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自平山内阁因为首相平山冈遇刺倒台之后,日本政坛几乎在一夜之间便又重回“55年体制之下”——自民党再度一统天下,在众议院的总选举中自民党轻而易举的便占据了500个议席中的371个,接近三分之二。拥有派系林立的自民党中绝对强势的“关东军团“的喜多义一即上台组阁。

一向主张对华采取强硬立场的年仅48岁的自民党议员朝仓健司被任命为外务省长官,从而结束了自小泉内阁以来。日本外相多为女性担任的“阴性外交”的局面。而原防务省长官前田利久却出人意料的脱离社民党加入喜多内阁,这一现象也是日本战后历史上不多见的。

喜多内阁上台伊始,便急于调整过去在朝鲜战争中的中立态度。朝仓健司亲自飞赴洛杉矶会见韩国流亡政府的首脑金芝和以及他的追随者,承诺向韩国开放其所有领海领空,允许韩国海空军使用日本境内的军港和机场,并且同意韩国流亡政府在日本境内设立基地训练武装人员。

而对美国政府朝仓健司却横加指责,面对美国国务卿卡尔,朝仓健司直接宣称“美国对中国采取了和对当年纳粹一样的绥靖政策,背叛了所有爱好和平的亚洲民主国家……”以至于美国的各大媒体一致公认这位日本新外相是一个“缺乏战略眼光的新兵。”

与朝仓健司这种激进的外交政策相晖映的是,日本政府从2012年10月份开始公开备战。10月14日日本海上自卫队第2护卫群第6护卫队驶离佐世保,进入对马海。这也是日本自卫队自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以来,首度公开进入这片海域。3天后,日本海上自卫队再度出动两个“九.十”舰队自吴港出发,驶入对马海,直抵韩日海上传统边界线,公开向中朝两国炫耀武力。

北京早晨6点30分,中国人民国防军退役上将吴辉正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翻看着隔天的《参考消息》。“爸,怎么起这么早。”昨晚因为要在网上找资料而忙到凌晨3点的吴酬勤,揉着涩胀的双眼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年纪大了,早上就睡不着了。啊!小周可以开饭啦。”吴辉上将合上了报纸,招呼儿子和他共进早餐。

“你在朝鲜接触过朴元熙这个人吗?”面对着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吴辉上将突然问到。“弛援平壤时见过一面,后来在第二次开城会战前,我作为中国军队的联络官在他的指挥所待过两天。应该说是有点印象的。”本来已经想举筷的吴酬勤只好重新将筷子放下答道。

“听说老毛子和朝鲜的报纸称他为什么‘拿破仑’,也未免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当年毛主席一没靠友邦助战,二没靠国际支援,不是照样把拥有把800万正规军的国民党赶到了台湾岛上去了。他朴元熙算什么东西,名头倒不少。”吴辉上将说着说着,竟有点生气起来。

吴酬勤忙劝父亲“朴元熙这个人能力不错,这种头衔吗,还不是下面的那些‘摇尾系统’跟着乱叫而已。”

“我中央的一个精通面相的朋友曾在‘11.7’事件之前,便拿着朴元熙的照片告诉我。说这个人一脸反相,日久必叛。看来对他我们还得小心提防。”吴辉上将接着说道。

吴酬勤实在想不到父亲对朴元熙的反感竟会缘于这种玄幻的面相之说,于是也只好报之一笑答道:“从历史上看,朝鲜半岛的统治者实际上一直生活在强大的中国和日本的夹缝中,中国强盛便依附于中国,日本强盛便追随日本,几乎中日之间的每一次交手都会成为令朝鲜改弦易章,这几乎可以追溯到公元663年的白江口海战。所以‘事大结邻’的思想应该是根深蒂固的存在于每一任朝鲜统治者的脑海里的。只要中国对日本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朴元熙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

“可惜啊!现在中日在朝鲜半岛的这场对弈,还有俄国这个不速之客。好了,吃饭吧!‘心急喝不了热粥’。小周把电视打开,今天早上有国防部的记者招待会。”吴辉上将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壁钟,便示意钟点工把电视机打开。

屏幕上上立刻出现了设立在朝鲜首都平壤玉流馆饭店的演播现场,记者招待会显然还没开始,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以百计的新闻记者正忙着调试设备,翻看笔录,紧张的准备着。很快穿着着军装的中国人民联邦共和国国防部发言人孙玉侗便出现在镜头前。

孙玉侗今年不过34岁,本来就拥有出众外表的他在镜头前更显得英气逼人,面对着台下不停闪烁的镁光灯孙玉侗从容就座,而紧跟在他身后的朝鲜人民军政府发言人金再佑则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手足无措。

在新闻官宣布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之后,孙玉侗径直走上讲台,面对林立的麦克风开始发言。在一段义正词严的开场白之后,孙玉侗说道:“中国政府一贯秉承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对于那些无视国际公约,肆意践踏邻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地区霸权主义国家,中国人民国防军也不会毫不留情的予以严惩。中国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其目的便在于打击以金芝和为首的韩国军国主义政府。这一军事行动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中朝两军并肩携手,解放了朝鲜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彻底砸烂的发起战争的韩国政府的军事机器。鉴于以上情况,为了缓和北太平洋地区的紧张局势,促使朝鲜半岛的早日实现和平、统一。从今天开始,中国人民国防军将逐步撤出进驻朝鲜的地面武装力量。”

孙玉侗转身举起了教鞭,走到了身后的大型电子屏幕前,屏幕上出现了高比例的朝鲜地图。”首批撤离的部队将包括驻扎在朝鲜北部金策地区的第187山地步兵师、熙川地区的第246机械化步兵师,平壤地区的第171陆航空中突击师、元山地区的第247机械化步兵师。“

“其后将逐步撤出驻扎在朝鲜南部汉城地区的第371机械化步兵师,春川地区的第135装甲师和马山地区的第129装甲师。”随着孙玉侗的教鞭所指,屏幕上立刻出现了驻扎在该地区的中国军队的总兵力和武器装备的情况,资料详细而且准确,即便是在电视前了解内情的吴酬勤也认为差别不大。

多么熟悉的名字,透过那一个个屏幕上闪动着的番号,吴酬勤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些因为可以回家而欢欣鼓舞的战士的笑脸。不错,他们是共和国的战士。但他们并非生而为战,近1年半的战备、8个月的血战,入朝的每一位中国士兵都有理由享受永远的和平。

但是危机四伏的共和国此刻不能给他的士兵更多休憩的时间,日益强大的美英澳三国联军此刻正在东起马里亚纳海沟,西到帝汶海的广阔战线上对环南中国海经济群施加着压力,共和国需要集结起每一分的战力,来对抗来自南方的威胁。

从朝鲜半岛撤出的7个主力陆战师仅有6-7个月的整备时间。在中央军委的时间表中,最迟2013年3月底,这7个师就必须完成作战准备,编组到中国人民国防军南太平洋战区的下属战斗序列,作为第二攻击波的地面战主力被部署在澜沧—湄公河一线。战争一旦爆发,他们将是中国陆军的中坚力量,越过狭窄的海峡,驰骋在澳洲的沙漠和平原之上。

为此撤出朝鲜的各部队甚至没有时间再回到原先的驻地进行休整,便直接将朝鲜直接纵向穿越整个共和国前往南方,装备的换装和整训均将在行进的过程中完成,而留给指战员们与家人团聚的时光自然也只能是寥寥无几了。

“这些撤军已包括了中国陆军在朝鲜的11个战斗师中的7个,超过中国入朝陆军总数的60%。而其余部队也在稍后的一段时间内逐步撤出。”孙玉侗简单介绍完毕之后,电视镜头开始转向在一旁等候已久的金再佑。或许是缺乏经验,金再佑显得非常的紧张,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结结巴巴。

在一大段几乎令人不明就理的发言以后,他取出了准备好的发言稿:《朝鲜人民军政府告南韩同胞书》。金再佑大概是习惯了照本宣科的,在其后长达半个小时的他个人的“朗读表演”中他竟找回了感觉。<<告南韩同胞书>>的主要内容无非是呼吁已经流亡海外的韩国屏弃成见,回归祖国.但吴酬勤却特别留意到这篇内容空洞的文稿最后提到的那句“那些准备顽抗到底的反动分子,请你们相信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永远保护你们。朝鲜人民军将会用行动兑现自己的承诺。”

“这样的话我军留在朝鲜半岛的地面部队就仅有4个师了。中央是要放弃对日作战,在东北亚方面采取收缩的防御的态势吗?” 吴酬勤看完新闻,有些疑惑的仰起头来注视着总是那么胸有成竹的父亲。

“不好说啊!南方的局势那么紧张,美国的战争机器已经全力以赴了。从最新的情报来看,最迟到2013年的6月份。中美之间必有一战,此刻在东北亚方向,我们只能把他看成一个次要的威胁。全力准备南方战线。”吴辉上将虽然已经退役,但是在上面的人脉还在。对中央的意图还是有所洞察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于中国来说,南方战线已经成为一个随时有可能爆炸的火药桶,任何一点小小的摩擦,都有可能提前爆发一场世界两大国之间的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