地产胡椒、苏木,无城池兵甲,无仓廪府库。每遇时节,国王与其属驰马执枪校武,胜者受赏,亲朋踊跃以为喜,伤死者其妻不顾而去。饮食以木叶为盛,手撮而食。宴会则男女列坐,笑喧尽醉。凡草虫之类,尽皆烹食。市贾皆妇人,婚娶多论财,夫丧不出旬日而适人。与中国为商,往来不绝。


○道明国


与野人同,国人不着衣服,见着衣者即共笑之。俗无盐铁,以竹弩射虫鱼,俗称脱个桂板者此也。


○近佛国


其国人性与禽兽同,在东南海上,多野岛,蛮贼居之,号麻罗奴。商舶至其国,群起擒之,以巨竹夹而烧食,人头为食器。父母死,则召亲戚挝鼓共食其尸肉,非人类比也。


○散毛


种类甚多,喜战斗,不畏死。其诸洞惟散毛洞最大。


○交州


按《舆地志》曰:“周曰骆越,秦曰西瓯,故曰瓯越。汉曰交趾。”杜氏《通典》曰安南。地产金,出象,出香,风景与两广颇同。国朝以为文礼之邦,以元帝之二太子赘婿于陈氏,以奉元祀焉。


○大琉球国


在建安之东,去海五百里。其国多山洞,各部落酋长皆称小王,至生分彼此不知,常入中国贡,王子及陪臣皆入太学读书。


○小琉球国


与大琉球国同。其人粗俗,少入中国。风俗与倭夷相似。


○占城


汉置林邑郡,其属郡有宾童龙、宾陀陵、化州、王舍城,地方三千余里,南抵真腊,北抵安南。广州发舶,顺风八日可到。国人多姓翁。产名香、犀象、珍宝,常为岁贡,王子入朝中国。比安南不尚文墨,尚战斗,喜师巫邪术。其民有犯讼不能决者,即令过鳄潭。其潭有神鱼,能知人善恶,理亏者鱼即食之。


○伯夷国


其国近云南,风俗与占城同,人皆以墨刺其腿为号,养象如中国养羊、马。其地出宝石、名香。


○三伏驮国


在西南海中,有山插环流千里,名大铁围山,人不可跻攀,今古无人得到此,天地设险之所也。惟有一窍可入,国人守之,其安南皆不能入,内有良田,珍宝出焉。


○可只国


西番出宝物处,境与撒毋耳干相邻,曰富贵番商,不入中国。


○马罗国


出异宝生头香,即西戎之国。其方多出宝物,人至丑恶可畏。


○印都丹


其人身黑色,地热无云,出佛之处。其国人多奉佛,而勇悍,少有慈心,风上故也。


○黑暗国


地产犀牛,与回鹘同,即南海中回回也。未尝入中国,其俗皆与西洋同。


○天际国


西棚国望见天有一痕明亮,即是其国也。其国极富,城池宫室皆如中国,桥梁石柱皆用玉,有华表二根皆玛瑙,产珍宝异香。大概天道左旋,每一年一周,天四极之际天光长多,如骨利国日长夜短是也。其国一年天旋到此,天光返照一遍,国人谓之天门开,非也。


○天竺国


国隶大秦,国主悉由大秦选择,地产良马。俗皆编发,垂下两鬓。以帛缠头,衫裤鞋袜。国内有圣水,能止风涛,番商人等以琉璃瓶而盛之,若遇风涛,洒之即止,与默枷国水同。


○大食无斯离国


出甘露,秋露降,暴之成糖霜,食之甘美。山有天生栗子,名蒲芦,可采食。次年复生,名麻茶泽;三年再生,名没石子。产麦、桃、榴等物,地窖之物数十年不坏。


●卷下


○撒母耳干


在西番回鹘之西,其国极富丽,城郭房屋皆与中国同。其风景佳美,有似江南;繁富似中国,商人至其国者多不思归。皆以金银为钱,出宝石、珍玉、良马、狮子。


○私诃条国


近女真。金辽山庙有石鼍,如人饮食将尽,向鼍作礼,则饮食悉具。其人多尚巫,谈祸福。


○眉路骨国


其国似佛,有城七重,上古用黑光石砌就。有番人冢三百余所,胡称曰塔。一所高八十丈,安三百六十房。人以毛色段为衣,肉面为食,金银为钱,地产硼沙、摩娑石等物。


○藏国


其国有城池屋舍,地产大柳木,有五丈围者。一日柳国,其空树中可容二十人。


○勿斯里国


其国百年不一雨,止有一天江,不知其源,水极甘,溢则四十日浸田,水退而耕。二年必有一白发人从江水出,坐于石上,国人拜问吉凶。其人不语,若笑则年丰,悲则饥疫,良久复入水。古有狙葛尼建庙,顶上有镜,如他国盗兵来者,先照见之。


○南尼华罗国


国人好佛教,尊牛,屋壁皆涂牛粪以为洁。各家置坛,以牛粪涂,置花木香供佛。路通西域,常有轻骑来劫,闭门拒之,数日绝粮而退。番商到彼,不得入室。


○乾驼国


其国乃尸毗王之仓库之所,仓为火焚,米皆焦,至今尚存。得一粒服之,则终身无疾。


○顿逊国


国在海岛上。人将死,亲戚歌舞送于郭外。有鸟如鹅,飞来万数,家人避之,其鸟食肉尽,乃去。即烧骨况水,谓之鸟葬。梁武帝时曾入贡。


○白达国


国王乃佛麻霞勿之子孙。诸国用兵,不敢侵犯。豪民多珍宝,食酥酪饼肉,少鱼菜,产金、银、玻璃等物。人以雪布缠头上,即回鹘之类。


○吉慈尼国


盘山为城,尚胡教,礼拜堂百余所。出金、银、金丝锦。富民居住七层楼阁,多畜牧驼、马。地极寒,春夏雪不消,有雪蛆可食。


○阿萨部


同苗,凡食生,皆剖其肉重叠之,以石压沥汁。税波斯、拂林等国。米及草子酿于肉汁之中,经数日变成酒,饮之可醉。喜歌舞。


○婆弥烂国


其国有山,巉岩峻险,上多猿。猿形绝长大,常暴田种,每年有二三十万。国中起春已后,屯集兵与猿战,虽岁杀数万,不能尽其巢穴。去金陵二万五千五百五十里。


○麻离拔国


其国产异香、龙涎、珍珠、玻璃、犀角、象牙、珊瑚、木香、没药、血蝎、阿魏、苏合香、没石子等货,皆大食国至此传易,官豪以金绵桃花帛缠头,以金银为钱交易,常为番商。


○单马令


其国有酋长,无王。宋庆元间,进金五坛,金伞一柄。元求其利,不至。国人多富,尚宝货,则利为酋豪。


○昆吾国


其国产宝铁,切玉如泥,及火浣布。其国累堑为丘,象浮图,有三层,尸干居上,尸湿居下,以近葬为孝,集大毡居中悬衣服彩缯,哭祀之。


○三伏齐国


其国在南海之中,自广州发舶,取正南半月可到。诸番水道之要冲,以木栅为城。国人多姓蒲,缚排浮水而居。官兵服药,刀箭不能伤,以此霸于诸国。旧传其国地面忽有一穴,出生牛数万,人取食之,后用竹木窒其穴,乃绝。产犀、象、珠玑、异宝、香药之类。


○婆登国


其人与回鹘类,在林邑之东,西接迷离国,南接诃陵。种稻每月一熟,有文字即书于贝叶。死者以金钏贯于四肢,后加婆律膏及沉檀龙脑,积薪以焚之。


○佛罗安国


自三佛齐国风帆四昼夜,可到其国,亦可遵陆。有地主。国有飞来铜神二个,一个六臂,一个四臂。六月十五日系佛生日,如有他国人来劫掠,大风骤作,船不可进。


○麻嘉国


其国是土神麻霞勿出世处,称神为佛,庙后有神墓,日夜常有光,人不敢近,皆合眼而走过也。


○默伽腊国


其国出珊瑚,人用绳缚十字木,以石沉水中,棹船拖索而取,谓铁网取珊瑚。


○故临国


与大食相近,国人黑色,好事弓弩。中国船往大食,必自故临易小舟而去,往返二年,彼多为盗。


○大食国


在海西南山谷间有树,枝上生花如人首,不解语,人借问,惟笑而已,频笑辄落。大食,诸国之总名,有国千余,其属甚多。


○日蒙国


其国有房舍,种田出姜,人似黑蒙国结束,即西戎,风俗如回回。


○麻阿塔


其国有神名金刚民,有城池,种田,即西胡。其人多奉佛,为剌麻者多。


○方连鲁蛮


其人语话难晓,人种田,出驴、马,风俗与野人相似,但有家业,不水饮草宿耳。


○讹鲁


人眼深发黄,垒木植为屋宇巢居而已,西胡犬戎之裔也。与野人无异,有巢居穴处之风。


○大秦国


西番之大国也,番商萃此。其王号麻罗弗,以布帛织出金字缠头。地产珊瑚、生金、花锦、缦布、红玛瑙、珍珠等物,富甚。


○骨利国


在西北浣海之中,南望回鹘,出良马,乃天外地极际之所,故日长而夜短,日光于地下所照故也。日没后,天色正曛,煮羊方熟,天已曙矣。


○孝亿国


在平川中,以木为栅,周十余里,大栅五百余所。气候常暖,冬不凋落。有羊、马,无驼、牛。俗性质真,好客旅,躯貌长大,褰鼻黄发,绿眼赤髭,披发,面如血色。战具惟槊一色。宜五谷,出金铁,衣麻布。有袄祠三千余所,马步甲兵一万。不尚商贩,自称孝臆。丈夫妇人俱佩带。每一日造食;一月食之,常吃宿食。国无河井,种植待雨出而生,以紫矿泥地,承雨水用之。


○新千里国


出石似朽骨如牙,奉佛者称为佛牙,此诳人也。与鸠泥国相邻。


○玉瑞国


其国产牛羊,民种田,有房舍,与西番同。富于西戎,专行诸番为商,少入中国,风俗与回回相类。


○担波国


其国有城池,民种田,天气常热,地无霜雪。出狮子。与回回无异,有国君主之,番商交于邻国。


○悄国


系西番,人甚狠,专食五谷过活,出牛、羊、马。与野人何异,勇战之士也,少通邻国。


○三蛮国


其人不种田,只食土,死者埋之,心、肺、肝皆不朽,百年复化为人。一说与无■〈啓,月代口〉国民相类,与野人俗同。


○奇疣国

其国西去玉门关一万里。其人一臂,性至巧,能作飞车,乘风远行。汤王时,西风久作,车至豫州,汤使人藏其车,不以示民。后十年东风大作,乃令仍乘其车以还。


○登流眉国


真腊之属郡,椎髻,缠帛蔽身。每朝番王出座,名曰登场,众番皆拜罢同座,交手抱两膊为礼。


○阿陵国


真腊之南,其国竖木为城,造大屋重阁,以棕皮盖之。象牙为床,柳花为酒,以手撮食。有毒女,常人同宿即生疮,与女人交合则必死,旋液着草木即枯。


○义渠国


在大秦之西,人死则烧之,薰尸烟上,谓之登烟霞。出犀象宝货,其人与回鹘同。


○乌苌国


其国民有死罪,不立杀刑,惟徙之空山,任其饮啄。事涉疑似,以药服之,清浊自验,随事轻重而决之。


○拨拔力国


国在西南海中,与野兽同。止食肉,常针牛畜取血和乳生饮之。身无衣,惟腰下用羊皮掩之。


○波厮国


其人矮小极黑,以金花布缦身。无城郭,王以虎皮蒙杌,出则乘软兜或骑象。食饼肉,出异宝等物。


○晏陀蛮国


其国周围七千里,人如黑漆,能食生人。地无铁,唯磨蚌壳为刃。其国有一圣迹,用浑金作床,承一死人,经代不朽,常有巨蛇卫护。其蛇毛长二尺,人不能近。有一井,一年两次水溢流入海,所过沙石经浸尽成金。


○默伽国


古系荒郊,无人烟,因大食国祖师蒲罗吽娶妻,在荒野生一子,无水可洗,弃之地下。其子以脚擦地,涌出一泉,甚清彻,此子立名司麻烟,砌成大井,逢旱不干,泛海遇风波,以此水洒之即止。


○胡鬼国


其人身长大,无马,步走,手持一长柄斧。其走如飞,逐鹿如犬,专以捕猎为生。兀良河鞑靼因逐鹿偶至其地,为其所执。其胡鬼乃出,遂杀其妻子而出,胡鬼赶至河,不能渡则止。

○宾童龙国


占城之属郡,地主出则骑象或马,打红伞,从者百人,执盾赞唱曰亚或仆。以叶盛饮食。佛书言王舍城即此地也,今有目连舍基存焉。


○獠


在牂牁,其妇人也,七月生子,死则竖棺埋之。有打牙者谓打牙獦獠,种类最多,不可以人事处,张犷难服。


○木耳夷


在獦獠西,以鹿角为器,其死则屈而烧之,埋耳后小骨。类人,黑如漆,小寒则掊沙自处,但出其面,常入朝中国。


○潦查(俗呼老抓)


其地产犀、象、金、银,人性至狠,下窝弓毒药杀人。其可笑者,凡水浆之物不从口入,以管于鼻中吸之,大概与象类同。


○红夷


去交州不远,在其境西北,与老抓、占城皆交州唇齿之国。其人不置衣,皆以布绢缠其身首,类回鹘,不产盐。


○女人国


其国乃纯阴之地,在东南海上,水流数年一泛,莲开长尺许,桃核长二尺。皆有舶舟飘落其国,群女携以归,无不死者。有一智者夜盗船得去,遂传其事。女人遇南风,裸形感风面生。又云与奚部小如者部抵界,其国无男,照井而生,曾有人获至中国。


○后眼国


兀良河鞑靼曾见,不知国在何处。其衣帽与胡人同,项后有一目。其性狠戾,鞑靼多畏之。


○阿黑骄


其国与野人同,人烟最多,尽在林木中住,无羊马孳畜,射生打鱼为活。


○盘瓠


帝喾高辛氏宫中老妇耳内有■〈耳室〉耳,掏出如茧,以瓠盛之,以盘覆之,有顷,化为五色之犬,因名瓠犬。时有犬戎吴将军寇边,帝曰:“得其头,吾以女妻之。”瓠犬俄衔人头诣阙下,乃吴将军之首也。帝不得已,以女妻之。瓠犬负女入南山穴中,三年生六男六女。其母复以状白帝,于是帝封于长沙,武陵蛮今其国人,是其裔也。


○狗国


其国在女真之北,乃阳消阴长之地,得天地之气,驳杂不纯。妇人与人同,穿衣,能人言;男子狗也,不能语,其音狗嗥,不穿衣,食生肉。妇人食熟肉。辽有商人曾至其国,犬遇绝不令归,其妻与箸十余只曰:“汝走数里,可置一枚于地,狗见必衔归家,汝方得脱为善。”狗能护爱家物之意故也。


○啖人国


名乌浒国,按杜氏《通典》:“其国在南海之西南,安南之北,朗宁郡所管。”人生长子辄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味甘则献其君,君赏之,谓之忠。凡父母老则与邻人食之,遗其骨而归之。其邻人之父母老,亦还彼食之。不令自死为葬污地,食则死后免在生之业。凡娶妻美则让其兄。其人蓬头跣足,无衣,以绢缠于身,是其俗也。


○啰啰


即古僰人之国也,盘瓠之种。音出于鼻,性狠恶,不畏死,好食生。髻长一尺向上,以毡衫为衣,以女人为首长,曰母总官。一人纳百夫为贵,其令甚严,刻木牌为令。


○阿丹


其国与罗罗同,乃西番种类,盘瓠之裔也,与云南四川之境相邻。


○沙华公国


即海寇也,其国在东南海中,其人常出大海劫夺人,卖之于闍婆国。


○莆家龙


南海之东,广州发舶,顺风一月可到。国王撮髻脑后,人民剃头,以椰子挞水浆为酒,其色红白,而味极佳。出胡椒、檀香、沉香、丁香、白豆蔻,常入贡。


○昏吾散僧


在山林中,人种田以食,与西番同,乃小部落之国也,但有酋长主之。


○黑蒙国


其国至富,有城池房舍。民种田。天气常热,人穿五色锦裤。其人多富,尚侈靡。


○蜒蛮


今广取珠之蜒户是也,蜒有三:一为鱼蜒,善举网垂纶;二为蚝蜒,善没海取蚝;三为木蜒,善伐木取材。蜒极贫,皆鹑衣,得物米,妻子共之。


○五溪蛮


即洞蛮。遇父母死,行鼓踏歌,饮宴一月,尽产为椁,临江高山凿龛以葬,三年不食盐。


○生黎


在两广山谷中,与洞蛮同。科头跣足,短裙结带,头上诸物皆插;善强弩,食生肉,以猴为鲊,以鼠为煎,曰蜜唧唧。其性凶悍,不当差使。


○熟黎


近城邑者颇循教化,其俗与生黎同。在广西亦有州牧所属。


○苗


种类最多。凡草虫皆生食,凡肉作令生蛆方食。娶妻答歌相合,遂为夫妇。父母老,卖与人家为奴,谓死后无罪。


○洞蛮


有土官掌之,其人皆与广西人同。食蛇鼠为上等之馔,以猴肉为鲊,其人皆能下蛊杀人。


○都播国


与野人同类,铁勒之别种,分为三部,自相统摄。结草为庐,不知耕稼,多百合,取以为粮。衣貂鹿皮,鸟羽为服。国无刑罚,盗者倍征赃。


○无腹国


在海东南。男女皆无腹肚,其说恐谬,无腹安能生育。


○无■〈啓,月代口〉国


在东海中。人无肚肠,食土穴居,男女死即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为人。录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细民肝不朽,埋之八年化为人。


○穿胸国


在盛海东。胸有窍,尊者去衣,令卑者以竹木贯胸抬之。俗谓防风氏之民,因禹杀其君,乃刺其心,故有是类。


○乌孙国


其国西有三爪蛮,有头目地主,种田。身生长毛,出虏掠百姓,昔封乌孙公主之所。


○丁灵国


其国在海内。人从膝下生毛,马蹄善走,自鞭其脚,一日可行三百里。


○柔利国


国人类妖,非人比也。曲膝向前,一手一足。《山海经》云:“在一目国东。”


○羽民国


在海东南岸巘间,有人长颊鸟喙,赤目白首,身生毛羽,能飞不能远,似人而卵生穴处,即兽蝙蝠之类也。


○小人国


《山海经》曰:“东方有小人国,名曰靖。”长九寸,海鹤遇而吞之。昔商人曾至海中见之,乃在海尾闾穴所也。


○聂耳国


其人与兽相类,在无腹国东。其人虎文,耳长过腰,手捧耳而行。


○交颈国


两脚胫曲而相交,与鬼相类,不正之气也。


○长臂人


郎水中兽类同,在海之东。人垂手至地,专食鱼虾。昔有人在海中得一布衣,袖各长丈余。


○悬渡国


即猿属,在乌耗之西,山溪不通,但引绳而渡。土人佃于石间,垒石为室,接手而饮,互相牵引与兽同。


○猴孙国


即抹刊剌国。若有别国兵来,众猴防直有法,即不敢来侵犯,与兽同类。


○婆罗遮国


其人猴面人身,男女无昼夜歌舞,八月十五日行像及透索为戏,猴属也。其种类皆以狗头皮为帽。


○缴濮国


国人有尾,欲坐则先穿地作穴,以安其尾,如或误折其尾,卒然而死。在永昌郡南二千里。


○文身国


其国极富,专用实货,物至贱,行不赍粮。王居饰以金玉,市用珍宝交易,尚财利,好作商。凡人皆文其身,多者为贵。


○大汉国


其国在大汉之中,人鲜有到者。无兵戈,不攻战;衣毛革,与文身国同,而言语异,即野人国。


○长人国


其人长三四丈。昔明州二人泛海,值雾昏风大,不知舟所向,天稍开,乃在岛下。登岸伐薪,忽见一长人,其行如飞,二人急走至船上。其长人入海追之,遂前执船,舟人用弩射而退,方得脱。


国朝有使往辽阳,因风其舟,至其国。其人拿其舟,斩其一指,大若人臂,即此国也。


○三首国


在夏后启北。其人一身三首,无衣,天地间之异气也。


○三身国


在凿齿国东。其人一首三身,非妖而何?人罕见也,俗传有之。


○一臂国


在西海之北。其人一目、一孔、一手、一足,半体比肩,犹鱼鸟相合。


○一目国


在北海外。其人一目当其面,而手足皆具也。


○长脚国


与长臂人类本同,常负长臂人入海捕鱼,非水族之类而何?


○长毛国


国在玄股之北,居大海中。人短小,面体皆有长毛,被发,无衣,与猩猩之属同。妇人做王,有城池,种田,居穴中。晋永嘉四年曾获得之,莫晓其语。


○氏人国


在建木西。其状人面鱼身,有手无足,胸以上似人,以下似鱼。能人言,有群类,巢居穴处为生,有酋长。


○南罗国


管小国五十四处,多产异宝。


○赤上国


按《唐史》:“自交州海行三月可到。”


○般番国


按《唐史》:“其国有二十四州,与狼牙接界,交州海行四十日可到。”


日国 白花国 浡泥国 奔沱浪国 陀盘地国 奇罗国 石朴国 湓亨国白杞国 贺屹罗国 鄂崿国 詹波罗国 丁香国 莆黄国 罗殿国 地竦国 地域国 迷罗国 三泊国 麻兰国 火山国师鱼国 弥舍国 红兰国 窊裹国 兰无里国 地主国 黑间国


已上三十一国,其商不入中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