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七章 智取东山头(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当天傍晚,饶平泰带着参加护运物资的游击队员们回到了塘口村前。守岗的是二小队长肖子文。

“饶大队长回来啦!” 大个子肖子文奔上去。

“同志们都还好吧?” 饶平泰问道。

“都很好!今天还有几个红学会的弟子来投奔游击队!” 肖子文回答。

“你继续守哨,我们回村了。” 饶平泰说。

他们来到游击队驻地前,战士们兴奋地在喊:“大队长他们回来啦!”

“平泰同志、柳青同志,你们辛苦了!” 罗忠快步迎出来。

汪梅把晒干叠好的军装递到饶平泰的面前:“大队长,你自己看看洗干净没有?”

饶平泰双手接过衣服看了又看:“你把我的脏衣服洗干净了,我感谢都还来不及,还能说什么意见呀?下次再不准啰!”

“那你这次怎么谢我呀?” 汪梅头一扬,问道。

“嗯——以后教你骑马。” 饶平泰想想说。

汪梅高兴地跳起来,她情不自禁地搂着柳青的腰。

“平泰,来,进棚里见见那几位新来的队员!” 罗忠把饶平泰一拉。

司务长老曹在喊:“同志们开饭啦!”

战士们涌向伙房。

入夜,星月映着河水,泛着微光。在小河堤岸上,饶平泰和罗忠这对亲密战友边走边谈。两人在一起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老罗,你刚才说的情况很重要;上级对我们这次及时组织抢运物资十分满意。同时,也提醒我们要高度注意护运途中的安全。我把自己的想法全告诉了牛部长,最后还是觉得武装护航才是最佳的手段。” 饶平泰说。

“这个问题以后还可以在实践中进一步摸索、完善。现在我们可能面临两线作战的危险。” 罗忠说。

“你是说东山头的团丁和孝感城里鬼子的‘盾牌别动队’?”饶平泰问,

“是的。现在的情况是,不打东山头,府河孝南湖区这一段不能畅通;要打东山头,又怕鬼子别动队来偷袭!” 罗忠心情矛盾。

柳青和汪梅悄悄来到河堤上,两人正偷偷接近饶平泰和罗忠。

“东山头这一仗怎么打?我想——” 饶平泰接着说。

汪梅突然咳嗽了一声。

“谁?”饶平泰猛地起身。

“饶大队长,是我——汪梅呀!”

“来这干什么?就你一个人呀?” 饶平泰问。

“你要几个人呀?你是不是想——” 汪梅调皮地说。

柳青忽然从汪梅身后走出来:“还是主动坦白好,免得落个知情不报的罪名!”

“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罗忠问。

“我们来有什么不好?打东山头我们有个好主意!想报告给你们。” 汪梅道。

“你看我,如果今晚你不来,我简直忘了,我们的汪梅同志还是东山头的人哩!” 饶平泰恍然大悟。

“所以说,没有我和柳青姐的到来,你们想打东山也难呀!”汪梅得意地说。

“你快说说你们有什么好点子?” 饶平泰说。

“我说出来,就怕你这个大队长不干!”汪梅换了口气说。

“只要能拿下东山头,什么都可以!” 饶平泰又说。

汪梅与柳青对视一下,小声说:“我们来个假迎亲,真打东山!”

“喔——这个主意很新奇呀!谁来扮新娘呢?汪梅,你是东山头的姑娘,这回非你莫属啊!”罗忠被这个巧主意逗乐了。

“只要我们的大队长肯当新郎官,我想不愁没新娘——柳青姐不就是么?” 汪梅调皮地将柳青推到前面。

“人地生疏,又不是东山头的人嫁娶,这戏不好演。不过,你们的建议倒是让我想到了一条妙计!” 饶平泰却说。

“大队长,是什么妙计?快说呀!” 柳青问。

“这个——是军事秘密!”饶平泰慢慢地说。

“我们走!”汪梅把柳青一拉。

饶平泰和罗忠笑望着急步离开的汪梅和柳青的背影。

“平泰同志,你呀,又得罪了这两个‘杨门女将’啊!”罗忠说。

“不要紧!来,我们——再深入点谈!”饶平泰拉着罗忠坐下来继续说:“从地形来看,塘口、四屋咀、东山头成三角形,如果按我刚才说的进行,我们必须先去四屋咀,再从四屋咀进东山头。”

“我看,倒不如你带部分战士去四屋咀,我在东山头西面接应,然后一起向东山进发!”罗忠说。

“嗯!这样可以让多数战士得到休息;另外,在四屋咀的行动也更加神不知,鬼不觉的。还有一个问题,孝感的鬼子南下偷袭的话,毛陈镇是他必经之地。如果县委能在毛陈镇安排地下人员进行监视,并备有一匹快马及时报信的话,这将对东山头这一仗起到双保险的作用。”

“我看这样,你把这设想写进报告,赶快送到县委去。怎么样?”罗忠说。

“好吧!我现在去写作战计划,明早派人送出!” 饶平泰点点头。

说罢,两人起身信心满怀朝驻地走去。

饶平泰走进伙房,点亮一盏油灯,在写报告……

次日晨,饶平泰悄悄地叫醒大刀张,拉着他走出棚舍。

黑牛牵着黑驹站在一旁。

“黑牛,你还不会骑马,这次送信的任务就交给大刀张好了!”说着饶平泰把信郑重地交到大刀张手上。

“饶大队长,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骑马呀?” 黑牛难过地说。

“快了,如果这次把东山头打下来的话,说不定要缴获几匹马回来,以后学骑马的机会就更多了!” 饶平泰又说。

忽然号手吹响起床号,战士们霍地从地铺上爬起来。

大刀张把信装进公文袋中。

司务长老曹手里捏着两砣锅巴跑过来,把锅巴塞进公文袋里:“大刀张,这锅巴带在路上吃,别饿着了!”

“谢谢司务长!”又对饶平泰,“大队长,我走了!” 大刀张翻身上马。

罗忠和几个同志赶过来,向大刀张挥手。

大刀张把缰绳轻轻一抖,黑驹小跑起来,沿着村道朝土岗方向奔去。

“路上注意安全——” 饶平泰喊罢,对身边的战士们说,“集合!”

队伍迅速集合。

饶平泰喊道:“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下面我宣布一条纪律:从现在开始,非经本大队长同意,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塘口村,违者纪律处分!一小队长王锦风出列!”

王锦风迅速出列:“到!”

“你带领大家早操吧!” 饶平泰说。

“是!”王锦风转身喊口令道,“立正!向右转!齐步——走!唱鸿箭战歌:暴雨倾盆下——预备唱!”

战士们唱着嘹亮的战歌,迈着整齐的步伐穿行在村中小土坪,朝村西头土岗走去。

黑伢带领一群儿童团员也扛着红樱枪,唱着战歌紧跟在饶平泰和罗忠身后。

“饶大队长,我们跟在后面可以吧?” 黑伢停住唱歌说。

“黑伢,好样的!欢迎你们这支后备队!” 饶平泰回过头来笑着说。

此时,大刀张快马加鞭正飞奔在大道上。阳光把他背上的那把大刀照得一闪一闪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