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粉必须重塑毛公形象,停止污蔑毛公刻不容缓!

为了实现台湾独立这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台独分子不遗余力地抹黑毛公,这位一生致力于民族独立,国家统一的伟人。而这个论坛里活跃着众多的毛公黑,他们以看见正面评价毛公的文章,就立刻像饿狼一样扑上来乱咬一气,他们的行为,和活跃在台湾的毒毒们何其相似,完全就是毒毒的同路人。





什么饿死几千万,稿费有一亿多啊! 。毒毒们在抹黑毛公,铁血毛黑们则异常配合,双方互相呼应,和谐默契。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否有毒毒混迹在这个论坛里兴风作浪。






世界上谁最痛恨毛公?


1:文ge被打倒的官员们,再次上台(历史说有三百多万)


2:台独分子(毛公对台独分子一贯痛下杀手)


3:日寇(150万日本侵略军死在了中华军手下,他们的后代能不痛恨毛公?因为毛公从一开始就强烈呼醒沉睡在妓院和玩弄权力蒋,才有后来的国共联合。)


4:地方军阀和流氓(毛公让这些占山为王,占地为国的分裂分子通通不得好死)







维护毛公的名誉,就是维护中华民族文化的正统,就是维护中华民族的团结和统一,就是告慰千百万抗日志士的在天英灵,就是尊敬一位为民族解放事业而奉献终身的民族英雄。



再次献给毒毒们,希望能唤醒他们良知(但收钱做事的那些,肯定呼醒不了了)

毛公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dang和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一生清廉勤政,对人民无限热爱,对腐败深恶痛绝。他身居高位,生活俭朴,体贴民情,在战争年代是这样,成为一个大国之主后仍然如此,充分表现出了一个共产主义者的高风亮节。

作为农民的儿子和人民的领袖,毛公始终保持着节俭朴素的生活习惯,现珍藏于韶山毛公纪念馆的始于1952年、止于1997年1月的生活帐就是最好的证明。生活帐包括日常杂费开支表、生活费收支表、物品分类帐、粮食食品帐,以及单据和票证。其中日常杂费开支以其具体、详细最引人注目。从表中可以看出,不管是购买大宗物品,还是购买针线纸笔、肥皂头油,也不管是请客看戏,还是修理收音机,换洗窗帘桌布,事无巨细,开支多少,都有明确记载。令人特别感动的是,日杂费开支表中,有关修理物品的记载随处可见。如1963年11月24日,修小锅换底一个,用去1.01元;1964年5月,毛公的皮凉鞋换底,用去工料费2元。毛公有一只瑞士产欧米茄手表,是1945年8月重庆国共会谈时郭沫若送给他的。此后,毛公便一直将其戴到临终。其间手表坏了多次,表底发黄,字母模糊,工作人员建议换块手表,毛公不同意,只是派人去钟表店修理,前后共用去了几十元修理费。

历史为毛公留下很多带了一身补丁的形象。其实,他身上的补丁主要集中在人看不到的内衣内裤及粗线袜上,往往是补丁摞补丁。从1953年底到1962年底,毛公没做过一件新衣服。他从没扔过一件旧衣服,旧的没法补了,旧衣就变成补丁布。毛公的件件遗物,也充分反映了这位人民领袖清贫节俭、平凡而伟大的品格。遗物中有从建国初期一直穿到七十年代的、缝补了无数次的皮拖鞋;有一直用到临终、补了73块补丁的毛巾被和59块补丁的睡衣;还有不少假衣领、假袖口。原来,毛公平时穿着根本不讲究,他的标准是以节俭、省时、方便、舒适为原则,所以穿睡衣、踏拖鞋的时候居多。因此,当要见客人或出席重大活动场合,出于礼貌,便使用这种乔装打扮之法。


毛公自己的生活如此清贫俭朴,但对亲友、同志却非常慷慨大方,总是有困必帮,有求必应。他的工资除家庭生活费开支和用于湖南老家亲友来访在京的花销,往返路费,买土特产送行,资助亲友和身边工作人员外,还曾用它为身边的工作人员和警卫战士办业余学校。工资不够时,大一些的费用就从稿费中支付。同时,对身边工作人员的要求也很严格。六十年代初,毛公对某些身边工作人员趁随他外出活动时,无偿索要地方财物,买东西走后门不给钱、少给钱,作了批评,还清退了个别有贪污和渎职行为的工作人员。对下面工作人员多吃多占,毛公拿出自己的稿费2万多元进行了退赔。

早在1949年初,dang中央准备从西柏坡迁往北平时,毛公曾具有远见卓识地告诫说:“可不要以为进城了,当官了,就不求上进了,不愿再过艰苦生活了。那样,就和李自成差不多了。”他还把进城比喻为“进京赶考”,“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27年后,当这位伟人在中南海溘然长逝的时候,他以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的光辉实践,交了一张令人民、令历史为之叹服的“进京赶考”的合格答卷。

伟人已逝,风范永存!


历史会证明一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