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火而歌 第二章 不完美的开端 3 领导的一次训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8/


“你们中队干部一天到晚在干什么?这块黑板一直都是这个样子,难道现在还是07年国庆节?”在火辣辣的太阳下面,中队的全体官兵都纹封不动的站在队列里面,轻易不发火的大队长艾成文咆哮如雷的样子子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原来再和蔼和亲的领导发起火来也还是让人招架不住啊。

马上快过八一建军节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了第八十个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消防队会安排很多活动,新户县有一个传统,社会各界将在八一这一天走进消防队慰问保护一方平安的全体官兵,这是军民鱼水情深的延续,到时候,县政府的领导也会到消防队来看望官兵,大队长艾成文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着手安排这个活动。

眼看再过一天就是建军节了,艾成文手头上的事情都已经理顺,刚有时间闲下来,他咬咬牙牺牲了坐在办公室的那份悠闲跑到中队看看中队的工作。然而让他气愤的事情是,班长在楼下吹了哨,过了两分钟才看见战士们个个衣衫不整地从楼上稀稀拉拉地跑下来。执勤班长并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棵白杨树下的艾成文脸色已经相当难看,后面的战士们精神不振地站在队伍里,那样子可以用一个词语形容那就是散兵游勇。管队伍出生的艾成文一下子就火了起来。这股火在他心中已经压抑了很久。平时因为工作忙,他没有发作,而这一天,因为这个细节上的失误刚好捅在了他的心上。一支部队就应该有一支部队的样子,而从这一个细节上,艾成文看到了这支队伍的形象之差,素质之低。

“把你们中队长叫下来!”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队列前面,冲着执勤班长吼道,二年兵顾宏柱一见大队长脸色不对便一溜烟跑到中队办公室找万队长。其实万队长早已经从楼上下来,当时的万军红也在办公室听整个中队的动静,有多年中队工作经验的他渐渐习惯了用听来了解每个人的行动,他不仅能听出是谁的脚步声,连这个人今天这么走路时的心情都能了解一二。这一天他安排中队的战士到操场拔草,天气炎热的原因,刚刚训练完毕的战士们都无精打采地从学习室往楼下走。

万军红正准备出去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这种不好的习惯,谁知大队长的声音已经传来。他当下便感觉到情况不秒。

作为一名中队干部他必须拥有掌控整支队伍面貌的能力。而出现了一些偏差,人们往往都会认为问题出在中队干部身上。

“这执勤班长吹了两分钟的哨,人才稀稀拉拉的下来,你们在干什么?”大队长看万队长已经下来便喉到。

万军红见状便沉默不语。

“要是出火警了,你们准备怎么去灭火?怎么像老百姓交待!”艾成文越说越气,越气越说。这气氛来自他无法想象如果突然出了火警,这样散漫的作风怎么去灭火。他无法面对这样的事实,因为他身上肩负了太多的责任,那责任让他无法轻易松懈,无法轻易原谅这支部队的失误。

然而,站在队伍里面的战士却不这么想。在他们眼中,班长吹哨子和出火警完全是两码事。他们可以在听到吹哨子的时候放慢脚步,而且那一天天气燥热,刚刚训练完毕好不容易可以在学习室趁着抄笔记的当儿休息一下,却听说要搞劳动,大多数人是抱怨的。于是他们便用另一种方式来表现自己的不满。这一切当然是做给中队长看的。而这样做自然有一个始作俑者,那就是一期士官章鹏,第五年的他打定了主意要走,而且即使他想留,也没有谁愿意让他留下来。身材魁梧的章鹏平日里在队伍里唱的就是反调,而且因为一些人不满他的作法还多次与他发生矛盾,中队的战士们渐渐不再顾意去做会让他找茬的事情,那一天,最不满的就是章鹏,他一听说要拔草,就在学习室骂了一句:“操!以为我们是什么呐,民工啊!别去!”他那大嗓门整个楼都能听见。当然也包括中队长万军红。三班班长顾宏柱见状就打圆场推着他走出学习室,一边赔笑脸道:“还是去吧,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拔草了,草都那么长了。” 顾宏柱身为三班班长也深知章鹏这个人的种种表现,为了能够扮演好班长这个角色他正尽力维护整个班的秩序。在楼梯转上,章鹏故意走得很慢,几个资格老一点的战士都已经下去后,后面的一年二年并也不加抱怨而是跟随他慢慢下楼于是便出现了大队长艾成文看见的那一幕。

大队长艾成文不知情,中队长万军红也不甚知情,于是两名干部都气愤到了极点。

就在艾成文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块树立在中队院子里的黑板再一次触发了他的怒火。黑板上的内容是07年国庆节的内容,而马上要过八一了,难道让社会各个单位的人都来看这块07年国庆节的板报吗?

大队长走后,中队长万军红看见队伍里的章鹏正摇摇晃晃好像满不在乎的样子,再加上他本来说的那些话,万队长一下子就火了。

“章鹏,你晃什么!”万队长一骂人,那架势是每个战士都招架不住的。

“我没晃!”章鹏这样说着,却在心里发起抖来。他一直怕这万军红呢,只不过现在快要走了才敢嚣张一下。但是看见万队长这么气氛,他还是吓得收敛起来,他嘴上说着,早已经停止了晃动,一本正经地站在那里,但是还是忍不住把头偏了一下,似乎在表现他的不满。

“你头偏什么偏!”万队长盯着他说。

这一次他已经没有气势“没偏……”那声音明显是藏在喉咙里的,显然他已经不敢再嚣张了。

“今天下午安排大家搞劳动,虽然天气比较炎热,这可以理解,但是一支部队就应该有一支部队的样子,身为一名军人,你们要做的就是服从,集合站队稀稀拉拉怎么出战斗力!一点精神风貌都没有,跟民工有什么区别……”

等战士们都去劳动的时候,万队长叫住了文兵:“你会办板报吗?”

“会。”文兵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