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七章 智取东山头(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5


四屋咀早已失去昔日的喧闹,一片寂静。黄天宝走在前头,几个人悄悄溜进了村。

黄天宝在向一位村民打听:“冯树仁在家吗?”

村民回答:“刚才我还看见他在前头转来转去。”

在村民的帮助下,黄天宝很快在冯树仁家里找到了他。

饶平泰一行来到冯树仁家,开门见山说明来意:“我们这次来,是要冯总管给个方便,陪我们到东山头走一趟!”

“实在对不起,当家的两位师爷到野猪湖‘汤司令’那里喝酒去了,我实在不能抽身离开此地!” 冯树仁推辞道。

“冯叔!游击队对我们可好呢?你不要再死心塌地跟黄舜平他们走!这次跟我们一道去东山头,正是立功的机会呀!” 黄天宝说。

“你这小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冯树仁瞪了他一眼。

屋外窗下闪了一下,有人躲在那里偷听。

“冯树仁!识时务者为俊杰!难道你就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吗?” 大刀张上前说道。

冯树仁:“我是东山人,东山的冯国豹是我的亲戚,我不能出卖他!”

“嗖”的一声大刀张从背上把大刀拔下,将刀架在冯树仁的脖子上:“今天的东山之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你们游击队讲不讲理呀?” 冯树仁脸露惊色。

饶平泰示意大刀张把大刀撤去,很诚恳地说:“冯树仁,你是明白人,希望你认清形势,为我们四屋咀的百姓,为东山的百姓过个安稳的日子,做些贡献。我们的敌人是日本侵略者,你年轻时不也是爱国主张抗日的吗?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履行你的诺言?我向你作保证,你只带我们去会一下冯国豹,我们跟他谈判,保证你的安全。”

冯树仁低头沉思,终于把头点了一下。

大家正准备往外走,屋外窗下那个偷听的人迅速逃遁。

村道上,饶平泰和骑马的冯树仁走在前头。

大刀张等六人每人扛着一捆红学会的红、黄衣服……

临时雇请的几位村民抬着几口装满礼物的大箱子跟在后面。

他们折回到小树林。饶平泰与罗忠汇合,大刀张等人将几捆红学会的衣服放下。

“大家把军装脱下,打包藏在树林里,都换上红学会的衣服。” 饶平泰说。

游击队员们在迅速换衣……黑牛把黑驹牵到饶平泰跟前。

再说东山西头岗哨,是通往塘口孝感城关的必经之地。游击队要进东山,必先进此岗口。

冯树仁骑马领头,饶平泰扮成红学会小头目骑着黑驹紧跟其后。他们来到西头岗哨。

见到冯团总,冯树仁上前施礼:“冯团总!不认识啦!”

冯团总施礼后,问道:“啊!冯总管,你今天这身打扮,让我看走了眼,差点认不出来了呢!今日你带弟子们来东山,有何贵干?”

“四屋咀遭袭的事谅你早有所闻。二黄已心灰意冷,我冯某人还不死心,今日趁他们到野猪湖的‘汤司令’那边喝酒的时机,我把几十个弟子带来投奔国豹兄,冯团总不会把我们拒之门外吧?”冯树仁说。

“眼下时局动乱,鱼虾混杂,我这东山头大不过巴掌,你恐怕还是另投新主为上策!” 冯团总的眉头一皱。

“团总,你这是那里的话!我冯树仁生是东山的人,死是东山的鬼,我今日投奔东山,不就是冲着国豹兄一贯宣扬的义气二字吗?别的不好说,你瞧这份礼单也够份量,够诚心诚意吧?” 冯树仁说罢让饶平泰递上一份礼单。

冯团总接过礼单,一双鼠眼渐渐眯成一线。忙说:“小弟失礼,小弟失礼!他用眼扫视了眼前黄的、红的一片,突然又疑惑起来,“这小头目怎么这么陌生?”

“这位小头目是刚来不久的一位能人!” 冯树仁说。

“啊,我今日倒要在冯家大院前见识见识!” 冯团总说。

“冯团总!今日来东山,正想向团总讨教一番!” 饶平泰上前施礼道。

队伍过了栅门。

接到团丁的报告,冯国豹大喜,亲自迎出宅门。

冯树仁递上礼单:“这点簿礼,不成敬意,请会长收下。”

冯国豹突然面对饶平泰上下打量一番:“咦,这位兄弟,怎么从未谋面?”

“啊,是刚入会不久的一位高手。” 冯树仁说。

“高手?有什么过人技艺?” 冯国豹问。

“唉,雕虫小技!百步穿杨而已!” 饶平泰回答。

“啊,实在难得,可否在中午开宴前给大家露一手?” 冯国豹又问。

“只要冯会长高兴,在下决不推辞!” 饶平泰双手抱拳说。

“好,性格豪爽,我东山头缺的正是像你这样的人呢!” 冯国豹笑着说。

再说那个躲在窗外偷听饶平泰和冯树仁谈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与敌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四屋咀红学分子黄根柱。他如获至宝,溜出四屋咀一路狂奔,终于搭上了一辆北上的马车。

“车老板,快直奔孝感城,我会给你好处的。”黄根柱急说。

马车快速奔去,扬起一阵风尘。

谁也不曾料到,黄根柱搭乘的那辆马车半路上轮轴坏了,被迫停在毛陈镇“郑记车辆修理”前。

“求求师傅行个好,帮我把车修好赶路!”黄根柱心急火燎。

郑天锁见此人形迹可疑,心中暗生狐疑,便不紧不慢地打探他:“好说,好说!你有什么急事?”

“说出来,你也不懂!游击队要攻打东山,我得赶紧到城里报告呀!”黄根柱随口说道。

郑天锁一惊,马上镇定下来。为了拖延时间,便故意对他说:“换轴不是一下的事,这样——你往前走,拐进一个横巷,有家运输社,有车可租,快去吧!”其实哪有什么运输社!只是为了把他哄走,便于自己行事罢了。等黄根柱一走,郑天锁驾起自备的马车就往南边飞奔……

等到黄根柱拖着疲乏的身子踉踉跄跄地赶到孝感城南门时,已时过正午。他向守门的伪军急匆匆地说:“我要见你们郭大队长!有非常紧急的事向他报告!”

“他是红学会的,让他进城。” 伪军甲说。

“进去吧!”伪军乙对黄根柱说。

此时,郭跛子手牵着马正朝院门走来。迎面碰上慌慌张张跑来的黄根柱。

“根柱!你来干什么?” 郭发财忙问。

“表哥!有要紧张的事向你报告!”他凑近郭发财在耳语。

郭发财脸一拉:“快,上马!”马驮着郭发财和黄根柱奔出院门。

不一会,五十名全副武装的“盾牌”别动队员和赵五林的伪军别动队分乘三辆卡车,从日军驻孝感宪兵队大院紧急出动,在黄根柱的指引下朝东山赶来。

且说东山,午宴前,老奸巨滑的冯国豹口含烟筒(长管烟)在后院里独自踱步。他的保镖——阿三在门边警戒。

“红学会不是被游击队击垮了吗?那么——何来红学队伍?听说游击队正四下活动,今日,会不会有诈?” 冯国豹想到这里,一阵冰凉直透后背。他立刻喊道:“来人呀!”

“老爷有何吩咐?” 阿三应声道。

“要多长一个心眼!” 冯国豹凑近他叮嘱一阵。

午宴即将开始。大院门前众宾团坐,一片热闹气氛。

罗忠机警地扫视周围,一只手轻轻按着衣下的驳壳枪。

“下面请诸位观看飞镖表演!”冯国豹起身说道。

饶平泰起身,向罗忠投过去机警的眼神。罗忠心领神会。站在冯国豹身后的阿三似有察觉。

饶平泰做了一套动作后,一个劲投,箭镖呼啸而出,直插靶心。

冯团总走近一看:“这不是近来传说的鸿箭吗?”接着一声惊叫,“有游击队!”

说时迟,那时快,大刀张一个箭步立即用手枪控制住冯团总。

饶民太一抬脚,踢翻了面前的酒席,只见稀里哗啦一阵响,杯盘碗盏、汤汤水水四溅。不等众人醒过来,他又飞身跃起,跳到另一张酒席桌上,稳稳地站定,然后他拔出双枪,厉声大喊:“我们是新四军,快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喊声震得屋顶嗡嗡直响。面对敌人,他眉梢愈浓,大眼圆瞪,犹如发怒的狮子。

看到站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双眼怒射、手持双枪、威风凛凛的饶平泰和四周黑洞洞的枪口,冯国豹的手下才眼见为实,领教到了新四军的历害。胆小的还尿湿了裤档,冯国豹也像一堆烂泥似的瘫软下去。

罗忠指挥着队员,控制住局面。在暗处的阿三伸手在摸抢,正想拔枪射击,居高临下的饶平泰一个点射,把他击倒。他厉声喝道:“哪个想反抗,就是这样的下场!”

团丁们面面相觑,筛糠似地抖动,乖乖地举手投降。

罗忠带着队员们在收缴团丁的枪枝。

大刀张从机枪手中将那挺“歪把子”缴过来,满心欢喜。

老戴领着游击队员们把缴来的枪支弹药,送往停在府河边的船上。

李小丰、黑牛等战士继续监控着冯国豹和场面。

饶平泰、罗忠分别对冯国豹和维持会的干事训话。冯国豹和维持会的团丁们唯唯是喏。

战斗结束后,游击队员们迈着雄健的步伐朝岗哨急急走去。

集镇上有许多老百姓前来围观。

饶平泰、罗忠、柳青、汪梅向群众招手。

冬梅与一群妇女们在一边议论纷纷:“你们看,还有两个女兵呢!”随即投来羡慕的眼光。

府河边,满载的船队在老戴的指挥下缓缓驶离东山头水道。

饶平泰、罗忠、大刀张、王锦风、肖子文、李小丰各骑一匹战马,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冯树仁骑着马从游击队伍前走过。他抱拳向饶平泰行拱手礼,然后扬鞭快跑,不知去向。

游击队员们来到小树林换衣服,刚刚把装换好,准备返回驻地——塘口,突然,前方通城大道上尘浪滚滚,有一辆马车正自北向南飞奔而来。

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饶大队长——”

众人朝北望去,惊愕不已:来人会是谁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