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8/


一个中队就是一个小社会。邪恶势力与正义并存。

因为存在着章鹏这样的队伍,他们种种的不良表现自然被大家看在眼里,大多数人是不满的,只不过没有人有胆量表现出来,除了二期士官郑昌林。

就在被打队长骂的第二天,距离八一建军节还有一天的时候,中队还是安排了很多的工作。比如准备灭火演练的器材,打扫中队的营房,整理器材装备等繁琐的工作。

大队长中队长的教训起了立竿见影的作用,这一天的集合和各种秩序都井井有条。然而还是有人不老实。

当所有人都在车库检查器材装备的时候,章鹏和苏东海靠在二号车的车尾抽起烟来。

他们俩自顾自地聊了一会儿天后,看家大家都还是秩序井然地在忙自己的事情,二人觉得无趣便打起了其他人的主意。

“列兵,苏小小!”章鹏冲一年兵苏小小吼道。

正在擦一台剪扩器的苏小小木讷地看着那两个态度恶劣的班长,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列兵,苏小小,老子叫你呢!”章鹏这欺软怕硬的本性暴露无遗。

苏小小慢慢走到他跟前,“班长……”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来到部队的苏小小显得很无措。

“来,抽支烟……”苏东海递过一支烟给他。

“我不会抽,班长……”他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当兵的不会抽烟,说出去让人家笑话。”苏东海继续往他手里塞。

“列兵,金虎!”章鹏又叫来了金虎。

“嘿嘿,班长,有什么指示!”来自河南的金虎比其他一年兵要圆滑很多,而他的这份圆滑让章鹏很不爽。

“我让你洗的衣服洗好了吗?”章鹏道。

“洗好了,班长,已经晾好了。”金虎自然知道章鹏不喜欢他,所以说话办事都相当小心。

就在他们准备继续刁难这两个一年兵的时候。郑昌林把一具空气呼吸器摆在了一号车的车尾。

“苏小小,金虎,你们俩过来吧这具空呼擦干净!”

“好!”苏小小和金虎立刻答应到。

章鹏和苏东海一下子感觉这是冲着他们来的,二人都感觉自己被人扇了一耳光。

“谁叫你们走的!”章鹏把烟头扔到地上。

两人立刻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过来,把空气呼吸器擦干净!”郑昌林从地上站起来,“一班战斗员苏小小,金虎!”郑昌林着重强调了一班两个字。

章鹏想发作却被苏东海拦住。苏东海拉着他离开了车库。整个车库再一次回到了先前的安静。

郑昌林是中队表现最好的班长。一个中队离不开一个好班长,如果一个班长能够发挥好作用,中队干部会省很多心。班长起着上传下达的纽带作用,在中队开展工作班长如果能带好头,发挥好组织作用,可以带动整个队伍。

郑昌林便是这样的好班长,他不仅能以身作则,要求班上人不做的自己坚决不做,而且他还具有十分突出的管理能力。这些大家有目共睹。

中队总共有三个班长,除了一班长郑昌林,还有二班长陈功德,三班长顾宏柱。虽然这几个人都不错,然而陈功德是第三年的一期士官,顾宏柱是二年兵,他们自然没有二期士官郑昌林有号召力。已经第七年的郑昌林在整个中队资格老,而且深得战士和领导喜欢,所以如果评谁最优秀,那非郑昌林莫属了。


“老兄,咱还是收敛一点为好!”苏东海和章鹏来到车库旁边的浴室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切,郑昌林个王八蛋,老子哪点惹到他了?”章鹏啐了一口道。

“不是你哪点惹到他了,是你不在理。咱都是要走的人了,何苦呢?将来你要是退伍了还回不回来?到时候有没有人来陪你?”

章鹏没有说话。他还在为刚发生的事情不高兴。

“当兵不容易,这几年,部队没有亏待咱,何苦呢!”苏东海自然比章鹏想得开,毕竟他的军龄要长很多。

“你说他凭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我又没惹到他。”章鹏还是这句话。

苏东海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不能起到作用了,于是便沉默不语,他知道章鹏即使心里有其他的想法,嘴巴上还是不肯让输的。


虽然都是抱着同一种态度来度过最后一段军旅生涯,然而却还是有差别的。苏东海和章鹏都认为当兵也就那么回事儿了,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何苦再和以前一样,很多人要退伍时都会产生思想动摇,考虑个人问题要多过一切。

而章鹏的问题出现在他在离开时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心理。他冲着的不是中队的某一个人,而是当兵这几年的生活。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的章鹏,能来当兵完全是家里的意思。有一种说法是,当了兵后悔五年,但是没有当兵会后悔一辈子。章鹏自然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有五年军龄的章鹏当初也是一脸懵懂走进了部队。几年下来,他长结实了,也懂得了不少道理,部队终究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成长,然而他却也清楚无论如何他是留不下来了。刚来部队的那一段时间,他还是抱着好好干的年头在努力工作,但是身边出现的关系兵,还有战士偷偷送礼为了入党学车什么的,都在某些无形的时刻影响了他。社会不好的风气无孔不入,但是他的问题是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

后来他便学会了抱怨,学会了怨天尤人,积极性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高。他的这些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中队搞过几次民主选举优秀士兵,他的票数一直都很低,他能留下来晋级一期士官完全是因为他身体好,训练能吃苦,而且在支队比赛中获过几次奖。

自从晋级以后他的表现日渐下降,其实很多个时候他也羡慕郑昌林,谁不想好好干,只是很多事情无法选择,怪只能怪自己一念之差。他抱怨的是这生活并没有可以让他的人生改变,很快他将再次走入社会。或许这抱怨由来已久,他在很久以前已经预知了这一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