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七章 智取东山头(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2


自从饶平泰带着船队北上后,游击队的军事训练、政治学习,甚至还有生活安排等一系列的事都由罗忠一人担当。今天上午的政治学习内容,他虽说预先就有了安排,但是如何更紧密地结合实际,收到更好的学习效果,带着这一实际问题,他揣上一本书独自来到他平日与饶平泰议事的老地方——小河堤岸。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正在出神地阅读毛泽东的著作——《论持久战》。

小河边,汪梅蹲在那里洗衣服。

罗忠看了好一会书,把小册子《论持久战》合上,他觉得封面上“论持久战”四个大红字今天显得特别耀眼。他站起身来,发现了汪梅,便朝她喊道:“汪梅——快点洗,马上要政治学习了。”

“洗好了——”汪梅端着脸盆从河边走上来。

两人顺着河边小路朝驻地走去。

“柳青走了,你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罗忠关心地问。

“指导员,我早已学会自己跟自己说话的本领了!” 汪梅调皮地说。

“噢,你还真不简单哩!快去把衣服凉好,就来参加学习。”

“是!汪梅一阵风似的往前跑去。

跟平日一样,政治学习、开会,战士们端端正正坐在各自的铺床上。罗忠在读《论持久战》中的一段论断:“第二阶段,可以名之曰战略的相持阶段……此阶段中我之作战形式主要是游击战,而以运动战辅助之。” 读道这里,他合上《论持久战》小册子,接着讲道,“同志们,我们从青龙岗夜闯塘口村,饶大队长和汪梅同志孤胆斗古城;前不久大战四屋咀,如今又准备攻打东山头……这些行动,就是游击战的生动事例。有了毛主席的革命理论作指引,我们将战无不胜!”

此时,值哨的大刀张领着六个红学会员走到游击队驻地门口。

“报告指导员!四屋咀有六个红学会员来找游击队!” 大刀张喊道。

罗忠迎了出来,说:“走,我们到隔壁谈谈。”

“我们再也不想当红学会员了,我们决定来投奔游击队。” 有个叫黄天宝的胖大个说。

“你们来,我们欢迎!不过,游击队现有条件很差,你们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再说,既然来了,就不要半途而废!” 罗忠和蔼地说。

“你们就睡这地铺?住这草棚?” 瘦个子黄根柱问道。

“是的!”罗忠说。

“我们能看一看你们的伙房吗?” 黄根柱又问。

“可以呀!”罗忠带着几个红学队员来到游击队伙房。

司务长老曹和一位战士正坐在伙房门边择、洗白菜、萝卜。

“就吃这个!我——我们可以不参加吗?” 黄根柱犹豫了。

“参加游击队完全自愿。不过,参了军就是一名革命战士,还是要受纪律约束的,不能说走就走。” 罗忠有意考验他。

“那我现在可以走吧?”黄根柱说。

“你不参加,当然可以现在走。” 罗忠说。

黄根柱把黄平开一拉,转身就走。

黄天宝朝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坚定地说:“指导员,我们四个不怕吃苦决定留下!”

“欢迎你们参加新四军!我叫罗忠。来!把你们的情况说说,登记一下。”

政治学习后,战士们到村前土岗进行军事课目训练。有的在练习瞄准;有的在练习摔跤,有的在练飞镖……

罗忠领着黄天宝这几位新队员来到土岗前。黄天宝走上前去,从树杆上拔下飞镖,吃惊地问:“那天,你们就是用这玩艺砸中红学会小头目的右眼的?”

“是的!你叫什么名字?”李小丰问他。

“我叫黄天宝。我也想学飞镖,你肯教我吗?”黄天宝又问。

“我叫李小丰,只要你想学,我会教你的。”李小丰爽快地说。

罗忠坐在一个土墩上看战士们在练习。

黄天宝突然走到罗忠跟前,说:“罗指导员,我实话告诉你,我是红学会大当家黄舜平的侄子。我有重要的情况要向你报告。”

“来,坐着谈。”罗忠把他拉到旁边坐下。

“昨晚深夜,我为黄瞬平送小吃消夜,听他跟黄松涛在客厅说悄悄话。黄瞬平问:‘老弟,难道我们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消失?’黄松涛说:‘大哥,我们现在只有耐着性子,伺机东山再起。’黄舜平说:‘家底都给翻了个底朝天,还有什么时机可言?’黄松涛又说:‘跟小汤王联络联络,总还可以打发些日子;再说,我们可以等日本人来收拾这些游击队!那时,时机不就来了……’黄瞬平却说:‘谈何容易!日本人哪有功夫顾得上我们。’黄松涛说:‘不!这孝南湖区的事,日本人很重视,我有个亲戚住在孝感城,听说宇岛司令官正在秘密组建一支特别行动队,配备的都是新式的二十响快慢机,新式手雷、盔帽,非常厉害。’”黄天宝作了详细汇报。

“你听说过它叫什么别动队吗?” 罗忠忙问。

“听说叫什么——盾,啊,叫‘神盾别动队’。” 黄天宝努力回忆着。

“很好,你提供的这些情况很有价值。你现在归队,继续练习。刚才说的情况,不要随口对别人讲。” 罗忠说。

“是!我去训练了!”

罗忠一人在土岗上转来转去,他心中激荡着《鸿箭战歌》的旋律——“ 啊,鸿箭! 你是我们战斗的伙伴!你是杀敌的利器钢枪!那怕是闪电的一击,也定叫敌人胆战心寒!”他眼前仿佛出现一种幻觉:一支支疾射而去的利箭射向一个金灿灿的盾牌,利箭穿透盾牌……

说起这“神盾”别动队,确实是日军对抗“鸿箭”的险恶一招。论人数,足有百把个;论配备,十分精良。此时此刻,在孝感城北某地山林边,有两辆日本军车停在林边。从车上跳下来全副武装的别动队员。他们个个头戴特制盔帽。

岗村在集合队员。

“你们的任务?” 岗村厉声喊道。

“尽忠天皇,消灭鸿箭!” 别动队员齐答。

“你们的口号?” 岗村又喊。

“以刚克刚,神盾必胜!” 别动队员齐答。

“训练开始!”岗村下令。

别动队员迅速散开。

一声呼啸,一个铁爪子钩住树枝,接着一个别动队员迅速借着绳子攀到四米的高度。

林间空地,一个飞盘掷向天空,一阵排枪响起,将其击碎。

丛林里,一个别动队员突然蹿出来,从后面把另一个队员的脖子紧紧勒住,只见被勒住脖子的队员一个抱头猛摔,将对方摔翻在地。

断崖旁,上十个铁爪甩上崖顶,别动队员抓住绳索迅速攀上崖顶。

山涧上,一个铁爪子缠住倒悬的松枝,接着一个队员攀着绳索飞过几米宽的山洞到达对面的崖壁上。

密林深处,一阵排枪响起,一片片竹林齐齐腰折。

草岗上,草岗上有几个预先放置好的靶标。一个手雷掷过去,“轰”的一声炸响……接着一个连环爆炸……

"神盾”别动队长岗村在一旁脸露狞笑:“我的倒要看看,究竟是你的‘鸿箭’厉害,还是我的‘神盾’厉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