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萧诃论道(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萧诃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轻将话锋带了带,不着痕迹地微笑道:“按龙兄以为,即便讨灭了董卓又如何?”

龙亟想不到他会突然有此一问,怔了怔,瞧着众黑子环伺的白子,就像风雨飘摇中的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那又能如何?白子旁的黑子换换角色?抑或再添上几颗?”

萧诃眼前一亮,神色却没多少改变,仍是淡淡说道:“这颗白子只知道张角、张宝、张梁反,区星、周朝、郭石反,但为何会反,却没人愿意多作理会;天下民心浮动、英雄四起,门阀世家争先,死却的是百姓无数,到得头来···唉···到得头来又能如何?”

二人默然,龙亟虽然没对这个时代的这些事情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感受,却也觉得此事极惨: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人人只去崇拜名侯、名将,却很少会深入地去想点实际些的内容;但心中又隐隐觉得不该是这样一概而论,万一遇到的是外国势力的侵略呢?龙亟从未去想过这方面的问题,换了以前,他会觉得太过虚无缥缈,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去好好想想,只觉满脑子煮浆糊般的混乱。干脆晃晃脑袋,先搁放一边了罢。

与人交往,龙亟好歹混过一阵子社会,懂得凡事话说三分,自留七分回旋的余地,况且,没有听说过古代的言论怎么个自由法,所以龙亟不去接萧诃的那番话头,轻轻又将话题带了回来,复问道:“萧兄,剩下的这颗又是谁?”

萧诃这次只说了两个字:“曹操!”

龙亟闻言,“嘿嘿”笑笑——曹操何许人也,怎么会不清楚?既然有刘备、有吕布、有关公,那么自然也少不了一个‘白脸曹阿瞒’(按:京剧中,奸臣通常白脸谱)了。

萧诃见他并没有怎么惊讶,补充道:“十八路诸侯会盟,或皆始于此人···”

龙亟心里突然冒出个疑问,插口道:“曹操当时有权有势么?”

萧诃摇头道:“论兵力,十八路兵马任何一路也比不过董卓的二十万西凉大军,论官职,董卓更是夹持天子的当朝太师,可见权势并不是绝对的···”

龙亟又突然打断他的话,问道:“那先前怎么说董卓最弱?莫非是民心归属的关系?抑或是人才的关系?这么说,曹操当时很得民心,英雄归附极多?”

萧诃赞赏地点点头:“曹操发矫诏、书‘忠义’帜,可谓打正了旗号。其传达诸郡的檄文曰:

‘操等谨以大义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

阿瞒抓住的何止是民心,更重要的是抓住了‘天时契机’做为切入口。好似平日里,常言道的择吉日而行,其不过是个借口尔尔,最主要的还是在‘时利于我’这四个字!

可见,凡欲成大事者,‘择吉(机)而行’足可事半功倍!”

龙亟不是傻子,没有被萧诃说书般的口才绕晕,如何听不出他这番话里面隐含的煽动鼓舞之意。但龙亟怎么想怎么就不明白——无端端的,这家伙找自己说这些东西干什么?好在听君一席话,虽然没有胜读多少本书,总算弄清楚了不少事情。

龙亟仔细想想,这么精到厉害的人,自己跟人家左绕右绕终究没什么意思,他清清喉咙,惑道:“兄弟最后一件事情请教:萧兄谈吐不俗,为何找在下这一介猎户,来谈论这些大条道理?”


(单位布展,月底这几天更新较晚,忙过这阵子,恢复原来的速度,见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