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七章 智取东山头(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1


原来,岸上的队伍是牛桂兰带领县委警卫连前来接应。饶平泰、柳青、李小丰、黑牛站在船头上,高兴地向岸上的人群挥动着手中的帽子……七只船成一线向上游划去。

站在府河东岸的牛桂兰对身边的刘排长高兴地说:“是饶平泰他们到了!”说着两人领着五十多个荷枪实弹的战士一路呼喊着向船队奔去。

船队迅速靠岸。饶平泰、柳青、老戴等八九个人跳上了岸,和牛桂兰、刘排长等同志热烈握手。

“我代表县委向同志们致谢,还代邹旅长、彭政委向同志们问好!” 牛桂兰兴奋地说。

“谢谢上级领导的关心!” 饶平泰激动地说。

“牛部长,没想到吧,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柳青也是满脸兴奋,好似盛开的花儿一般。

“你越来越勇敢、漂亮了!”牛桂兰亲热地拍着她的肩膀说。

柳青的脸更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这次水上运输的成功,跟塘口群众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谢谢你们!”牛桂兰又紧紧握着老戴的手说。

“牛部长,参加这次府河运输,除了塘口的群众,还有辛安渡的渔民朋友。” 老戴笑道。

“这更有意思了!支援新四军抗日的群众越来越多了,这是好事!我会谢他们的!”牛桂兰笑着说。

“整整行了一夜的船,我去招呼一下船工朋友们。”

老戴离去后,牛桂兰、饶平泰沿着河堤且走且谈。

“此去小悟山根据地,还有六七十里水程,加上途中休息,船到目的地大概是夜里八九点钟了。” 牛桂兰说。

“搞水上运输不仅要有耐心,而且还要有耐力。这次我算是第一次领教到了。” 饶平泰感叹道。

“没有物资,抗日根据地难以维持;想得到物资,必须投入战力,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平泰同志,这次是初运,敌人尚未发觉,预计以后不会这么轻松了!对此,你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牛桂兰说。

“冀中平原我军有平原游击队,与鬼子打地道战;雁荡山有雁翎游击队,在芦苇荡里与鬼子周旋;铁路上还有铁道游击队。我们湖北孝南湖区,我看可以搞个水上游击队呀!”饶平泰略有所思。

“好呀!你这想法很实际,有现实意义!土地革命时期,湘鄂革命根据地就有洪湖赤卫队专门在湖上打游击呢!你有什么具体打算?”牛桂兰问道。

“第一个就是‘武装护航’。如果能缴获一挺轻机枪,再加上步枪、盒子枪和一些手榴弹的话,对付几十个日伪军,我看问题不大。” 饶平泰说。

“缴获敌人的机关枪,还是有机会的;若有机会,一定优先给你们鸿箭大队。”

“第二个是‘打伏击战’。为了打压敌人破坏水上运输线的活动,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我们可采取虚实结合的战法。即以水上运输为诱饵,故意给敌人假情报,我游击队则配合地方武装在有利的时间、地点,伏击敌人的有生力量,从而迫使敌人不敢轻举妄动!”

“这想法很好,这种战术,兼有信息情报战的味道,很有意思!还有呢?”

“还有‘水陆结合’。少部分战力水上随船护航,陆岸同时有武装隐蔽运动。一旦水运遭堵,我军水、陆联手,进行立体战。”

“好!平泰同志,你真不愧是鸿箭游击大队长!艰难时刻能出奇招。难怪彭政委很欣赏你的才华,不止一次当我面夸你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略停一会,“哎,我还有一个生活上的问题想问你。”

“什么事?”

“你看柳青这女同志怎么样?我觉得她对你还是挺合适的。” 牛桂兰笑眯眯地说。

“牛部长,你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不是南征北战抗击日寇,就是东奔西跑打湖霸汉奸,哪有谈情说爱的时间?”

“这不是理由,我跟彭政委结婚时,还不就是在刀光剑影的晚上。那天晚上,婚没结成,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转移……怎么样?是不是要我这个牛大姐今天当着柳青的面给你说亲呀?”

“哎,千万做不得!女孩子的心,我们猜不透,说破了,还挺难为情的。” 饶平泰忙说。

“那起码可以这样说,你对她有那个意思了!”

“牛部长,你这样穷追猛打,我这大队长还当不当呀!”

“平泰同志!你听我讲:革命的情侣,不仅互相鼓励,也更能增添斗志。难道柳青就没有悄悄地塞给你一个什么小东西,像小手绢呀,或者什么别的?”

“有倒是有一次,那是我主动问起——”

牛桂兰用胳膊碰了一下对方:“快说给我听!”

饶平泰回忆说:“几月前——就是进孝感城的前一天傍晚,在村头土岗,我正为制作箭缨一时找不到白布着急,便问柳青:‘我想要一小块白绸布,到哪里去找呀?’她回答说:‘我做学生时用过的白手绢,还留着呢,行吗?你做什么用?’我就说:‘行!至于用场,我现在谁也不能告诉,这是鸿箭游击队的行动机密。’就是这么回事。”

牛桂兰又用胳膊碰了对方一下:“一个女同志情愿把珍藏的少女时代的东西送给你,这就是示爱,你懂吗?”

“不懂,她是支持我去做箭缨的,箭镖是用来杀敌的。”

“这都是一样的,你呀,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饶平泰望着牛桂兰,一阵傻笑。

远处,柳青一边跑,一边喊道:“牛部长——”

牛桂兰、饶平泰掉转身来。

“柳青,慢点儿跑。” 牛桂兰朝她喊道。

“牛部长,船上的钱物已交接完,我们什么时候回塘口呀?” 柳青跑到跟前问道。

“你呀,问错了人。你应该问站在你身边的这位饶大队长呀!”

柳青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对着饶平泰眨了一下,不好意思转过脸去。

牛桂兰在一边开心地笑着,心想:“这一对战火中的恋人还顶班配呢!”

饶平泰安排好船队行程后,便带领着八九个战士返回塘口。他们边走边向站在河滩上的牛桂兰、刘排长等同志挥手。

他们突然变了路线,在庄稼地里穿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