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5.html


小若满不在乎地打了个榧子:“不就是被关起来了吗?这种场面我见多了,姑娘我动一下小指,就能跑出去。”

“至于你吗,”他看了看不屑地瞟着自己的姚远,“带不带你出去,要看你自己的表现。”

姚远呵呵笑了起来:“我出去也要正大光明地从正门走,还要一大群人送,哪像你,只会偷偷摸摸地溜掉,俺丢不起那人。”


你无法知道,张鲁的优柔寡断是优点还是缺点,在三大心腹的争执下,他竟然三天没有下定决心要倒向哪边。

对于姚远的起居,他几乎没有丝毫的限制,除了不让姚远和小若走出大门,他甚至连个监视的人都没派,每日三餐都侍侯得舒舒服服,只要有时间,还亲自陪着姚远进餐。

而姚远,似乎也住得心安理得,整日除了吃饭就是和小若逗嘴,真是过着“只慕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但是,到了第四天,正当张鲁坐在堂中与姚远闲谈的时候,又是那个杨昂,一脸慌张地急匆匆跑了进来,看到姚远在座,再也不客气,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指着他怒道:“这厮不讲信义!”

张鲁忙喝斥道:“不得无礼!出了什么事?”

“刚接到急报,今日辰时,西城军化装潜入成固,内外夹击,守军不及布防,全被缴械,现成固已失守!”

杨昂一手按在刀柄上,似乎只等张鲁一句话,就杀了姚远。

小若一步跨到姚远前面,盯住杨昂的那只手,作势欲扑。

张鲁急得只在堂中乱转,已经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

场面一时凝固下来。

正在这时,只见阎圃大喊着“住手!”跨进堂来,后面紧紧跟着全身披挂的张卫。

他和张卫也是接到急报赶来的,只是落后了杨昂半步。

张鲁看到阎圃,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把抓住他道:“先生,却如何是好?”

阎圃看了看稳稳当当坐在那儿的姚远,带着质问的口气道:“姚将军,你要进入汉中协助防守可以,但也不用攻打进来啊,而且还缴了我们的械。”

“协议并未达成,西城军以为我被扣押了,只是按照既定的方案行事罢了。”姚远仍是稳稳当当。

于是,姚远又一次被礼送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次,他是冷笑着离开的。

因为他知道,这帮人还要谄笑着把他请回来,他们无路可走。

果然,不过一个时辰,张鲁亲自来请他了,身后跟着不情愿的杨昂、怒气冲冲的张卫和神色不变的阎圃。

“姚将军请恕本师无礼,适才是我等晕了头了,还请将军下令西城军停止进军。本师保证遵守协议,马上出兵平阳关。”

张鲁扯了扯撅着嘴的张卫:“就由舍弟率三万兵马,前去迎战曹军。”

阎圃也在一旁道:“西城军攻下成固后,并未收兵,而是一路向西而来,似是要攻南郑。两家本是联盟,不争自己先打了起来,恐被曹军得利啊。”

“那么,请恕姚远直言,怎样才能让我相信你们的诚意呢?”

姚远学着当初阎圃的语调,反问了一句。

张鲁忙道:“我这就安排人护送姚将军返回,并以书面立约,以示本师诚意。”

当讨逆将军姚远步出师君府的时候,得意洋洋地瞟了小若一眼:“怎么样?服了吧,我都说了,既然当初堂堂正正地进来,那就要堂堂正正地出去。你看看,你看看,后面跟了多少人?”

李若芙哼地一声从鼻孔里呼出来两股白气,拿眼看天,不再理他。

姚远知道,张鲁之所以放他出来,并不是忽发善心,而是迫于西城军的压力,因为西城军只有“听到讨逆将军的军令”后,才会停止进攻。

攻取成固的主力是王如的昭武军和区翔的飞虎军,进逼南郑的是袁毅率领的雷骑军一部以及随后赶到的飞虎军。薜丰的扬武军和皇甫松的飞豹军驻守西城。雷骑军另一部往来策应。

以成固如此松懈的防守,加上主将杨昂不在,区翔的飞虎军大部都趁着夜色潜入了城中,四处一放火,搞得城内鸡飞狗跳,又趁乱打开城门,放昭武军进来,哪消到得天明,就控制了整座城池。

成固离南郑本就距离不远,飞虎军和雷骑军一日一夜已推进到南郑的近郊,停下来埋锅造饭,全然不顾汉中军排列的整齐阵容。

见到姚远归来,战士们乐坏了,围着自己的主帅又蹦又跳,盖顺等人也从帐中走出来,大家互相见礼。

姚远冲送自己到营边的阎圃挥了挥手,转身就抹去了脸上的笑容,对区翔和袁毅道:“你两个就给我在这里钉住了,哪儿也不能去,就是监视南郑的一举一动,让他坐卧不宁。”

第二天,姚远在打听实了张卫已经率三万兵马赶赴阳平关,这才返回成固。

张卫一走,南郑防守空虚,成固的一万军兵已被姚远缴械,张鲁不得已,只好调米山、定军山二处驻防的军队到南郑,于是张飞、黄忠二人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两处战略要道。

一切似乎都在按原定计划进行,张鲁在前面卖命,自己在后面逐步蚕食他的土地和人民,用不了多久,汉中就不再姓张,而姓刘了。

但是,张卫在阳平关吃了败仗,曹军突破了汉中军的防线,如潮水般涌进了过来,这还不令人意外,因为姚远早就猜出了这个结果。另人意外的是,西城告急!襄阳曹仁趁着关羽忙于与孙权争夺三郡的机会,出动两万大军,水陆并进,进攻西城。更令人意外的是,从阳平关败退下来的汉中军,猛然间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四处布防,逼近姚远、张飞、黄忠三军,似乎忽然想起来自己还负有保卫家乡的职责。

“张鲁怕是已经暗地里降曹了。”盖顺道。

姚远点了点头,看了看专程从西城赶来的薜丰:“对于西城的防守,文郁有把握么?”

“守住西城没有问题,若是兄长将雷骑军给我,我还有把握打个反击,将这帮趁火打劫的小人赶跑。”薜丰信心满满地说。

对于薜丰的守城能力,姚远很放心,当年樊口之战以一敌十,虽说成就了姚远的大名,但他心里清楚,当时若无薜丰娴熟的守城术,只怕樊口一天也守不住。

但他还是驳回了薜丰反击的请求:“雷骑军要留在成固作预备队!你只要守住西城就是头功,反击的事儿不用你来做。”

他又转身对田侗、区翔、袁毅等人道:“飞虎军和雷骑军今日务必返回成固,不要与汉中军冲突。雷骑军归建,仍由田侗指挥,博仁为飞骑军司马,随我左右。”袁毅字博仁。

他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如:“自今日起,成固防务由丰谋全权负责,西城防务由文郁全权负责。令必行、禁必止,违令者,斩!”

众将齐喝一声:“得令!”

形势真可谓千变万化,几个月之前,汉中还是刘家占优的局面,谁知现在却被陡然逆转,张鲁并没有把姚远的后退当成是谦让,反而当成了软弱,姚远退一步,他就进一步,一直跟到了成固城下,远远地,似乎将成固四面包围了起来。

曹操自阳平关追踪残敌,已经将近南郑,张鲁的降书却比军队溃败的速度还快,在七月的一个中午,放到了曹操的案头。

“是时候把这小子干掉了,”曹操揉了揉发红的鼻头,“他已走投无路。”

“丞相说的是姚远么?”司马懿问道。

“正是此子。孤屡次三番想要除掉他,苦于没有机会,前者程仲德所行之计又太缓,今日天赐良机,不可再失!”曹操一激动,就有些眉飞色舞。程昱字仲德。

司马懿躬身道:“属下以为,姚远暂时还不能动。”

司马懿现任丞相府主薄,是刚冒出来的政治新星。曹操攻取汉中之所以将他带在身边,也是为了考察一下他的能力,观察一下他的为人,看看日后能否委以重任。

“噢?仲达这话什么意思?”曹操饶有兴趣地问。司马懿,字仲达。

司马懿快步走到地图跟前,指着汉中道:“张鲁一降,汉中局势立变,前此之时,是我孤军作战,此时乃是姚远孤军作战。”

他又指了指荆州方向:“刘备正在公安与孙权争夺三郡,急切间腾不出兵力还救汉中。蜀中只余张飞、黄忠两军兵力强盛,若我以姚远为诱饵,引来张、黄二军,就于彼聚而歼之,则定军以南,再无强劲兵力,蜀中可一举而定。此为事半功倍之计也。因此,姚远暂时还动不得,需用他引来大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