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六章:核爆欧洲(四)上

红色猎隼 收藏 26 2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size][/URL] [内容简介] 1620年9月23日,面对着大西洋深灰色的波涛,102名难以忍受比当时弥漫在英国各地比气温更为严酷政治环境的英国清教徒在牧师布莱斯特的率领之下,登上了一艘原本用来捕鱼的小船悄然离开了英国港口,驶向了大洋彼岸的新大陆。当他们拉起了沉重的海锚,扬帆离开港口之时,所有的水手都怀疑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1620年9月23日,面对着大西洋深灰色的波涛,102名难以忍受比当时弥漫在英国各地比气温更为严酷政治环境的英国清教徒在牧师布莱斯特的率领之下,登上了一艘原本用来捕鱼的小船悄然离开了英国港口,驶向了大洋彼岸的新大陆。当他们拉起了沉重的海锚,扬帆离开港口之时,所有的水手都怀疑他们是否能顺利到达彼岸,因为这是艘小船,而此刻更不是航海的好季节。但是对于船上的乘客们而言,他们再无其他的选择。

他们必须马上扬帆启程的原因是他们中间除了受宗教迫害的清教徒之外,还有着种种理由必须马上离开不列颠的人们。他们之中包括破产者、流浪者甚至契约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在旧世界的游戏规则中找不到自己定位或无法实现自己梦想的人。经过65天与风暴、饥饿、疾病、绝望的搏斗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新大陆的海岸线,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之有有一人死去,但同时却有一个新的生命在惊涛骇浪中来到了尘世。

当就在新的大陆和新的家园已经在望之时。经过漫长煎熬的小船却停了下来。因为这些怀揣着梦想的旅行者们还迫切的需要解决一个问题—他们将如何管理未来的新世界,他们需要依靠的究竟是领袖的权威?军队的暴力?还是国王的恩赐?经过激烈的讨论,最终他们以这艘承载着他们跨越大西洋渔船的名字来命名他们所共同兢守的公约。

公约之中如此写道:“为了国王的荣耀,***的进步,我们这些在此签名的人扬帆出海,并即将在这块土地上开拓我们的家园。我们在上帝面前庄严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得以顺利进行、维持和发展,亦为将来能随时制定和实施有益于本殖民地的总体利益的一应公正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等,吾等全体保证遵守与服从。”这也就是后世令无数美国人读来心潮澎湃的《五月花号公约》—一个标志着欧洲人在美洲建立全新世界的标志。

而在此后的近400年里,那些乘坐着“五月花”号在美洲大陆登陆的人们,并不曾想到他们的后裔会将那些在饥寒交迫之中为他们送来了生活必需品,并教习他们怎样狩猎、养火鸡、捕鱼和种植玉米、南瓜的印地安人屠戮殆尽(注1)。更想到他们为了躲避古老欧洲传统贵族和宗教势力压迫的伊甸园,最终竟会发展成为几乎已经主宰世界的超级大国。

但是从最初组成这个国家的13个州开始,这个在400年里茁壮成长的怪兽骨子依旧流的是来自欧洲的血液。虽然在随后的岁月里,这头怪兽贪婪的吸食着来自世界各地各种风格迥异的文明。但是其立国的基础依旧是来自其对大西洋彼岸故乡的模仿和反思。对于古老欧洲的向往便如同写入基因序列的密码一向深植入每一个美国主流社会的白人心中。美国在文化之上始终是欧洲的一个支流。直到1945年,无论在欧洲还是在美国,欧洲在文化上都是主宰。

而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欧洲强盛的光芒也曾令这片由殖民地独立而成的国家不敢正视。如果没有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在舰队和炮兵上的慷慨援助,华盛顿的大陆军或许最终将被英国远征军赶尽杀绝,而在第二次美英战争,更令自以为磨砺了爪牙的美国在兵力远胜于对手的情况下兵败加拿大,连白宫和国会大厦都被英国远征军烧成可白地。如果不是巴尔的摩的《星条旗永不落》,或许最终这片土地很可能再次沦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在那个时代,来自这个国家首都—华盛顿的声音根本不足以传递到大西洋的彼岸。所谓“门罗主义”和“光荣孤立”在欧洲人看来不过是美国人关起门来自己和自己玩的游戏。

直到19世纪末期,美国进入了高速工业化时期,凭借着丰富的资源和廉价的劳动力,美国开始强劲崛起,美国实力的快速上升,才引起了当时称霸世界的欧洲大国的担忧。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形式的“美国威胁论”蜂拥而出,这股旋风在很短的时间内席卷欧洲各国,一度令刚刚积攒了一些本钱的美国政府惶恐不已。要知道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之中,美国虽然战胜了欧洲国家西班牙,迫使西班牙被迫放弃了古巴,并将菲律宾、波多黎各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其他岛屿以及太平洋上的关岛割让给美国。但是美国在这场战争却已然动用了倾国之兵,而西班牙在欧洲大陆早已日薄西山,再难称雄。

而美西战争的结果在欧洲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美国威胁论”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峰。在当时的欧洲政治家看来,美国远征军踏上古巴的土地,就意味着它跨越了大西洋的一半,而美国海军在菲律宾建立军港则意味着它可以在亚洲的任何地方不请自来。为了对付“美国的威胁”,一些欧洲的有识之士甚至呼吁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共同抵抗美国。法国人皮埃尔.洛蒂在媒体上公开宣称,美西战争是对欧洲的挑战,是对欧洲意志和抵抗能力的检验。“但愿欧洲能明白这一点!能从中吸取教训,别把剑放在鞘里!欧洲国家应该联手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凭心而论19世纪末的美国虽然拥有着庞大的经济力量,但是军事力量却依然羽翼未丰,不要说欧洲列强联袖一击。就是英、德、法这欧洲三甲全力投入与美国一战,也足以击碎美国的未来。但是并非所有的政治家都可以预见下个世纪的局势。虽然在那个时期,“美国威胁”一词常常出现在各国议会的争论中。法国历史学家亨利.豪瑟尔在回忆那段时期的法国政坛时,也曾这样写道:“人们在报纸上、会议上、议会里听到的,除了美国威胁外别无他物。”但是欧洲列强的领导层所盘算的却不是在大西洋对岸的威胁,而是自己那些磨刀霍霍的邻居。不等美国完成扩军造舰,与欧洲列强兵戎相见。一场席卷欧洲的“兄弟之战”却依然悄然爆发。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正是这场欧洲内部的战争将英法德等老牌帝国从西方世界霸权宝座上拉了下来。在那场长达四年的战争之中,曾经被欧洲各国都视为对手的美国却意外的成为了各方都希望拉拢的对象。英、法的代表在华盛顿连年大谈“传统友谊”,而被英国本土舰队封锁在北海的德国甚至不惜派出潜艇远航纽约鼓动美国德裔移民推动美国政府加入同盟国这一边。而当1917年4月,随着美国加入协约国集团对德国宣战,在欧洲流行多年的“美国威胁论”最终销声匿迹了。没有人再会记得那些曾经的警告:

“在欧洲的对面,出现了一种早熟和畸形的文明。仅用了一个世纪,美国人就实现了难以实现的目标,达到了经济发展的顶点。对于我们来说,这才是真正的祸害。我们感觉到他们为一些经济问题而焦躁和挣扎。他们试图把他们的贸易税强加给我们;他们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将不择手段。他们的军备已增加和完善……人们能够平静地设想一场全面战争的前景吗?”

虽然战争最终在协约国的凯歌声中画上句号。但是在一片废墟之上播种下的仇恨却再已令欧洲陷入了再难弥合的分裂之中。而来自东方的共产主义的思潮,更令欧洲各国宛如一群盲动的公牛,沉浸于互相争斗和在所谓的威胁面前维持着面前的万众一心。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通过军火贸易和战争贷款赚得盆满钵满的美国实际上早已奠定了自己称雄世界的基础。而所谓复兴德国的第三帝国在华尔街的精英眼中不过是他们扩大自己利润新的良机而已。战争的结局实际上早在1939年9月1日德国的装甲部队跨过边境向着华沙推进之前便已注定。

当所谓武器、兵员以及战术优势的画皮一一被历史剥去之后,人们不难发现纳粹在战争初期的成功除了运气之外,华尔街与魔鬼共舞的投资模式才是一切的关键。经过了一战的洗礼,美国早已建立了对欧洲各国的信心。如果无法团结一心,欧洲便并不可怕。或许唯一出乎华盛顿的政客们意料之外的只是本以为会象“黄油”一般被德国陆军的装甲洪流这把“滚烫的餐刀”切开的红色苏联,最终竟然能挺过那些艰难的考验,并与美国平分半个欧洲。不过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给了美国人在欧洲长久逗留下去的理由。但是美国人从未想过欧洲人是否欢迎这种全新的格局。

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改变了世界格局,把欧洲变成了美国的附庸。但是从内心深处上来讲,骄傲的欧洲人从未真心欢迎这一逆转。 在冷战时代,欧洲人选择了忍受了。面对着柏林墙后庞大的华约铁流,欧洲人选择了屈辱的接受美国人的保护和资助。而实力的差距进一步造成了美国的强者心理和欧洲的弱者心理。在美国人眼中欧洲人就像一个只有一把小刀的人“他们宁愿忍受黑熊在森林里徘徊觅食,也不会去冒险杀死那头黑熊。因为仅仅用一把刀去捕猎黑熊的危险实在太大,不如悄悄躺下并祈祷黑熊不要对他发动攻击”。而富足美国人手里则掌握着来复枪,“他随时可以用枪干掉黑熊,当然也要冒被黑熊撕碎的危险。”不管怎么说在那些恐怖和平的时代。美国人和欧洲人至少在共同面对华约集团时保持了一致。

但是随着铁幕的崩溃,时代随之改变。到2004年,原华约阵营中的波兰、匈牙利等十个国家选择加入欧盟,由此欧盟的成员国由15个扩大到25个,面积从原来的320万平方公里增加到430万平方公里,人口从3.7亿增加到4.55亿。扩大后的欧盟不但经济总量超过了美国,而且也具有日益强有力的政治影响力。扩大后的欧盟自然将力争改变冷战时期确立的“美欧主从关系”。不但将与美国争夺欧洲主导权,还要增加欧洲在全球政治和经济事务中的发言权。这无疑将加剧美欧在政治、经贸乃至军事领域的竞争。

而此消彼长之中,美国却正在因为伊拉克和伊朗问题,受困于中东。没有了前苏联核威胁的欧洲国家,猛然发现一个多极世界的正在来临,这让欧洲人在政治经济方面拉开与美国距离的同时,强化了针对美国的文化自豪感,这是大多数美国人绝对不能理解的。“现在到了停止假装的时候了,欧洲人不用再假装认为欧洲和美国对于这个世界拥有共同的看法,甚至也不能再假装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在美国发表新保守派学者罗伯特.卡根的《天堂与实力:世界新秩序下的美国与欧洲》一书中写下这段引起巨大争议、被频频引用的开头。如果时间可以逆转,或许欧洲人会选择回到19世纪末,抹杀那个最终颠覆自己生活的国家。而美国人一意孤行的“狄安娜计划”更令所有的矛盾集中爆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