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第三天,即1937年7月8日,会议突起波澜。何应钦一宣布会议开始,范绍增正襟危坐,似乎运足了劲,首先发言,一开口便当众表示愿意裁减自己的军队。

他那满脸横肉的大脑袋下面一张大嘴里吐出来的这些话使会场立刻大哗,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议论纷纷,毁誉各异。人人都明白,范绍增哪里会自剪羽翼,他是有意在引爆一个火药桶!

惟何应钦不明究竟,自以为抓住时机,号召各军效仿。

顾祝同启动了引爆装置,胸有成竹,不露声色,静观其变。

刘湘面带愠色,脑子迅速飞转。他知道范绍增这一炮必是冲着自己来的,他范绍增这位袍哥大爷的葫芦里卖什么药、发了哪股水?刘湘眼晴暗暗钭了一眼唐式遵和王赞绪,他在揣摸这两位的态度。如果他们同范绍增联合起来发难,形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自己在重庆周围布置的人马要如何抢占先机。

会场气氛聚然大变,似乎杀机四伏,千钧一发。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一声“报告”,吸引过大家的目光:一位行营机要副官己经立正站在会议室入口门处。显然,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发生了,不然副官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搅会议的进程。

随着何应钦一声“进来”,副官走到何应钦跟前,立正,敬礼,双手打开手中的一个文件夹。何应钦签了字,顺手拿起一分电报,扶了扶眼镜,阅读起来。

正在阅读电报的何应钦突然脸色大变,眼晴不停地在电报上来回扫视,嘴角的肌肉在微微抖动。会场中的人都注意到了他的这一变化,西安事变刚过去半年,不知道多事之秋的中国又有什么令人目瞪口呆的事件发生了?一时间,会场里鸦雀无声,几十双眼晴都集中到何应钦手里的这张纸片上。

何应钦读完电报,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站起来开口说:“本人接到委员长急电——”刚说完委员长三字,中央系统的人员都“啪”的一声站起来、立正。川军系统的人也跟着站起来、立正,然后大家在何应钦的手势指挥下坐好。

“驻华北的日军,不,驻在丰台的日军”何应钦继续说,声音己经有些变调“在卢沟桥地区于昨日夜间向我发起攻击。我当地守军正在反击之中,现本人奉命向各位通报宋哲元将军发回来的电报:


特急。委员长蒋、行政院院长蒋:治密。日军驻丰台部队炮四门、机枪八挺、步兵团五百余人,自阳夜12时起,藉口夜间演习。向我方射击。企图占领我卢沟桥城(即宛平县城),向该城包围攻击,轰炸甚烈,我驻卢沟桥之一营,为正当防卫,不得己不能不与之周旋,现仍在对峙中。除以事态不扩大可能范围内沉着应付中,如何之处,请示机宜。职宋哲元。齐辰。参战。印。


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了!

何应钦于1935年以对日屈辱和退让换来的“何梅协定”宣告彻底破产。

何应钦话音刚落,刘湘己经怒不可遏:“欺人太甚!”,“啪”的一拳打在桌上,面前的茶杯“咣”的一响,翻身落地,摔得粉碎。会场秩序大乱,声音沸扬,无论中央军还是地方军,个个军人血气上涌,怒发冲冠。

稍顷,又传来第二则电报,称委员长己电令宛平城固守,正在组织增援。

此时,孙震“蹭”地站起来,向何应钦表示愿率本部人马奔赴前线参加抗战,并请何应钦电转中央政府请缨。

刘湘也当即宣告愿率本部出川抗战,要何应钦立即将这一请求转呈军事委员会。邓锡侯、李家钰等及二层军、师长,也都摩拳擦掌,慷慨激昂。有的向何应钦请命,有的向本部长官请缨。

此时,大街上己隐约传来人群游行的口号声。各将领浑身的热血沸腾起来了!

何应钦回过神来,招呼大家安静,会议继续进行,但是军人们的思绪已经飞走开了。

当天晚上又传来宋哲元的通电:


庚待参牯电及熊次长传谕敬悉,遵即一一办理。本晚敌将战线调整,集中兵力向卢沟桥城猛攻,并用梯爬城,我守军营长金振中督战受伤,谨阅。


当晚,所有参加整军会议的各军将领无一就寝,三个一伙,五个一群,讨论战事,发表国事见解。人人心系卢沟桥上的战事,焦急地等待进一步的战况通电。

第二天,由于形势变化,大家己无心纠缠整军会议中的各项细节,匆匆通过一个方案,各军裁撤三分之一。由于本来各军不足员,多有空额,而刘湘所裁下来的部队还可编入地方保安团中,所以,实际上各方损失不大。

7月9日,整军会议便在这种情况下收场,眼见就要爆发的一场内部火拼在外患高压中偃旗息鼓。传统的爱国主义情操在这时迅速升温,并首先在军人这一特殊群体中爆发出来。到抗日前线去!川军将领都空前一致地行动起来。

7月10日,刘湘电呈军事委员会及蒋委员长,请缨抗战,同时通电全国,吁请一致抗日。孙震、邓锡侯、杨森、郭汝栋、李家钰、刘文辉等将领无论是在会上或是回到自己的驻地,也都相继正式向军事委员会和蒋委员长发出通电,请缨抗战。

川军,成为全国率先请缨抗战的武装群体。军民抗战呼声,响遍全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